Shell's Home

剥离管理模型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有一就有二,老人家脑子不好,大家多多见谅。 剥离管理模型,分三个层面。对象层,数据容器,应用层。 对象层来说,分三组对象,本人,电脑,第三方。分析安全特性时候可以加上攻击者。本人指每个管理的主体,电脑泛指所有可用的电脑对象,每个电脑对象区分安全级别。第三方泛指所有和本人相关的合作者,包括电脑和个人。攻击者分为电脑和个人。 数据容器层来说,区分的是数据的类型和安全类型。以个人来说,具备全局配置,软件配置,安全区域三个部分。以机器来说,包括本地数据,本地配置和本地程序三个部分。第三方的合作关系放置在安全区域和本地配置中。 应用层是关系建立的模式,具体来说就是路径信任计算。回头专门写吧。 一个机器运行的应该是和机器和用户无关的本地程序,根据本地配置来运行具体程序参数,个人软件配置覆盖本地配置。 ……脑子乱了,回头慢慢来写吧……头痛啊……还有个可计算信任路径的问题呢…… 先停止写,去看UML了。

核心集合理论(最小集合)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本来北京游记都写不完了,中间插一个技术论点很不伦不类。但是老了,脑子不大好,不记下来就忘记了。大家姑且原谅吧。 编译器理论中有中叫做核心构造和自构造。首先通过A语言写出B语言的初次编译器,然后通过初次编译器编译用B语言写的B语言编译器本身,形成二次编译器。逐步叠代,形成稳定的核心编译器,然后通过核心编译器编译层次1,通过编译器和层次1编译层次2,逐步递推,形成最终release的集成编译器。最出名的产品就是IBM公司的Pascal语言。(还有多少人在学……世代更替啊) 同样在离散数学的数理逻辑算符体系中也有一个最小构造集合。通过最小构造集合的有限次叠代可以产生全集合的等效结果。所以又被称为核心集合。 大家可能会认为比较无聊,不过不才贝壳我现在搬到语言上套用,看看这种理论是否可行。 首先通过单词表等等对比的形式教会最小的单词集合。 然后通过标准语法格式教会最小的语法集合。 通过标准语法集合解释扩展单词和语法集合1。 逐次叠代教会大多数的单词和语法。 着重解释如何学习新的单词和语法。 按照我们使用中文的习惯,还有我使用计算机的经验。我们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很多人不知道二进制(binary)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可以很快的学会。如果我们不知道二进制的英文,我们很习惯是通过中文词表的方式来获得其中的意思。但是真正英语好的人都是通过交互的解释来获得意思的,这样的好处是具备非常好的动态性能。因为很多英文单词没有贴切的中文解释,语法更是天地之别。通过英语本身获得英语知识的能力可以让一个人不但具备英语能力,而且可以根据不同环境变化自己的英语。 通常来说,一个人学习语言的最初是模仿,通过学习周围人的发音和对应的可能意义来分辨词素的音和意。至于形来说,符号文字一般都具备相当的音形对应性,象形文字则是意形对应性。这个可以通过后天的刻意学习获得,而且也无关人的交流。毕竟在美国也不是完全没有文盲的。然后音意的对应性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循环解释。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基础的词意去解释另外一个,但是语言是唯一无法用语言来解释的东西。一个词的解释最后永远涉及他的自身。所以我们通过一个最小单词和语法的构造集合来解决这个问题。毕竟发展出自我独立的语言体系结构是我们小时候做的事情,现在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北京游记四.遥远的祝福,尾巴,我回来了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0月5日星期三,今天本来应该回上海了,临时接到消息,猫旅游回来,佳书在北京。总算朋友一场,过去看看吧。于是和老妈订了下午一点的机票,上午八点半起来冲到东直门。佳书有事情不能来,猫能到场。这个地方总算刚刚和海鹏撮过,还算熟悉,不至于出丑。可是临到场还是发现两个人面对面打手机,我的电话费啊……这个又是一个奇观,和对眼,想谁谁到可以并称了。看来回来我可以写本奇遇了…… 本来说去必胜客吃pizza,结果我说那里肯定在装修。没办法,刚刚和海鹏逛过。有人强行要去,还是去了。结果啥都没吃到,跑会原地吃麦当劳。说实在的,麦当劳实在太审美疲劳了。可是也没有办法。吃的时候聊了聊近况聊了聊朋友。猫的老公在德国,老是催她去。看来幸福不远矣,唉,我的春天在哪里? 虽然没有吃到什么,不过和谁吃比吃什么重要。所以十一点大家要吃东西的时候跑了,麦当劳应该感谢我们这种优质客户。车从东直门一路蘑菇到机场,到的时候十二点了。家都不回,让老妈收了东西就直接去候机楼。最后总算顺利的上了飞机,在危险的安全时间到达了。期间和大家群拜了一个,短信彻底没钱了。不过回复还挺让人感动的。 我回来了,仲夏夜之梦的北京。我会回去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大约在冬季。

北京游记三.中关村,MP3和数码相机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0月3日星期一,按照别人的逻辑,去了北京不能不去天安门。那么按照我的逻辑,回到北京就不能不到中关村。这种事情如同朝圣者于麦加,就算知道去了只能看到人山人海,但是沾点灵气总是好的。中关村其实我蛮熟悉的,即使高中同学,除去几个家在海淀的,剩下的人考入清华也不过是四年的事情。我第一台电脑就在中关村被黑的,因为这个事情经常跑过去,严格算来已经有七年以上时间了。不过其实去中关村的时间越短,对它越熟悉。因为如果对比七年前的记忆,你恐怕会一路走到园明园。一个四车道乘四车道的十字路口,现在改建成了立交。北四环和中关村大街的交接点,北大和清华的分水岭,海龙旁边,中关村的核心地带。我的旅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海龙在三四年前就建了,不过现在还是一样火。进去问了几个报价,不知道是节日宰人,我比较像傻瓜,还是北京上海差价。中关村的报价居然比上海还高。顺便问了服务器报价,真TMD不是人,最精简配置需要壹万以上。这个价格我宁可拼两个并行服务器,如果可以的话。虽然开始不准备买东西,不过最后挡不住诱惑,买了一个MP3。自我催眠说数码相机去上海用信用卡买好了。结果老妈给我一个更大的诱惑,直接买一个给我。这么嘛……还是后面再说好了。 海龙逛完去了鼎好,这里最让人爽的就是顶楼的美食。以前去中关村吃饭不方便,这里建好以后我一直来这里吃。嘿嘿,其实也就是两年的事情。这里一般十块一个人就能吃到不错的东西,二十可以吃的翻过来。正好中午,先撮顿攒的。然后去下面乱逛,想起赵一博个家伙让我给带东西。于是上taxi跑双清路,找了半天,等了半天,总算将他要的东西带到手。问问邮寄价格,NND亏大了。我28车钱不算手机,邮寄才20…… 最后坐车跑回海龙,逛了下以前的中海电子市场,现在已经关了。很多以前东西现在也找不到了。最后兴趣索然,照了两张就回去了。 10月4日星期二,老妈给了我一个超级的诱惑,直接送我一个数码相机。说实在我希望在上海买,这样一年内保修方便。事实证明我的却有远见,不过远见比不上东西,还是被诱惑了…… 老爸先是开车直接到了北航对门的百盛,进去才发现这种地方也能叫卖场?超市差不多!可是我们的消费卡只能这里消费,所以老妈就贴了一块钱(女人的算计是很可怕的,重复让你试衣服更可怕,在此敬告天下王老五三思),买了几件衣服。然后转去亚运村东面的华堂,这里到是东西够多了。可是中关村2300的东西这里买快4000,只有神经病和有毛病才会这么买东西。干脆,老妈再买了点衣服,买点电池回家。最后没有办法,我领父母去中关村鼎好。说起来老爸在北京开车,道路应该比我熟悉很多。可是中关村这里他想停车吃饭买东西绝对只能拜我下风。 我们跑到一家公司去买数码相机,说到这里我就觉得似乎被坑了。毕竟电脑熟悉数码相机不熟悉,之前又没有在网络上查过报价。家里的电脑坏了,磁道损坏。只有2000原版安装盘情况下能装好已经非常厉害了,能驱动上网更难。不过要用小猫当宽带你还是打死我吧。还有一个PDA,不过只能查SD卡速度,而且还没电池了,要买。所以没有带去,造成中招。 话说数码相机是非常好的,可是相机不带SD卡和备用电池。所以配了一对。但是根据回来后测算的结果,卡是四速读取0.1速写入,而我的低速卡也有1.3速读取2.1速写入。不对称嘛!难怪每次照相都要等很久。备用电池更扯淡,压根充不进去。所以干脆和发票留在北京让老妈回头去换了。唉,要是在上海敢玩这手,我弄死他们。 现在数码用的是我的PDA上的SD卡,还要专门由数码相机格式化,否则老出异常。搞的我PDA还需要重装。电池就用的主电池,南浮跟本顶不住。唉……

北京游记二.消停的一天,顺义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0月1日星期六,这天估计大家都在拜,所以没怎么活动。只是短信拜节而已。不过贝壳的短信在六天内耗用光,相信和这个拜节具有莫大的联系。 10月2日星期日,节日又是周末,大家该拜的也拜了,该玩的也玩了。有空出来聚一聚,没空的我也没空了。所以喊上所有能联系到的同学,在顺义聚了次。这次还算不错,开始就叫了三个人,李宏国,柳江陵,老狗。结果老狗上午不来,李宏国骗来了太阳和张兴研,肖雄没骗到。下午老狗到场,凑齐六个人。中午李宏国请客吃了顿,在万家灯火吃的饺子。本来要我请的,可是小姐死活不来结账,结果给他跑过去结了。兴研自己开了车,活的滋润啊。李宏国好久没见,到是出息了。没读研在学校跟着导师干活,拿3300多的税后还嫌少了。郑磊保了研,和老狗一样。据说秦建立也保研了,在北航研究飞行器。柳江陵拿着工程管理的学位去一个政府机构,管乡镇管理。天天在跑也算辛苦。当年在A班混的一些人,向心力也不算强,不过毕竟同学一场,情分尚在。出身牛山,混的也都不错。比上虽然不足,比下尚且有余。相信以后再聚会会更好点。 下午去了李宏国啥的童年所在,顺义的幼儿园。一帮人像小孩似的乱跑,不过怎么也没有当年的野劲了。所谓物似人非,就是这样吧。很多事情都是回不来的,与其苦苦追寻不果,不如潇洒让他过去。后面我们去了顺义公园,环境真的不错,下次有空再怀念怀念吧。

北京游记一.机场,东直门和健翔桥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9月26日星期一,在车上晃悠,忽然想起家乡的破烂公交。于是兴起了回家看看的念头。虽然我老在两地跑,但是还没有连续两年没有去过另外一个地方的。是离开很久了,也不知道家乡的父母,儿时的同学如何,该回去看看了。 9月27日星期二,向老板请假,问老妈机票问题。得到答复,装好所有电脑就回家。机票一切好说。 9月28日星期三,在一个上午装好两个机器,部署四个系统和驱动还有应用程序,体现个人并行处理能力的极限。下午冲到华山路售票点,还不知道路,从徐汇广场打的过去的,最后才知道离静安寺一公里,浪费啊。售票小姐磨蹭半天才出票,说以前没有办过。嘿嘿,国航在上海的工作人员家属是少了点。 9月29日星期四,晚上有聚会,所以要乘11点的班机。直接结果就是临时多向老板请假半天,间接结果还有我欠老板半天假。公司有个电脑差点要我回去修,不管了。 到了机场,拍身份证照到是挺顺利,不枉我提前回来。这也是我提前请假的官方理由,不过老板要求八号必须上班,交付新添置的两台电脑。然后晚上参加小学同学聚会。毕竟十年没有见面了,李默雯和宋天伟见过照片,还认的出来。王立鹏和张玥玥就不行了。不过这也没有起啥作用,宋天伟最后才到。李默雯到是到的挺早,不过见面像见鬼一样(谁不是呢?),还在找人的时候碰到熟人结果把我晾一边了,害我闹个大笑话。 话说我十年没见同学了,认不出来,当然她们也一样。所以我看见张玥玥进来,然后拼命找我。还在想,这个人挺眼熟,找谁呢?可是也不敢上去认啊。所以叫服务员过来,说你看见有找这五个人或者叫这五个名字的,请他们找我来,然后报了我们五个名字。刚刚说好,王立鹏下班过来了。他总算我还认得,赶紧打招呼。不过他先认不出人,然后就是见鬼的表情(唉……)。刚刚对眼五分钟也就成了全机场的大笑话。 具体说话就不谈了,四个人,加我四个工作的。所有人里面一个人和老公去德国,一个人女朋友在搞新闻。没有女朋友的那个在中航油,没有男朋友那个在学开车。不在中航油的男士一个搞程序一个搞销售。请问有几个王老五? 9月30日星期五,上午海鹏突然打电话过来(我的手机费!),说中午有空。那么就在东直门聚聚吧,把上海交大的北京同乡会开到北京来。于是临时和人改约修电脑,漏空跑到东直门外大街去。等了半天海鹏,饿的要死,就在旁边一个叫东北人的餐厅撮了顿赞的。别的都没印象了,就是葱油饼和豆腐印象比较深刻。还有饭店那长的要死的菜名…… 吃好没事做,溜达到使馆区。海鹏也要去德国了,(BTW,我最近N多朋友要去德国,还有吗?我准备组织北京人在德国海外分部了……)所以要去使馆办点签证事项。开始我们按照Australia,Canada的顺序找下去。结果我多嘴说了句”Maybe the next one is China because it’s ordered by alpha increasing.“。然后海鹏的语言模式就全部切换成英语了……傻掉。最后找不到,跟着帮德国佬走,找到了前面。上书“办理签证请走北门”。(原文如此,不过北门也是后门)于是我们灰溜溜的跑到后门去了。 下午找于静一吃饭,这个家伙现在在华北计算技术研究所做。也就是国家计算机质量检验中心那里。一个的送到健翔桥,结果也说不清楚那里,干脆送到桥下。其时,于静一同志还在敬业中。所以在周围乱逛。最后跟静一同志跑到花园后街吃饭,小涮锅。吃的非常不错,下次可以再考虑下。大家要是有啥也可以去试试,韩国老板开的。静一个家伙貌似在中科大给憋坏了,一劲的看MM。根据柳江陵同志的评论,说话没谱。回去宿舍(我怎么看都像研究生宿舍,连床都像……)还老看MM,置我热情的影片心理分析和蒙太奇分析于不顾。真是……

萤火虫之恋

Oct 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我们的生命仅仅只有一天。我们用八小时成长,三十分钟相爱,四小时痛苦,四小时甜蜜,剩下的时间陪你老死。

我只在乎你

Oct 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我不曾离开,一直在你身旁守护,我是否就能拥有你。如果我不曾回来,永远不再见到你,是否就可以逃离。然而生命中没有如果,因为离开,我失去你,因为回来,我爱上你,因为你,我无法逃避。

北京全记录

Oct 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不日将在网络上公布在北京的整个情况,现在先发广告。在拨号使用中很贵哎。

椭圆曲线算法

Sep 2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frist of all, today is google’s 7th brithday. Happy brithday. 这篇是接上篇windows版本论的,主要讲述windows的SN算法和椭圆曲线算法。 windows的SN长度是25位,大家都知道了。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windows的SN是base24的 UUCode算法的结果,所以里面应该只有以下字符BCDFGHJKMPQRTVWXY2346789。如果有别的就不用试了,肯定假的。在UUDecode后应该有114bit的数据,其中只有31bit的有效数据,我们称为data。 具体椭圆曲线密码体系就不说了,大致来说,和RSA一样,是属于非对称密钥体系。RSA是利用大质数分解构造的陷门函数,椭圆曲线利用的是二次方程的整数解。应用方法说明如下: 先利用data和private key经过SHA-1算法hash出一个hsah,取28位。 利用data和private key经过椭圆曲线算法得到sign,55位。 将(data, hash, sign)三元组UUCode出SN。 SN上面算法如下: 用SN做UUDecode得到(data, hash, sign)三元组。 利用sign和hash可以求出private key。(贝壳这里有点看不懂) 利用data和private key经过SHA-1算法hash出一个hsah,取28位。 效验private key。 我们的破解程序很明显在根据public key求private key,正好是要算死的那种。幸好微软为了考虑用户输入SN的麻烦,所以sign才55位。否则我们这辈子休想算出一个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