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经典职场X骚扰

Apr 24,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这里一般开两个共享。一个是program,只读的,放一堆程序。一个是pp,读写的,放数据。这样防毒比较好点。 某日,一个同事要求我传一个文件给他,偏偏邮件服务器坏了。 “我用共享传给你把。” “好的。” “已经放到pp里面了。” “我等等去拿去。” “好,反正pp里面的东西又掉不出来。” “嗯,是啊。” ——————沉默的三秒钟—————— 爆笑。

电信的服务原来也是半斤八两

Apr 23,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本来说有线通的服务能让人肺气炸,没有想到电信的服务也是半斤八两。 我们申请的时候,是使用电话预约,确认满足安装条件后可以立刻安装。到移机的时候,就必须去营业厅亲自办理,而且确认满足安装条件后还需要十五天的等待期。估计是有线路先给新装的用。为啥?因为新装机器可以收取一年的费用,移机可只有一个工本费。哦,不是一个工本费,还有一个不可理喻的单独拉线费用。 移机需要缴费可以理解,但是为啥还需要交一次单独拉线费用呢?上次拉的线我还能接着用吗?要不能钱能退我吗?新拉根线要收钱,上跟线又不能继续用,不能继续钱还不退还。这不明摆了坑钱么? 而且ADSL和有线通的机制不一样,ADSL的锁定是在线路上,有线通锁定是在设备上。所以ADSL移机是机组设备端调整配置,而有线通是直接移动设备。ADSL的移机费用肯定跑不掉,有线通的则只要一个拉线工本费。 本想说今年一年用完就不用的。后来想想,有线通限制ED,不能用。ADSL服务太霸道,也不能用。整个一个上海,竟然没有一个能让人满意的宽带服务提供商。也许我们是应该想想垄断行业引入外企竞争的问题了。

又一次搬家

Apr 20,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继上次搬家后,贝壳又要搬家了。从外婆家附近搬到外婆家隔壁,没多远的地方。 搬家原因是房东房子不借了,估计是要涨价,租给别人了。麻烦外婆张罗,在家隔壁找了一个房子。已经借出去了,不过房客很爽气。等他老婆跑上海来玩结束,分我间小的。2M网通宽带,嘿嘿嘿嘿。 更好玩的是房东,赶人的事后凶巴巴的,说一点商量都没有。等我们快落实了,打电话过来说,要是暂时租不到,可以继续住下去。估计是讲好的租房租不出去了,或者是新房客要晚一点入住。呵呵,我许某虽然不是啥大人物,也犯不上让你一个房东呼来喝去。更何况为了搬家钱都花出去了,这次不搬等下次,再出一次钱?这钱难道你出? 纯粹有病。

回老家

Apr 19,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前几天在回家的车上,莫名其妙接受到一个短信。这周末有空吗?有空回来看看。一看署名,老爹。再算日子,清明。想想家人,爷爷走了一年半。应该错不了的,扫墓。 靠,居然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又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大军。贝壳跑到老北站,问去张家港的车。售票员很高兴的回答我,没有了,要到下午3点。有没有搞错?现在才早上9点。门口碰到一个黄牛,问去不去常熟。我去常熟干嘛?有没有张家港的。有部过路的,快客(事后知道鬼个快客),原价50,你60。我想想蛮合算,10块钱家吃顿午饭的车钱都差不多了,还节约这个?事后证实,票价差不多50。这个黄牛人品不错,服务也不错。下次就选他了。 车晃悠了三个小时,总算到了站。贝壳确认了,快客个头。跳下车就上了轿车,张姐到是很热情,派车来接。后来知道一个更直接的原因,那是人家家门口……到了大姑姑家吃了顿午饭,下午一点的午饭。然后贝壳的老爹(老贝壳?)就琢磨下午没事,去干点啥了。因此我们跑到附近一个公园去玩了一个下午。说是公园么——其实有个很气派的大湖,至少比北海气派多了。而且湖上面有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就是那种充足气的大球,把人塞进去在水上跑的那种。贝壳听说过许多次了,看电视看过许多次了,今天总算看到真实表演了。不过贝壳本人还是不准备尝试的。按照贝壳的体重,加上不会游泳,我下去就可以直接送医院了。 当天晚上基本就是一堆亲戚聚会,除了老爹一个上一辈的,有个小孩下一辈的,剩下都是贝壳的兄弟姐妹。哎——贝壳年纪轻轻(画外音:骗谁呢?)就已经当上叔叔了——当天吃的羊肉,确实比上海这里的羊肉好吃多了,至少没有毛! 第二天基本还是走亲戚,中午和昨天差不多的人继续吃饭。被一堆喝到大舌头的人灌酒和拉着手说各种言不及义的话。到现在贝壳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哪里看的出有悟性了,需要人家送一本列入联合国文化保护名录的书来悟一悟。不过席面上总不能对着长辈说,您老舌头已经大了,要不要喝点茶?还是得笑着说一定一定——天知道这种书拿来贝壳有哪里的美国时间来看。

两句牢骚

Apr 1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最近忙死了,过年到现在就逛了一天街,勉强可以算做是休息。虽然这个休息能不能恢复体力和精神大家都猜的到。先是年前去了广州,然后就是过年。过年后就狂改PDFConverter,还给发配到了烟台。虽然烟台没做什么事情,不过好歹也算是出差不是。等回来,事情已经堆成了山。招行卡里面钱没了,必须去取工资了。蒋老师的项目已经要开始推进了。老鼠的网站要推起来了,项目也要交货了。水电费也该交了,还有配电脑,升级机器,买几个小东西。最后老爹还拉我去了老家。林林总总一堆事情,花掉了我出差到现在的所有时间。 先是老鼠的网站,找了一个同事去做。怎么样我也不管了。反正不收钱,只管指导怎么回事,另外拉个皮条。 再是老妹的电脑,具体就看机器的问题吧。回来的头周周末,就基本贡献给了老妹的电脑。当然,我自己也买了一个U盘两条内存,现在居然还有D43的颗粒。靠,运气啊。谁知道当晚U盘就老死机。每听说过吧,U盘也会死机。于是周日我去换了一个,顺便在隔壁的浦发里面把工资转了过去。 然后是蒋老师的项目,跑闵行两次徐汇一次。头一次是下班冲过去,开到地铁没有回来。老师车刚巧坏了,结果蹭的一号线末班车(一号线不愧是主线,运行时间是最长的),到徐汇换出租。当晚忙了个半死,第二天还要上班。第二次是周末跑徐汇。回来的第二个周末,头天刚刚去逛好街,隔天就要去徐汇开会。一堆本科生该做的事情不是没做就是做错,更夸张的是人一个都不来。让我感慨世风日下,当年我混学分好歹也是跑了N次工厂的。第三次大家都知道了,老师车总算修好出门。结果当真开门红,让人不知道说啥好。前几次坐车就知道老师车技差,这次更加证实而已。不过要是老师继续请你坐车,恐怕还是要大无畏的坐上去的。 再然后就是老爹了。具体请看回老家。这就是我的第三个周末。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谁再然后我跟谁急。

买机器的问题

Apr 1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前几天碰到一个朋友买机器,结果买的不怎么满意。3800+的机器,双核的愣没开双通,预计配置7900的显卡配了7600,EPoX的主板换了精英的。虽然价钱上确实就是这个价钱,但是总体讲性价比就不高了。到我们的一个邻居那里配的机器,看来熟人也不能全信任啊。尤其这个熟人没有权又不懂电脑的时候。 不过想起周岚的电脑恐怕性价比更差,周岚同学兴冲冲喊要买电脑,逼着老爸平了股票去拿钱。结果拿出钱来打我电话,发现我刚刚好去了烟台。等我烟台回来,没错,电脑便宜了300多。不过股票从3块涨到5块,到今天已经是8块了。虽然话不能这么说,不过如果这么计算。这台电脑可理论上价值22000多。算我配的电脑里面最贵的一个。

地铁再次延误

Apr 16,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2007年4月11日星期二,上午8时40分,在宝山路发生延误。当时我所在的,8时18分自兰村路发车向大木桥路方向的四号线班车延误。延误时间20分钟,至9时整,列车开始启动,9时13分到达曹杨路。 这次连和他们废话都懒了,反正在20分钟内,因为地铁造成延误,公司不罚钱。去值班室要了一个延误证明,外面慢慢买了个煎饼,慢慢走到公司,把东西叫给小罗罗,OK,事情就这样了。

一次意外

Apr 12,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周发生一个蛮不幸的事情的,我晚上去参加老师的项目,太晚了,老师开车送我回去。连带车上还有一个老师一个学生,总共四个人,车满当当的。开到一半,斜刺里面突然冲出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来。老师刹车了大约1秒,还是撞上去了。车自南向北行驶,人自东向西穿越。南北为主路,双车道,东西为小道。车辆在外车道,过桥后50米左右的一个路口发现行人,向内车道避让。自行车撞到了车的右前灯后倒下,人头撞到右后视镜,倒在右后车轮处,碰撞处大约在外车道中心。路口限速60公里,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横道线。 我们几个没有事情,惊魂初定,赶快下车。撞车的是个老头,人躺在地上,看不出情况。地上有口带血的唾沫,口中无溢血,可能是口里受伤了。精神基本正常,意识清醒,本人还准备爬起来,被我们劝躺下了。当时女儿在旁边哭喊,要我们送他父亲去医院。可是老师的车又不能动,叫了救护车不来,干脆弄了个出租过去。另外一位老师跟车走了,我们留在现场等警察。 警察到的比救护车快,看来下次这种时候还是别等救护车吧。初步勘测后,其他东西都照实记录了。只是车后面一个刹车痕迹搞不清楚是不是老师的车的。虽然轮胎痕迹一致,不过也不能认定。刹车痕迹很长,按照这个痕迹判断就是超速了。也幸好这个时候现场没有动,老师的车和刹车痕的方位对不起来。而且我个人觉得,老师的车有ABS系统,是不可能刹出这种痕迹的。警察叫人把老师的车拖走,然后给了个单子,让他了解下对方的情况,然后明天去交警大队。 我们打车去了医院,路上听到个好消息。那个老头检查下来没有什么大事情,只是喝酒了。不过警察说了,骑车喝酒不犯法,所以等于没用。我最后估计老师的车要回厂小出笔血了,对方可能要个医药费就差不多了,最倒霉的是老师的驾照和保险,不知道怎么样。 结论。出了车祸首先看看现场状况,不要着急倒车。否则可能本来没事,退的时候压到人了。再去查看人有事没事,大致看有没有破损外伤,有没有明显骨折,肿胀,积水,出血,还有本人意识是否清醒,瞳孔什么情况,反射什么情况。(再说下去估计看的人要先把我撞了)没事不要随意搬动,但是有事没事赶快送医院,毕竟万一看不出来的事情引发后遗症,赔偿可比医药费贵多了,更何况弄不好一条人命。不肯去要求对方开不肯就医切结书(本人XXX,于XXX时在XXX处被XXX撞到,自觉无碍,无需就医,所引发一切后果由本人承担),记得找一个三方证人。千万记得车别乱动,保留现场。这次要车动了,估计老师就麻烦大了。 大致就这些吧,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安全驾驶。

中国房产问题的思考

Apr 3,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刚刚看到一个文章,说中国有人不希望房价降下来,是因为房价降下来,房地产商的房子就卖不出去了。那很多人就要破产。我看完就骂句白痴,基础理论就错误了。房子是便宜的时候好卖,还是贵的时候好卖阿?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就要了解房子是什么商品。曾经有人说中国的房子属于吉芬商品,说起来也对也不对。说对,是因为中国房市实在的表现出了吉芬效应,即交易量随着价格上涨而上涨。但是出现吉芬效应的不一定是吉芬商品,股市中有的股票是越贵交易量越大,这也是吉芬商品?所谓吉芬商品,是指社会收入不变情况下,基础物资的价格上涨,导致相对收入减少。进一步的导致高等产品的消费减少,而以基础替代。最终导致基础物资的交易上涨。从这点来说,房子很像吉芬商品。问题是替代效应中,关于房子的替代效应就两个,买房和租房,还有挤一下。按照上文分析,我们说如果房价上涨,引发相对收入减少,社会通货膨胀是一定的。相对的替代效应就应当是买房改租房。问题是改租房了,我们对房子的交易就上涨了?至于挤一起就更不用说了。 房子是个特殊的商品,在于无论价格高低,有100个人要房子就有100个房子交易,最多是买和租的差异。所以房子应当是消费强刚性商品,而非吉芬商品。至于房子出现吉芬性,是房子的强刚性造成房市是一个相当容易投机的市场,因为价格高了也不会没人买。因此房价持续走高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介入房市,导致实际的价格虚高。相对来说,我们可以想见,房子的生产也应当是强刚性的。因为无论多高的价格,土地都只有这点。所以当我们的供需曲线些微变化的时候,就会产生价格的暴起暴落。 当前中国的土地还是处于相对缺乏状况,尤其是在地区之间不协调,使用状况上不协调。所以暂时价格不会产生暴落的状况。不过我们可以想见,那也就是迟早的事情。

RTTI的几个应用

Apr 2,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最近研究了下RTTI,发现几个有意思的事情。 dynamic_cast的应用。 dynamic_cast可以将一个指针的类型试图转换为指定的类型,是否能转换要看当前指针的动态类型是否是指定类型的子类,而不管指针的声明类型。当失败时返回NULL,因此可以用来识别一个指针的动态类型是否是某个类的子类。 typeid的应用。 typeid可以获得某个类的类型信息,最主要的就是name。指明了当前是哪个类,这在串行化中是必要的信息。当判断一个指针的动态类型是否就是某个类的时候可以这样typeid(*p)==typeid(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