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语言和人

Oct 19,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GiGi和Nancy先表激动,偶语言暴差,不是你们脑子里面想的那种语言啦。 今天用java,忽然想到以前有趣的比喻,自己也来写一个。 C/C++:黑客的语言。外人根本看不懂。 JAVA:大学教授的语言。逻辑性超强,但是太过理想化太空洞。 ASM:文学家的语言。每个人说出来另外一个人都有另外的理解。 BASIC:傻瓜的语言。拣最简单的说。 DELPHI:神的语言。快要绝迹了…… SQL:我们的语言。就是英语吧…… UML:哑巴的语言。…… XML:全世界的语言。

火灾

Oct 19,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前两天在上班的时候看到火灾了,别人家的。表说我幸灾乐祸,这种事情不多见嘛。而且烧了个水塔而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贝壳今天上传火灾照片。其实还有录像的,但是msnspace……不说也罢……

IE内嵌对象提取方法

Oct 19,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发现很多MM喜欢在blog里面嵌入各种对象,例如flash或者music。例如光MM的光良的歌,功MM的如果的事。一般来说要将这些内嵌对象保存下来是比较麻烦的。因为内嵌对象直接播放,没有引用和连接,那么用连接跟踪器就分析不出结果。 通常来说URL是通过阅读代码来获得的,但是有的时候网页是通过javascript来引用的。这个时候代码分析和代码分析器(例如Mozilla内嵌的那个)就无效了。一般来说是用sniffer来解决问题的,贝壳以前用的是iris。后来出现了种种的特种sniffer分析器(其实分析cap抓包文件就好了),所以这个问题看似就解决了。但是恶搞是没有境界的,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吗? 贝壳首先想到的是COM分析和跟踪,跟踪COM的dll载入过程和接口参数。这样当然可以获得对象,问题是成本太高了。然后贝壳又设想了文件钩子,在向缓存区域写入特定文件的时候hook到。然后导出这个文件。但是文件确定的问题太困难了,假如同时有1000个内嵌的mid,这个方法等于没用。这个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这个解决方案可不比特种sniffer简单。 后来贝壳在用ProcExp(www.sysinternal.com出品)的时候发现这个软件可以跟踪进程的句柄。这样的话IE内嵌对象必定在缓存区缓存,COM在打开的时候肯定使用了句柄。我们只要跟踪所有文件句柄,其中不会有很多的。(其实这个方法和前面的方法一样,要确定文件名是个困难的事情。)然后将文件的路径复制到console里面,运行下copy指令,文件就出来了。这个是我想的到的最简单的IE内嵌对象提取方法了。

错车记

Oct 19,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贝壳粗心的毛病又犯了。回家应该乘的车叫787,开来一个叫788的车,在最后的8上面8清楚。所以贝壳不假思索的上去了…… 车开到崮山路,转弯了。贝壳发现了,不对了。赶快问,结果吓到了。怎么办? 贝壳感觉今天处理事情和以前的却不一样了。以前的处理模式比较傻瓜。赶快下车,倒乘或者找最近的车站重新乘对的车。今天贝壳先看了788的路线,然后推测了788的行经位置。得到的结论是,继续坐。 坐到峨山路,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在峨山路和杨高路的交界口附近停了。然后贝壳啥车都不倒,直接走了回来。不多花钱,不多花时间。多走的路和换车差不多。嘿嘿,赚到了。 鉴于这次错车的经历,贝壳决定了。下次来车的时候一定看清楚了……

上海深度旅游

Oct 1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前几天净在外面跑,先是北京后张家港。计划了明年出去玩,可是回头才发现,我,还没有看过全部的上海。 都说别人的月亮圆,去看看没啥不好。不过去见识别人的月亮前,先别浪费,看看自己眼前的月亮吧。

抑制-释放(restrain-release)模型和转换(transition)模型

Oct 1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个同学和我讨论关于某电影的剧情,大致来说就是一种含蓄的无奈。但是我脑子里面却想到的是台湾言情和侦探片的剧情,简单来说可以用日本小孩描述超人片的句子来表达。大约一半时间的时候反派登场,20分钟左右超人给打个半死。然后到最后五分钟超人暴走,搞定反派。最后三分钟交待下,end。 台湾的言情小说和侦探片的剧情也大致符合某个规律。简单来说,就是在一半左右的时候,出现某种反面的因素,所以让人觉得非常压抑。用某人的话说就是“人都是自虐的”。下面就是喜剧(comedy)和悲剧(cothurnus)的区别,喜剧一般在后面扭转了这种因素,而悲剧则一直没有扭转。 一般来说,经典的悲剧会比较完美些。按照余秋雨的说法,就是一种双重悖论。简单来说,就是左也不行,右也不行。具体说的话,剧中的反面因素不是因为某个具体的人或者某些具体的人造成的。拿红楼梦来说,我们都希望贾宝玉和林黛玉在一起。可是因为整个家族利益需要,社会风气效应,所以他们不能在一起。退一步说,即使可以,但是一个如此小心眼,如此敏感。另外一个如此的……风流吧……即使在一起,能不能在一起还是个问题。这里可以看到,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蓄意要他们分离的,应该是整个的构架造成的这个悲剧。 从另外一个层面上看,红楼梦和titanic有相似之处。在整体的宏观构架下交织了个人的无奈的爱情。一个是沉船,一个是家族兴亡。最终一个是一个死一个出家,一个是一个死一个嫁人。 如果是喜剧,那么是否可以取消这种悲剧模式的前奏呢?应该说可以,但是出现一个问题。一般来说,持续的写喜会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所以通用的模式是两种。抑制-释放(restrain-release)模型和转换(transition)模型。 抑制-释放模型的核心很简单,前半部分是悲剧。但是大家别担心,后面都会矫正回来的。主角前面怎么悲惨了,后面反派会更悲惨的。最特征的恐怕就是日本的超人剧了…… 转换模型是我在看古灵的小说的时候发现的特征模型。先说明,这个应该算言情小说。可是书里面很少出现经典的反派或者误会,有的话一般也是很小。主要的特征在于通过主角的各种行为充分转换观众的各种心情,以此避免审美疲劳。简单来说前面是哭,后面就是敬佩,再后面是甜蜜,等等等等。而且构架也是符合双重悖论的。所以看古灵的小说的时候一般都是整体的甜蜜温馨,不是琼遥小说的自虐状…… 转换模型的另外经典作品就是金庸大侠的作品,尤其是天龙八部。 严格来说抑制-释放模型也是一种转换模型。但是其转换的方向是从特定的悲转向特定的喜而已。准备写悲剧的可以试试从特定的喜转向特定的悲,或者悲-喜-悲的三段转换模型。但是小心给骂死哦。

回到原始

Oct 1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回到这里就像回到童年,回到最原始的地方,回到心最柔软的地方,回到过去的快乐。于是遇到过去最熟悉的人,记忆最深的人,看她最甜美的笑,心就向不可及的深渊沦陷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勇敢还是无奈。

语言的魅力

Oct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从古而今,自中而外。优美的语言无不符合一个规律,即节奏。人的语言可以区分为三个要素,音,高,声。音即发音方法,一般决定了音素听起来是什么样子。高指语言的音高,器乐声学角度讲就是声音的频率。声指讲话的音量。 其中声是自由控制的,只要在允许范围内,音量的大小是可以自由控制并且可控的。而高不是完全自由的,许多语言中的升降调由此产生。最典型的就是汉语的四声音调,古称为平仄。而音是行程语言最重要的因素,失去音即失去了语言的基础。 三者在时间上的展开行程语言,优美的语言自然会具备规律的特性。如声的变化形成抑扬,高的变化形成平仄,音的变化形成押韵。从文字的角度来讲,优美的文学总要通过语言层面去形成。这种意义上的优美更倾向于骈文,并没有实际的意境在里面。

洗尽铅华

Oct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说上海代表了喧嚣和忙碌,那么北京就代表了安逸与宁静。虽然说这里不是没有变化,没有厮杀和拼搏。可我更爱这里的闲逸。与三五好友到公园聚坐,什么事都不做,静观落叶潇潇而下。河上有鹅,鹅沉浮而水波荡漾,如同苏格兰的碎花布。不过更加光怪陆离,更加平静清淡。抑或漫步街上,举箸轩中。土气下面自有风骨。不需似大城的气派,自然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的意境。蓝天白云夕阳渐斜,远眺群山,见纵野空旷,天地悠悠。何处不人生,何必囿于一隅。

忆北京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网上听一个同学的忆北京,又勾起了我不少的思念,虽然我才刚刚离开。 记得高一到什刹海体校补课的时候,下课就从满满当当的大教室内挤出去,走到走廊的尽头去呼吸下久违的阳光。冬天的北京,风是冷的,阳光是暖的。吸进嘴里吐出来,变成缓缓的白雾。吃饭的时候就要从什刹海走到鼓楼大街。当时那里还在修路,车很少,行人也不多,尽是凹凸不平的路。一个人上下行走,颇有闹市取静的感觉。阳光晒在破棉衣上,老老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在鼓楼大街有家面馆。卖牛肉面。这么多年了,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味道,只是记得棕褐的汤上飘着金黄的油,喝下去让人腹中浮起一阵暖意。额头上禁不住沁出细密的汗珠来。出门搓搓冻僵的双手,慢慢的走回去。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悟。如同偷到了这冬日可爱的阳光,让他永远得停在了这里。 PS:贝壳写的时候把鼓楼写成前门了,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