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洗尽铅华

Oct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说上海代表了喧嚣和忙碌,那么北京就代表了安逸与宁静。虽然说这里不是没有变化,没有厮杀和拼搏。可我更爱这里的闲逸。与三五好友到公园聚坐,什么事都不做,静观落叶潇潇而下。河上有鹅,鹅沉浮而水波荡漾,如同苏格兰的碎花布。不过更加光怪陆离,更加平静清淡。抑或漫步街上,举箸轩中。土气下面自有风骨。不需似大城的气派,自然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的意境。蓝天白云夕阳渐斜,远眺群山,见纵野空旷,天地悠悠。何处不人生,何必囿于一隅。

忆北京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网上听一个同学的忆北京,又勾起了我不少的思念,虽然我才刚刚离开。 记得高一到什刹海体校补课的时候,下课就从满满当当的大教室内挤出去,走到走廊的尽头去呼吸下久违的阳光。冬天的北京,风是冷的,阳光是暖的。吸进嘴里吐出来,变成缓缓的白雾。吃饭的时候就要从什刹海走到鼓楼大街。当时那里还在修路,车很少,行人也不多,尽是凹凸不平的路。一个人上下行走,颇有闹市取静的感觉。阳光晒在破棉衣上,老老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在鼓楼大街有家面馆。卖牛肉面。这么多年了,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味道,只是记得棕褐的汤上飘着金黄的油,喝下去让人腹中浮起一阵暖意。额头上禁不住沁出细密的汗珠来。出门搓搓冻僵的双手,慢慢的走回去。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悟。如同偷到了这冬日可爱的阳光,让他永远得停在了这里。 PS:贝壳写的时候把鼓楼写成前门了,汗一个……

亚历山大结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爱情就像丘比特编织的亚历山大结。你爱她,她不爱你。她爱你,你不爱她。 爱情就像一条无形的锁链,一端在看不见的感情里面,一端在看不见的命运里面。 你不知道你爱的会是你的谁,谁曾经偷偷的爱你,谁是你今生的唯一。

惜缘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无论是你爱的人,还是爱你的人,请珍惜她们。 你爱的人,如果可以,请告诉她你爱她,无论她可能如何回应。如果她为难,那就别说。 爱你的人,如果可以,请告诉他你的感受,不要顾虑别人的眼光。如果你为难,那就别点破。 人只有一生,无论如何都要了无遗憾,无论如何都要活的精彩。但是无论如何都会带着遗憾,无论如何都会平平淡淡。如果说相爱相知是缘,那相依相守就是份。

三次的爱情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个人一生应该有三次爱情,最初的爱恋,最深的爱恋,最后的爱恋。 一生中最美好的,就是最初的爱恋。无关家世,无关年龄,无关学历,无关金钱。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仅仅是因为喜欢对方时那种纯纯的感情。 找女友时,得到的是最深刻的爱恋。也许你今生爱许多人更逾性命,然而有且仅有一个,才能和你发自内心契合。那是超越所有世俗的心灵之恋。 结婚的时候,选择的是最后的爱恋。也许心灵上带着缺憾,但是却因为种种情由和她在一起。感情可以走过世上的千山万水,然后却走不过两个人自己的心灵。能够结合的两个人,不但要能在心灵上契合,而且还要能在生活上契合。这样,缺憾的人生才不会更遗憾。

郁闷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和外婆小闹了顿脾气,老实说,感觉不好。 起因是因为一个公文包,老妈买的。115,什么都没有,产地,牌子等等等等。我说我不需要,因为我很少用到,老妈说这个也只是撑撑门面的。既然是母亲的心思,我虽然不需要,还是天天在用。结果,他因为我的过度使用(如果两个月能过度使用的话)坏了。一个把手坏了。 我和外婆说,明天不用,你拿去修吧。外婆看了看,拿针缝了缝,说没关系可以用的。我说反正可用可不用,明天我就不用吧。外婆在旁边宣传她的结实,如同市场的小贩在推销她的西瓜。于是我说,试试看? 公文包里面的负重只有一副眼镜,一个数码相机,一本本子,一瓶眼药水。我单手向上一拎,两个手把带子全断了。外婆说,你总是要把东西弄坏。我说,我用单手,这个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外婆没答话。她说我怎么给你处理,一定好的。 我有点冒火,这个东西这种质量水平。今天弄的好这个,明天又哪里坏?如果有票据,我肯定退了它,问题是没有票据。我就直说,这个东西扔了吧。外婆还在那里说怎么修。我又说,这个东西是它不结实还是我太用力?外婆不答。于是我干脆最后总结,您直接给个结论吧,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如果您不说,我扔了它,求个清静。外婆还是在说怎么修。 修啥修,扔了。

人生

Oct 12,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从爷爷的葬礼上回来,感觉很平淡。有个人说她爷爷死了,他很难接受。先且不论我几乎没有见过爷爷的面,就是非常熟,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哭的出来。 我这个人可能道家的东西学多了,对于生死看的很淡。当然,不是说有人拿刀子问我要钱还是要命的时候风淡云轻的回答他,让他杀。不过我对于一个人的生死看的并不是很重。一个人,这样的来,这样的走,只不过回到原本的状态而已,有什么好悲伤的呢?逞论是大宴宾客兴师动众。虽然从社会行为分析角度讲是有意义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太……浪费了。 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什么都留不下。有人记住你,如同在世界上留下幽莹的一盏灯火。记住你的人也死了,就完全的消失了。我们记的住武则天这个名字,可是谁知道武则天的音容相貌,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念什么?死后一了百了,伤心也好,快乐也好,从此一笔购销。 如果我死,那么我一定不要这样的葬礼,一定不要有人哭。生前我没有带给你们快乐,我没有快乐。那么在死后请你们笑一笑吧。庆贺我不用再为了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而头痛。庆贺你们不用再为了我的生命而烦恼。如果可以的话,请记住我的名字,在快乐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念我的名字,宛如我还在一般。这样,在你们的心里,生命就与我分享了,无论我是否还在。 既而身后一场空,何须身前一世名。想想喜欢我的,我喜欢的,都觉得宛如天边的斜阳一样。阳光遥遥照在层云上宛如虚幻的群山,真耶幻耶。我想要的,不过是听听喜欢的音乐,静静的看远方群山奔驰,心情平静的直到老死。激烈的东西如爱情一类的不适合我。 有个朋友又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爱过。也许吧,我心动过。但是没有爱过。我经历过迷茫的爱情,酸甜如同纯纯的柠檬汁。经历过痛苦的爱恋,如同飞蛾扑火却是凤凰涅盘。经历或心灵的契合,真耶幻耶我自己都快迷失。经历过别人的告白,感动但却无可奈何。经历过一见钟情,到最后才发现我失去的已是我的所有。但是我爱过吗?没有。或许是我的被动,或许是天意使然。我到现在还是尚未爱恋的人。 有人对我说,男孩子要主动点。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主动就可以改变的,也可以称之为悲哀的无奈。生死是一桩,血缘是一桩,别人的爱情也是一桩。我求教于一个应该在幸福中的朋友,得闻,她也在迷茫,如何能指点我?于是我更加迷茫,一个心灵契合的人就如此难得?to be or not to be? that was a quiz.虽然我没有得到答案,但是我知道我宁可活在美妙的孤独中。

多事之秋

Oct 10,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还真是标准的多事之秋,贝壳的爷爷走了,贝壳要去送行。因此一两天内不在线上,着急找贝壳的朋友可以短我,别打我,电话很贵。北京去一次已经用掉一个月的包月了。回来以后恐怕还要完成一篇悼文(如果能算的话),还有完成嘉年华。可计算信任路径是在太难写,可能要等等时间。贝壳还在具体理清思路,并且要查阅和购买些资料。还有其他的短文就慢慢上吧…… BTW,哪位朋友用过paypal贝宝买过国外的产品?能教贝壳怎么换外币付款吗?

可信任路径计算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可信任路径计算,其实只是图管理的一个应用而已。不过可以结合计算方法,来精确度量过程的安全程度。 下面提到实体,指以下三种可能。一,法律人。二,计算机。三,协议对象。 以下提到连接,指以下两种可能。一,物理联系。二,逻辑联系。 我们假定用户实体要产生活动,则必须信任某些实体。例如要存钱必须信任银行,要买书必须信任出版商和作者。如果用户要做某项活动,必须信任某种实体,那么用户的活动安全度,则于所信任实体和连接方式,以及连接评估实体相关。 我们假定所有连接都会产生一个权,这个权由某个信任实体直接给出。 我们假定用户对自己的信任是1。 我们假定连接存在以下五种类型: 请求。有向关系。 应答。有向关系。 依赖/依存。有向/无向关系。 包含于,有向关系。 互斥,无向关系。 利用以上假定,我们可以计算某个系统行为模式对某个用户的潜在风向。 先停止写,去看UML建模。根据分析结果,计算和信息的相关程序有相当关系。

全球嘉年华

Oct 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0月6日星期四,有人约我去全球嘉年华。说起来我和这个约我的人的关系还蛮诡异的,她是我一个网友/网上认的姐姐,现在已经嫁人并且怀孕,回头小孩百日要包红包了……钱啊……/结婚时候请的朋友,去拉小提琴的。我是去弹吉他的,但是忘记一个关键问题。古典吉他是典型的独奏乐器。在大型房间内演出必须是音乐厅这种声音结构良好的地方或者有很好的拾音扩大装置。当日的麦克风根本不行,房间肯定也不行,结果大家都听不到,打击啊。不过可能因为大家都是拉乐器的,所以走前面交换了手机号码。她到拉的不错,结果金融的学生现在专职拉琴为生。赚的比我还多,更大的打击啊…… 先去了人民广场等人,人民广场这里是上海的标志地了。朋友经常问我北京好还是上海好,对此我实在难说什么。论生活条件,北京拍马难及上海。不论水资源造成的风沙不断,就是从伙食上都能看出明显对比。论城市结构吧,上海虽然乱,但是堵车明显比北京小/上下班除外/,而且分销物流体系成熟。随处可见小便利店,买东西缴费啥的都方便。北京做点什么事情还要自己先开车,好不容易到了能不能办成还另说。从发展角度来说更差异了,北京聚集了全国所有的能人,竞争激烈。而且天子脚下,什么事情都深受管制。上海这里办事情不是说没有黑暗了。但是什么该伸手,伸多少都很简单。而且拿人好处就痛快办事。而且如果本来就应该办的事情根本不拖拉,也不怎么吃拿卡要,完全走照章办事的模式。但是从人文角度来讲就正好相反了。我这么评价吧,北京车上可以见到让座的,上海这种事情基本少见。北京看到老人摔倒那都用自家车送医院的,上海看到邻居摔在面前还要躲着跑。说起来虽然并非没有道理,可是毕竟少了一种人情味。我和几个同样跨地谱双城的同志一致评论,在这里要工作赚钱好办,要生活真的是减寿的…… 嘿嘿,跑题了,话说回来。人民广场等人的时候又见识了毛主席名言“人多力量大”的威力,用英语描述就是people montain people sea。小小一个KFC门口等人的我至少看到了七拨,路过的那就不计其数了。有个人染个黄发滑旱冰,非常潇洒,看的我羡慕的要死。贝壳没有啥怪癖/众人:真实的谎言,下面才刚刚写了五个怪癖……/,但是只要控制了带轮子的就会变身成为人间凶器。貌似这辈子是学不了自行车旱冰小轿车了,还是等下辈子吧。莫非这就是大家传说中的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就会关闭另外一扇?不管了,最后我还是认不出人家MM,人家认出我的。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我TMD就是目标明显,要去作奸犯科根本不用贴照片,光文字描述就能让我无处容身。二,女人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只要使用CD一类的产品就可以轻易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还有MM的两个同学,和另外一个朋友。鬼知道怎么认识的,也许和我一样是被拖出来的。贝壳还刚刚从北京的飞机上面下来,神志还不是怎么清醒。结果给几个MM拖着就去了嘉年华,票还贼贵。我们的李兄/此人女性/居然买了三张,原因是因为伊认为token是用票换的,进去有钱也弄不到。我当场无语问苍天…… 里面的东西其实玩过不少了,上次也是被一个MM拖出来,莫名其妙的玩,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没了联系。不过这次显然玩的更疯狂点。上次好歹摩天轮坐掉不少时间,这次不耗时,直接上去座旋转秋千。其实如果秋千平行转动,再快贝壳也不怕。问题是上下浮动,贝壳的平衡神经不好,所以下来后就非常想吐/呕~~呕~~/。幸好没有当场出丑。然后该死的相机给我卡壳,浪费好多表情。/也幸好没有照下来当时的样子/ MM们比偶们两个男的勇敢多了,莫非平时压力太大来发泄来了?两个MM直接上了一部上下旋转的机器,具体情况恕我无力形容,自己看照片吧。然后偶们去吃午饭,发现大失误。这里的午饭是金子做的吗?交大卖五块的炒面这里只有六分东西卖十块,自己想想啥水准吧。而且坐的地方奇难找,我们容易抢个坐,吃完了最后还是别人“请”我们让下。 下午两个MM更是将疯狂发挥到极点。我们为了减少上阵伤亡的可能性,就选择了一部貌似不是很厉害的机器上去,就是那种一排人左右上下转的那种。谁知道机器貌似不厉害,实际上是扮猪吃老虎。加速度大的吓人,我上去后耳朵翁翁的,而且全身都被保险杠卡的发红。建议大家下次陪MM去想减少伤亡换那种鬼屋就好,至少伤亡系数应该小点,而且说不定有MM投怀送抱。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就是急流勇进,我坐了不少了,不过这次才知道原来会有这么多水下来的。可怜了贝壳的新裤子,全毁在这里了。 最后大约三点跑出嘉年华,玩的是比较痛快了。痛的是钱包和脑袋,快的是时间。本来说找个地方吃饭或者喝水。MM要去正大,没有办法,去就去吧。几个人跑到正大,全部都满。最终好容易找了个休息的坐,就在正大西边三层,风景不错的说。可惜没有*8g,否则说不定能看到传说中的zoomy同志卖咖啡。最后在滨江大道上照掉了剩下的空间跑回来了,又是快乐而美好的一天…… 人生苦短,何必老想着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