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照月亮

Nov 1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Dear Turing,我实在太激动啦。今天偶出门照月亮,照到手都冻僵快了。不过收获不错,DC在不同模式下照出来的东西都有可看处。圆圆的漂亮的大月亮终于藏进了偶的相机。唉,说话越来越像XX了,莫非她的东西看多了。 何人江畔初见月,江月何年处照人。问的多好阿,这么漂亮的月亮,是什么时候才有的呢?按照Ross的回答,technically, it’s 7-billion years ago。不过虽然人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我们看的月亮是相同的。这个圆圆的漂亮的白色大球,李白看过,说举头望明月。张若虚看过,于是有了春江花月夜(偶打太极老听见……)。当然秦始皇汉高祖唐明皇之类煞风景的玩意也看过,这就不说了。今天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吗? 月儿圆,人团圆……

人和人

Nov 1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坐在车上,看人来人往,感觉一如从前。 我每天上班的时候喜欢在7:53分坐787从南泉路向德平路走,时间比较稳定,车坐的久了,看到的人都有点认识的。在我上车的站,总有一个喜欢穿紫色衣服的MM,应该是哪个公司的白领,在陆家嘴附近工作。维纺路会上来一个头发比较爆炸的中年人,每次都腋下夹着报纸或者包上来。不知道是不是夹的习惯了,没有包就买张报纸夹着。东昌路地铁站会上来一个瘦瘦的酷酷的MM,很像高中时候的贾小凤。我下车的时候还在车上安稳的看报纸,估计是坐到底的。每次的报纸都是时代报,而且都是看第三版。源深路的时候会下去很多学生MM,其中一个特别高,估计和我差不多,怀疑是做模特的,只是年龄不对。民生路的时候又下去不少学生MM,都是海事大学的。其中有两个看着特别像高中女生的,不过我肯定是大学生,因为有次我看到他们拿出民法在看。高中生是不会这么做的。 回家的时候是反过来坐的,时间当然也没有上班的时候那么准。一般会看到上去的时候后面有很多学生。有初中的,也有高中的。其中有一对学生couple因为我搭过两次话比较熟悉,看到都会打个招呼。估计他们也不难认出我来,因为我的头发已经是上海市的注册商标了。有几个是初中的小MM和小DD,他们都是在民生路下的,那里有个初中。 不知道这些人,是否知道我。不知道他们眼里,我是怎么样?

SrouceForge

Nov 1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去看了开源代码区,www.SrouceForge.net。总体来说不错,只是慢了点。里面有很多有趣的软件,我还在试他们。刚刚发现一个好东西,truecrypt。 truecrypt是一个加密软件,姑且算吧。用hash和对称加密算法来做加解密,速度非常了得。不过最惊人的地方不是加密的部分,而是实现方法。它先生成一个加密文件,然后在上面加密码(或者密码文件)。然后将这个文件挂载到某个windows没有使用的驱动器上,就好像插入一个加密U盘一样。这个对文件系统完全透明,就我所知,是要写IFS驱动的。但是我在里面没有看到IFS驱动,也可能是封装在程序内部去释放他了,或者是因为扩展名是dll。因为有个主dll啥导出都没有。 总之这个软件我是大力推荐的,如果你打算要一个强加密的系统。使用方便,绿色无污染。使用的时候也没有加解密过程。那么就用它吧。它最合适的地方是放U盘,上面放个文件系统,然后分出点空间来做加密。运行软件后任何系统上(这年头没兄弟还是98了吧)都可以做透明操作,就仿佛你有一个非加密U盘和加密U盘。

JNI试用记

Nov 10, 2005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近两天要用JIN做数据加密系统,所以特别写了这篇。省得以后忘记,顺便造福大家。 下面是核心编码: //CTX.java public abstract class CTX {\ protected byte\[\] state = new byte\[20\]; protected long count; protected byte\[\] buffer = new byte\[0\]; /\* input buffer \*/ protected byte\[\] PADDING = { -128,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被骗了

Nov 8,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这个代码出现在linux内核里面,你们怎么想? subtypes[n].parse(state, bdev, START_SECT(p)*sector_size, NR_SECTS(p)*sector_size, slot); 很像是对象数组调用方法吧,很多人可能甚至会猜想这个东西是虚函数。问题是,大家记得吗?linux内核,是C的! 事实上,这是声明。 static struct { unsigned char id; void (*parse)(struct parsed_partitions *, struct block_device*, u32, u32, int); }; 怎么想?这个是方法映射。技术上讲,和虚函数属于同种类的应用(dymanic binding)。当然,数据结构有差异。虚函数要先根据n确定对象位置,根据v_ptr确定虚函数表,根据虚函数表定位了函数入口。而这里是根据n定位了对象,然后直接找到了函数入口。 可是,还是被骗了…… PS.谨以此纪念首次在GNU/GPL下引用Linux内核源码用于程序开发,因为分区系统资料该死的不清楚!

U盘数据隐藏原理和密码系统

Nov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U盘在windows下有个很好玩的特性。除非不能分区,否则一旦经过分区,windows永远只认第一个分区。也就是说如果U盘映射到sda,那么windows只认sda1。很多隐藏数据或者特殊功能就是利用这个特点来实现的。 现在我们要自己用这个特性,那么就需要自己去操作U盘的数据。也许很多人会想到U盘驱动或者IFS上去。没措,通过那个你可以使用U盘所有特性。但是要操作分区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根据我的测试,U盘接入后会成为PDn。例如我这里就是PD2,PD0是启动盘,PD1是第二硬盘。利用CreateFile的文件读写机制就可以直接读写U盘的底层数据。 通过这个特性,U盘在我们眼里就变成了一个文件。然后就是如何编辑分区表的问题了。这个嘛,写个程序吧,让他可以通过这种形式来编辑特定分区表,filedisk “.PhysiceDiskn”,就如同linux下的fdisk命令形式,fdisk /dev/sda一样。 下面就是格式化磁盘,给我们自己的盘一个特殊的类型标示,然后通过我们自己程序的直接读写来定位和操作这个分区。为了保证安全性,我们最好还利用某种方式来进行加密。一般来说我推荐使用PD0(这个肯定存在)的SN和用户键入的密码形成密钥块。

工博会第三天

Nov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其实第三天并不完整,因为贝壳感冒了…… 头天累过头了,然后晚上吹了点冷风。结果当晚就感冒了,今天起来说话嗡嗡的。还好没有发高烧,否则问题严重了。可怜我还要带一个包和一个笔记本去展厅。因为这个是昨天我带回来的,总不能不带过去阿。所以撑着到展览场地,通关进去,好玩……今天我最早。于是连上笔记本然后准备好参展的东西,坐下来休息休息。 柏菊同志是第二个来的,紧接着就是曾经理。知道情况后和杨总打个招呼,放我回家。我说我先顶个上午吧,否则交接不好做。要是客户上来一问三不知就不好了。何况我还要照点照片。于是顶到杨总到,基本东西都说完了,跑去拍MM照片。原来前天看到的Hot Girl是阿尔卡特请来跳舞的,难怪…… 跑到西门子的展厅里面,发现还需要登记资料和排队。我问警卫这个队伍大概多少时间,他回答是二十分钟。按照一贯的情况来分析,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起码要半个钟头以上!我哪里有那么多美国时间阿。半个钟头后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了,算了,照了两张排队照片出来了。到是周一可能比较轻松的进去,不过感冒呢,还是算了吧。 回家吃饭,下午去邮局领了老妈寄过来的芯片。测试了下,还是低速的,而且比原来的还差!大致和老板N年前买的相机里面的128M低速芯片性能一致。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吗的,没见过高速芯片吗?

工博会次日记

Nov 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跑过去又早了,所以拿了相机去照其他几个馆。先跑到了五馆,赫然发现有交大的展台(后面还碰到了一个交大的老师)。妈呀,虽然毕业前对交大是恨之入骨,这么多年对于交大捞钱的恶德行也是知之甚深。但是毕业后突然看到交大还是蛮……怀念的。难怪N多人难忘母校,其实和他在学校里面受何种教育无关,主要是这个标志代表了他的一段少年时光。后面还有复旦等等的展台,不知道大佟看没看到这个blog。不过你学校都参加了你还不知道工博会是啥,这个也够…… 有大学必定有高科技演示和啥引进会联合会发布会一类的东西,这里也不例外。我看到一个潜水机器人的演示,觉得很像JR他们搞的那个。要是小方JR看到这个blog,记得查查你们的东西是不是给copy了。我肯定那个不是原版,因为没有一陀陀的硅胶在上面。 后面我跑去本馆看移动了,不知道为什么移动那里有辆车。照相的时候给MM发现了,摆了Pose让我照。奇怪,移动啥时候卖车了?Coffe MM照例还是满街跑。不过今天公司同仁不上班,全部倾巢而出,在展位上搞了N多东西。拉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弄的我都没时间休息。期间我还看到了一对外国人,不过讲的不是英文,应该也不是法文和德文。这几国文字不会但的听的多了,所以也能听出来点。 今天还有一个奇怪的就是有很多小朋友在展位里面转。大的十多岁,小的三四岁。不过后来池工带了他的老婆孩子过来,然后还有个客户带了他女儿过来。So我弄明白了怎么回事。还有个客户在和我们大谈和电信合作服务的可能,杨总看来明白不少,我反正还是一脑袋雾水。 杨总搞了个主意,用有奖答卷来吸引客户。结果我们买了两斤……棒棒糖。看着曾经理在那里举棒棒糖的样子,真的是蛮搞笑的。最后我照了N多搞笑的照片,包括吃帮帮糖的,janny同志倒水的等等。

工博会首日记

Nov 6,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去工博会,早上出门打领带花了我不少时间,一直解决不了。最后还是小舅舅跑过来搞定问题。建议没有试过打领带的可以先试试,省得到需要的时候手忙脚乱。路上打车,应该说很快的。我预计是12块搞定。但是在杨高路上堵车堵了10分钟,结果花了21。明天怎么过去再说吧。 进馆的时候是我看过最白痴的设计。参展商一定要从2门进来,要经过10分钟左右的通关检查。大致来说就和机场的那套一样,从小看到大,我烦都烦死了。结果我提了两桶水通关,累个半死。然后更加白痴的是所有人员都要从大门口出去,为了这出去的问题我又化了10分钟出去。通关走3 瓶水花了我20分钟。最后干脆让人送进来,反正是老板付钱。 进去以后就是部署,我主要把整个系统放在了展台上面,弄了点图片在上面不断循环播放。具体大家看照片吧。下面我带了数码相机进去,趁大部队还没有到,赶快跑出去照相去。好容易不要钱进来,不照相岂不浪费?不过可惜慢了几分钟,导致开幕的瞬间没有照到,可惜可惜。 整个展会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MM暴多,而且和交大的质量简直天壤之别。不过想想也是,工业的MM比较少,可是服务器依靠MM吸引眼球再正常不过了吧。嘿嘿,我这种照相狂就幸福到了。里面还有一个比较让人爽到的是汽车特别多,好车虽然不多(又不是车展)。但是能看这么多车也算不错了,毕竟我是计算机专家,不是汽车专家,我爸才是。里面还有比较夸张的地方就是居然有架直升飞机,MyGod,你要卖给谁阿?带到这里。不怕给人晚上拉了开走? 说到安全,尽管安检如此严密。还是有人被偷了。而且就是我们隔壁,有两个PPMM的那家,做网络视频会议的。他们还比较搞笑,服务器的内存和CPU被偷,其他没事。上帝,这个贼还挺精。这两个部件小,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而且价钱超贵。我看到的报价大约是加一加2000多。所以怀疑是内贼。 里面几个卖点。头一个是流动的Coffe Girl。经常有PPMM跑过来问我们咖啡要吗?一杯十块,这个创意真的很厉害。因为十块的咖啡不见得如何贵,有MM可看(对同样是女性来说也可以起到吸引眼球的作用),不用跑路。所以我看到好几个人掏钱了,真的是商业无处不在。但是首先我们不嗜好咖啡。其次她来的不是时候。有人在大早上刚刚来和吃好午饭的时候喝咖啡吗?所以我没有买。 第二个卖点是会弹琴的机器人。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原理上讲就是将一个工作组件定位在一个特定位置,保持位置和向性。然后组件工作。很多部件组装都用了相似原理。但是将整个原理如此show给大家看就有点意思了。 第三个在第二个后面点的位置,是一个会运动的城市交通系统。模型照片可以看照片集。我看不大懂技术难点,不过觉得很好玩。

工博会eve

Nov 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是工博会的前夜,贝壳还在辛苦赶工。古人云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贝壳今日无意多说句,我家离工博会现场很近。结果被老板勒令加班,还把所有参展用具全部带回家节约时间……贝壳不要啦…… 结果抗议无效,贝壳还是背着N多东西回家。明天七点赶去会场现场,部署各种用品。具体情况明天再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