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语言的魅力

Oct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从古而今,自中而外。优美的语言无不符合一个规律,即节奏。人的语言可以区分为三个要素,音,高,声。音即发音方法,一般决定了音素听起来是什么样子。高指语言的音高,器乐声学角度讲就是声音的频率。声指讲话的音量。 其中声是自由控制的,只要在允许范围内,音量的大小是可以自由控制并且可控的。而高不是完全自由的,许多语言中的升降调由此产生。最典型的就是汉语的四声音调,古称为平仄。而音是行程语言最重要的因素,失去音即失去了语言的基础。 三者在时间上的展开行程语言,优美的语言自然会具备规律的特性。如声的变化形成抑扬,高的变化形成平仄,音的变化形成押韵。从文字的角度来讲,优美的文学总要通过语言层面去形成。这种意义上的优美更倾向于骈文,并没有实际的意境在里面。

洗尽铅华

Oct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说上海代表了喧嚣和忙碌,那么北京就代表了安逸与宁静。虽然说这里不是没有变化,没有厮杀和拼搏。可我更爱这里的闲逸。与三五好友到公园聚坐,什么事都不做,静观落叶潇潇而下。河上有鹅,鹅沉浮而水波荡漾,如同苏格兰的碎花布。不过更加光怪陆离,更加平静清淡。抑或漫步街上,举箸轩中。土气下面自有风骨。不需似大城的气派,自然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的意境。蓝天白云夕阳渐斜,远眺群山,见纵野空旷,天地悠悠。何处不人生,何必囿于一隅。

忆北京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网上听一个同学的忆北京,又勾起了我不少的思念,虽然我才刚刚离开。 记得高一到什刹海体校补课的时候,下课就从满满当当的大教室内挤出去,走到走廊的尽头去呼吸下久违的阳光。冬天的北京,风是冷的,阳光是暖的。吸进嘴里吐出来,变成缓缓的白雾。吃饭的时候就要从什刹海走到鼓楼大街。当时那里还在修路,车很少,行人也不多,尽是凹凸不平的路。一个人上下行走,颇有闹市取静的感觉。阳光晒在破棉衣上,老老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在鼓楼大街有家面馆。卖牛肉面。这么多年了,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味道,只是记得棕褐的汤上飘着金黄的油,喝下去让人腹中浮起一阵暖意。额头上禁不住沁出细密的汗珠来。出门搓搓冻僵的双手,慢慢的走回去。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悟。如同偷到了这冬日可爱的阳光,让他永远得停在了这里。 PS:贝壳写的时候把鼓楼写成前门了,汗一个……

亚历山大结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爱情就像丘比特编织的亚历山大结。你爱她,她不爱你。她爱你,你不爱她。 爱情就像一条无形的锁链,一端在看不见的感情里面,一端在看不见的命运里面。 你不知道你爱的会是你的谁,谁曾经偷偷的爱你,谁是你今生的唯一。

惜缘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无论是你爱的人,还是爱你的人,请珍惜她们。 你爱的人,如果可以,请告诉她你爱她,无论她可能如何回应。如果她为难,那就别说。 爱你的人,如果可以,请告诉他你的感受,不要顾虑别人的眼光。如果你为难,那就别点破。 人只有一生,无论如何都要了无遗憾,无论如何都要活的精彩。但是无论如何都会带着遗憾,无论如何都会平平淡淡。如果说相爱相知是缘,那相依相守就是份。

三次的爱情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个人一生应该有三次爱情,最初的爱恋,最深的爱恋,最后的爱恋。 一生中最美好的,就是最初的爱恋。无关家世,无关年龄,无关学历,无关金钱。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仅仅是因为喜欢对方时那种纯纯的感情。 找女友时,得到的是最深刻的爱恋。也许你今生爱许多人更逾性命,然而有且仅有一个,才能和你发自内心契合。那是超越所有世俗的心灵之恋。 结婚的时候,选择的是最后的爱恋。也许心灵上带着缺憾,但是却因为种种情由和她在一起。感情可以走过世上的千山万水,然后却走不过两个人自己的心灵。能够结合的两个人,不但要能在心灵上契合,而且还要能在生活上契合。这样,缺憾的人生才不会更遗憾。

郁闷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和外婆小闹了顿脾气,老实说,感觉不好。 起因是因为一个公文包,老妈买的。115,什么都没有,产地,牌子等等等等。我说我不需要,因为我很少用到,老妈说这个也只是撑撑门面的。既然是母亲的心思,我虽然不需要,还是天天在用。结果,他因为我的过度使用(如果两个月能过度使用的话)坏了。一个把手坏了。 我和外婆说,明天不用,你拿去修吧。外婆看了看,拿针缝了缝,说没关系可以用的。我说反正可用可不用,明天我就不用吧。外婆在旁边宣传她的结实,如同市场的小贩在推销她的西瓜。于是我说,试试看? 公文包里面的负重只有一副眼镜,一个数码相机,一本本子,一瓶眼药水。我单手向上一拎,两个手把带子全断了。外婆说,你总是要把东西弄坏。我说,我用单手,这个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外婆没答话。她说我怎么给你处理,一定好的。 我有点冒火,这个东西这种质量水平。今天弄的好这个,明天又哪里坏?如果有票据,我肯定退了它,问题是没有票据。我就直说,这个东西扔了吧。外婆还在那里说怎么修。我又说,这个东西是它不结实还是我太用力?外婆不答。于是我干脆最后总结,您直接给个结论吧,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如果您不说,我扔了它,求个清静。外婆还是在说怎么修。 修啥修,扔了。

人生

Oct 12,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从爷爷的葬礼上回来,感觉很平淡。有个人说她爷爷死了,他很难接受。先且不论我几乎没有见过爷爷的面,就是非常熟,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哭的出来。 我这个人可能道家的东西学多了,对于生死看的很淡。当然,不是说有人拿刀子问我要钱还是要命的时候风淡云轻的回答他,让他杀。不过我对于一个人的生死看的并不是很重。一个人,这样的来,这样的走,只不过回到原本的状态而已,有什么好悲伤的呢?逞论是大宴宾客兴师动众。虽然从社会行为分析角度讲是有意义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太……浪费了。 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什么都留不下。有人记住你,如同在世界上留下幽莹的一盏灯火。记住你的人也死了,就完全的消失了。我们记的住武则天这个名字,可是谁知道武则天的音容相貌,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念什么?死后一了百了,伤心也好,快乐也好,从此一笔购销。 如果我死,那么我一定不要这样的葬礼,一定不要有人哭。生前我没有带给你们快乐,我没有快乐。那么在死后请你们笑一笑吧。庆贺我不用再为了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而头痛。庆贺你们不用再为了我的生命而烦恼。如果可以的话,请记住我的名字,在快乐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念我的名字,宛如我还在一般。这样,在你们的心里,生命就与我分享了,无论我是否还在。 既而身后一场空,何须身前一世名。想想喜欢我的,我喜欢的,都觉得宛如天边的斜阳一样。阳光遥遥照在层云上宛如虚幻的群山,真耶幻耶。我想要的,不过是听听喜欢的音乐,静静的看远方群山奔驰,心情平静的直到老死。激烈的东西如爱情一类的不适合我。 有个朋友又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爱过。也许吧,我心动过。但是没有爱过。我经历过迷茫的爱情,酸甜如同纯纯的柠檬汁。经历过痛苦的爱恋,如同飞蛾扑火却是凤凰涅盘。经历或心灵的契合,真耶幻耶我自己都快迷失。经历过别人的告白,感动但却无可奈何。经历过一见钟情,到最后才发现我失去的已是我的所有。但是我爱过吗?没有。或许是我的被动,或许是天意使然。我到现在还是尚未爱恋的人。 有人对我说,男孩子要主动点。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主动就可以改变的,也可以称之为悲哀的无奈。生死是一桩,血缘是一桩,别人的爱情也是一桩。我求教于一个应该在幸福中的朋友,得闻,她也在迷茫,如何能指点我?于是我更加迷茫,一个心灵契合的人就如此难得?to be or not to be? that was a quiz.虽然我没有得到答案,但是我知道我宁可活在美妙的孤独中。

多事之秋

Oct 10,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还真是标准的多事之秋,贝壳的爷爷走了,贝壳要去送行。因此一两天内不在线上,着急找贝壳的朋友可以短我,别打我,电话很贵。北京去一次已经用掉一个月的包月了。回来以后恐怕还要完成一篇悼文(如果能算的话),还有完成嘉年华。可计算信任路径是在太难写,可能要等等时间。贝壳还在具体理清思路,并且要查阅和购买些资料。还有其他的短文就慢慢上吧…… BTW,哪位朋友用过paypal贝宝买过国外的产品?能教贝壳怎么换外币付款吗?

可信任路径计算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可信任路径计算,其实只是图管理的一个应用而已。不过可以结合计算方法,来精确度量过程的安全程度。 下面提到实体,指以下三种可能。一,法律人。二,计算机。三,协议对象。 以下提到连接,指以下两种可能。一,物理联系。二,逻辑联系。 我们假定用户实体要产生活动,则必须信任某些实体。例如要存钱必须信任银行,要买书必须信任出版商和作者。如果用户要做某项活动,必须信任某种实体,那么用户的活动安全度,则于所信任实体和连接方式,以及连接评估实体相关。 我们假定所有连接都会产生一个权,这个权由某个信任实体直接给出。 我们假定用户对自己的信任是1。 我们假定连接存在以下五种类型: 请求。有向关系。 应答。有向关系。 依赖/依存。有向/无向关系。 包含于,有向关系。 互斥,无向关系。 利用以上假定,我们可以计算某个系统行为模式对某个用户的潜在风向。 先停止写,去看UML建模。根据分析结果,计算和信息的相关程序有相当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