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南京游记2

May 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从第二天起,贝壳的行程就更贴近一个游客的行程了。头天纯粹是看看南京本地城市风情的,在整个城市里面胡跑,逛逛庙会夜市。贝壳第二天的行程是早上跑到钟山去,中午去湖南路吃饭,下午回旅馆信息,快晚上去雨花台,最后去风波庄吃饭。 钟山在南京的东部,包括三个主要景点,明孝陵,中山陵,灵谷寺,门票总共是130。这里的门票很有意思,套票130,年票120。而且多数公园的年票和门票差不多价格,可见纯粹斩外地游客的。从门口进去,明孝陵的风景很不错啊,整个陵区全是山。其实不光是中山风景区,整个南京市里面都很多树,把整个路面都遮盖起来了,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不像上海的街道,就旁边种点小树苗。陵墓这东西贝壳建议大家有空还是跳过别去看了,尤其是古陵墓,例如十三陵。没啥好看的东西,基本就这样。中山陵到好一些,修的和灵山大佛有的拼。顺着山修了很大的一堆楼梯,把贝壳爬了个够呛。基本游中山陵就是看楼梯,风景和MM去了。孙先生门口排着一堆人等着接见,看看排不动,所以就学大禹过门不入了。不过想想孙先生也够可怜了,人家有给人看了三天三夜给看死的。中山先生被人看了三十年都不止,不知道地下有知的话作何感想。 至于灵谷寺就更不知所谓了,压根没听说过,看看也没啥好看的。但是不买带灵谷寺的套票,中山陵加明孝陵是150。所以——算了算了,当灵谷寺门票是-20好了。 其实头天晚上贝壳就去湖南路吃过鸭血粉丝汤了,就在从夫子庙出来写完blog后。很赞啊,只是回来后主管给发了一个邮件“让我们一起绝食吧”。里面历数了一堆有毒食品,其中赫然就有鸭血,很是把贝壳恶心了一顿。哎——湖南路和上海的南京路一样,都是美食和购物天堂啊。不知道湖南有没有上海路呢——嘿嘿。贝壳上午从钟山出来,顺手打了个车去湖南路,去吃lilium同学推荐的尹氏鸡汁汤包。嘿嘿,lilium同学还真不愧是本地人哦,推荐的东西价格便宜量又足,新鲜好吃有特色。鸡汁汤包真的很好吃,不过最大的好处是够快够便宜。大家可以看看在城隍庙吃蟹粉小笼是啥架势,队伍里三层外三层,排上了还十多块一屉小笼。我在尹氏鸡汁汤包吃一碗鸭血粉丝汤加两屉汤包,17块吃的撑死,幸福死啊~~。 中午回房间休息,顺便再给电池充电。等下午4点不到,贝壳再出门,去雨花台玩。门票不贵,35。进去后贝壳没有直奔纪念碑(事实上到最后也没有去),而是左转去了旁边的雨花阁,登高而望远——南京能见度真TM低啊~~。转了半天出门去照中华门,再打车去华侨路吃lilum推荐的风波庄。嘿嘿,她这个又推荐对了。进门就是大侠您几位,上楼要当心铁头功(楼梯低矮,小心脑袋)。上菜上个十全大补丸(其实根本就是个鸭蛋肉丸子),一帮小二忙进忙出,感觉上吃的就是个意思。 这家店的老板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贝壳去随便吃了吃,要了17。其实在本地来说已经算贵了,但是贝壳一点不觉得贵,门口的长龙也可以证明这点。没了客源问题,那就是翻台率了。老板的管理好像借鉴了必胜客的方式,排队带客,点菜,服务上菜全部分离。更狠的是,去了根本没有菜单,都是小二帮着点的。先问有没有忌口,喜欢不喜欢吃辣,有没有特别想点的,剩下就是小二自行处理了,不喜欢只要没动筷子小二就帮你换。上菜绝对是先一个十全大补丸,而且号称吃一个增加功力,吃两个走火入魔,吊住胃口让你下次还想来。小二帮你点菜有个特点啊,厨房随便烧,不怕没人要。因此上菜速度特别快,翻台率也特别高。老板那是日进斗金啊。高人,高人。 顺便说一个笑话,贝壳旁边一桌有个小孩。他爸啤酒喝光了,张口叫小二。话没说清楚,那个小孩学他爹,张口叫成了老二——靠~~~~全桌喷菜啊——

南京游记1

May 4,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这次总算到了南京,以前据说来过一次,不过都没有印象了。这次本来准备和PAL一起来的,结果她不来。lilium同学也回老家去了,贝壳只有一个人走南京了。 现在贝壳正在一个网吧里面,老实说,贝壳估计这里的系统有病毒,所以回家要修改密码了。来网吧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写这篇blog,而是贝壳照相机卡暴了,只有倒到U盘里面。今天早上贝壳毫厘之差乘上了火车,一路非常快的跑过来,感觉和乘地铁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速度快了很多,南翔用了7分钟,苏州是半小时,够恐怖的。 到了南京,贝壳就先去了宾馆,然后坐车去了鼓楼。走到云南路,但是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烤鸡翅膀。再跑几步就到了金银街,不过感觉被lilum同学晃点,因为啥都没有看到。然后跑去宁海路看南师,还给lilium同学留了个小念头。详细情况,几天后贝壳会专门撰文说明故事和结果。然后跑去看传说中的南大,感觉也没啥啊,和复旦差不多。不过说实在的,无论是南师,南大,还是复旦,都比交大强多了,尤其闵行校区。如果一个是公元的话,一个就是广场了。 走到走不动,就跑回宾馆喝水充电(不是比喻,贝壳暴了一对电池),然后打车到了夫子庙。这里感觉和上海的豫园好像,不过秦淮河的商业利用率更高而已,毕竟上海就这点地方。然后呢?当然是跑出来倒胶卷,然后顺手写了这篇blog。今天就到这里了。

广州出差2

Apr 29,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李胜昊同志在出差第二天总算赶了回来,支援了贝壳2500。贝壳算算总可以了,不过看看他的钱包,空空如也。要不是他自己第三天就要回上海了,恐怕他自己要捉摸下怎么办了。李大师一回来就落实了一个问题,贝壳30号回去。哎,猫同志的晚餐恐怕要到北京请客了。不过李胜昊听说猫在做上海车展,倒是非常感兴趣。我心说你怎么有空去的,不是都要上班吗?也没问那么多,直接把人家电话给了他,让他自己去问去。 这里的宾馆是送早餐的,而且还便宜(相对,相对,在我问过的所有家里面)。早餐不吃白不吃,和李大师跑下去享受了顿早餐,吃的是舒服哦。吃到一半,李大师上去拿行李准备走人,贝壳就把房卡给了他。前脚刚刚走,后脚报社的电话就来追杀。问题是贝壳早餐没吃好不说,没有房卡怎么走人阿。干脆等五分钟,贝壳吃好早餐,李大师拿了东西下来。再去报社。 第三天,贝壳当天的任务上午就弄好了,下午去和黎叔喝茶。也不是贝壳喜欢翘班,这里的报社是24小时追杀的,关键在于上班时间太难捉摸,下面就有介绍。经常是11点多打来,让人精神不自觉想崩溃。不过也不怪他们,看看他们自己的作息也是苦哈哈的。今天他们的主管不在,据说是晚班,要8点多过来。那贝壳下午来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干脆还不如去喝茶。 说起黎叔,好久不见到是气色好了很多。听说房子卖了,想必是不再受那房子的荼毒的缘故。喝了两个小时茶,顺便吃了午饭。回宾馆先和公司落实火车票问题再说。李胜昊说30号能走,可票子问题没解决心里总是有点不放心。Rachel说回程不能买飞机票了,贝壳当时心里就不爽。来的时候你们着急,飞机票给我弄过来,弄得我一堆事情留在那里。回去的时候不着急了,就给个火车票,还要我自己订?要是报销上有点啥不爽,下次出差贝壳就想办法死留上海好了。 不爽归不爽,贝壳这次还是要订车票的。下楼一问,30号的没了,只有29的。而且还要150的代理费用,人家要马上冲到火车站去帮贝壳抢,否则交钱了也没有票。贝壳想了想,150的费用好办,财务让我自己去楼下订,想必是认可这费用的。否则不是坑我么?不认可也方便,贝壳身份证给拿去办事了,不在。哪个有本事让我再去哪里出差的?问题是29号回去。贝壳拿人工资帮人做事,事情总不能胡乱来。说30号的,29要走总不合适。可是眼看没办法,贝壳直接打给了李胜昊,回复和对方协商确定。好,有你这句就好办。再打给对方报社,报社领导很大方的说,你可以29号走。谢天谢地,赶快让人家把票抓回来。 后面贝壳的一个朋友过来添乱,说她们组织了去旅游,三男四女不方便,问贝壳要不要去。正好是30号晚上的长途车,去嫠源,三号回来。贝壳盘算着说,要是南京车票可以改一天,那放假就可以旅游两次咯。让外婆赶快去改签去,结果告诉我回程车票没了。贝壳算了算,回程车票是很紧张,那没办法,敏敏姐那里的旅游就对不起了。 晚上估计快8点了,跑到报社没有人,打过去问报社的陈小姐。答复是她也不在报社,让我问蒙主任。蒙主任呢,也没有上班,结果我白白过去,一腔热血白浪费。倒是到了晚上10点多,陈小姐去上班了,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心说这堆人都是昼夜颠倒的吗?

广州出差1

Apr 2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同志们,同学们,我又到广州出差了。 本来贝壳又是在捉摸最近有空了,要干点啥。最近电信要过来装线路了。猫同志才刚刚来上海参加车展,贝壳刚刚准备请客,打电话过去约明天晚上吃饭。丁丁同志也从北京回来了,说要请我。算着算着,被一个商务背后一拍。 明天去广州,10点的飞机哦。 哦,你去广州阿。 还有你。 阿。 赶快打电话过去给老猫道歉,然后又和PAL还有丁丁打个招呼。然后发个消息给外婆,准备下衣服。给老妈发个消息,问问黎叔在不在广州。再给舅舅打个电话,帮忙看看宽带线路的问题。然后准备了衣服物品,洗澡吃饭准备明天跑路。 第二天,25号,上了飞机,急匆匆地跑到了南方,给客户装东西做演示,好歹算半过不过的搞定了演示。然后对方要看服务器效果,让贝壳配置服务器去。有没有搞错,贝壳素程序员,不是系统管理员。就算是,也是Linux管理员,不管Windows的。不过总算也简单,贝壳在无限电话费的支持下,和在公司的同事通话了大约半小时,总算搞定了所有东西的部署。期间李胜昊非常不仗义的丢下贝壳就跑东莞去了,贝壳只好自力更生。先给Rachle打电话,帮忙订个房间。Rachle说她有事,没办法,自己订。电话一打发现不得了,广州交易会期间,所有房间都是三倍价格,最便宜的是800,我们上次住的那个金桥要1400。吓得贝壳立刻挂了电话给财务打过去,财务说了,能住招待所住招待所,不行找最便宜的宾馆。实在不行了,没办法,全报销,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好,谢天谢地,这冤枉钱贝壳可不高兴掏,不行还得麻烦黎叔。确定了方针,下去问招待所。结果招待所380,全订满,只有当晚一个晚上还有一个房间。贝壳无奈啊,只有先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去换宾馆。 第二天贝壳全部解决了报社方面的问题,然后下去拿东西出来换家宾馆。查了查情况,最便宜的也要800,好了好了,800就800。两天预定下来,贝壳的卡又快暴卡了,天啊。

经典职场X骚扰

Apr 24,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这里一般开两个共享。一个是program,只读的,放一堆程序。一个是pp,读写的,放数据。这样防毒比较好点。 某日,一个同事要求我传一个文件给他,偏偏邮件服务器坏了。 “我用共享传给你把。” “好的。” “已经放到pp里面了。” “我等等去拿去。” “好,反正pp里面的东西又掉不出来。” “嗯,是啊。” ——————沉默的三秒钟—————— 爆笑。

电信的服务原来也是半斤八两

Apr 23,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本来说有线通的服务能让人肺气炸,没有想到电信的服务也是半斤八两。 我们申请的时候,是使用电话预约,确认满足安装条件后可以立刻安装。到移机的时候,就必须去营业厅亲自办理,而且确认满足安装条件后还需要十五天的等待期。估计是有线路先给新装的用。为啥?因为新装机器可以收取一年的费用,移机可只有一个工本费。哦,不是一个工本费,还有一个不可理喻的单独拉线费用。 移机需要缴费可以理解,但是为啥还需要交一次单独拉线费用呢?上次拉的线我还能接着用吗?要不能钱能退我吗?新拉根线要收钱,上跟线又不能继续用,不能继续钱还不退还。这不明摆了坑钱么? 而且ADSL和有线通的机制不一样,ADSL的锁定是在线路上,有线通锁定是在设备上。所以ADSL移机是机组设备端调整配置,而有线通是直接移动设备。ADSL的移机费用肯定跑不掉,有线通的则只要一个拉线工本费。 本想说今年一年用完就不用的。后来想想,有线通限制ED,不能用。ADSL服务太霸道,也不能用。整个一个上海,竟然没有一个能让人满意的宽带服务提供商。也许我们是应该想想垄断行业引入外企竞争的问题了。

又一次搬家

Apr 20,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继上次搬家后,贝壳又要搬家了。从外婆家附近搬到外婆家隔壁,没多远的地方。 搬家原因是房东房子不借了,估计是要涨价,租给别人了。麻烦外婆张罗,在家隔壁找了一个房子。已经借出去了,不过房客很爽气。等他老婆跑上海来玩结束,分我间小的。2M网通宽带,嘿嘿嘿嘿。 更好玩的是房东,赶人的事后凶巴巴的,说一点商量都没有。等我们快落实了,打电话过来说,要是暂时租不到,可以继续住下去。估计是讲好的租房租不出去了,或者是新房客要晚一点入住。呵呵,我许某虽然不是啥大人物,也犯不上让你一个房东呼来喝去。更何况为了搬家钱都花出去了,这次不搬等下次,再出一次钱?这钱难道你出? 纯粹有病。

回老家

Apr 19,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前几天在回家的车上,莫名其妙接受到一个短信。这周末有空吗?有空回来看看。一看署名,老爹。再算日子,清明。想想家人,爷爷走了一年半。应该错不了的,扫墓。 靠,居然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又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大军。贝壳跑到老北站,问去张家港的车。售票员很高兴的回答我,没有了,要到下午3点。有没有搞错?现在才早上9点。门口碰到一个黄牛,问去不去常熟。我去常熟干嘛?有没有张家港的。有部过路的,快客(事后知道鬼个快客),原价50,你60。我想想蛮合算,10块钱家吃顿午饭的车钱都差不多了,还节约这个?事后证实,票价差不多50。这个黄牛人品不错,服务也不错。下次就选他了。 车晃悠了三个小时,总算到了站。贝壳确认了,快客个头。跳下车就上了轿车,张姐到是很热情,派车来接。后来知道一个更直接的原因,那是人家家门口……到了大姑姑家吃了顿午饭,下午一点的午饭。然后贝壳的老爹(老贝壳?)就琢磨下午没事,去干点啥了。因此我们跑到附近一个公园去玩了一个下午。说是公园么——其实有个很气派的大湖,至少比北海气派多了。而且湖上面有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就是那种充足气的大球,把人塞进去在水上跑的那种。贝壳听说过许多次了,看电视看过许多次了,今天总算看到真实表演了。不过贝壳本人还是不准备尝试的。按照贝壳的体重,加上不会游泳,我下去就可以直接送医院了。 当天晚上基本就是一堆亲戚聚会,除了老爹一个上一辈的,有个小孩下一辈的,剩下都是贝壳的兄弟姐妹。哎——贝壳年纪轻轻(画外音:骗谁呢?)就已经当上叔叔了——当天吃的羊肉,确实比上海这里的羊肉好吃多了,至少没有毛! 第二天基本还是走亲戚,中午和昨天差不多的人继续吃饭。被一堆喝到大舌头的人灌酒和拉着手说各种言不及义的话。到现在贝壳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哪里看的出有悟性了,需要人家送一本列入联合国文化保护名录的书来悟一悟。不过席面上总不能对着长辈说,您老舌头已经大了,要不要喝点茶?还是得笑着说一定一定——天知道这种书拿来贝壳有哪里的美国时间来看。

两句牢骚

Apr 1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最近忙死了,过年到现在就逛了一天街,勉强可以算做是休息。虽然这个休息能不能恢复体力和精神大家都猜的到。先是年前去了广州,然后就是过年。过年后就狂改PDFConverter,还给发配到了烟台。虽然烟台没做什么事情,不过好歹也算是出差不是。等回来,事情已经堆成了山。招行卡里面钱没了,必须去取工资了。蒋老师的项目已经要开始推进了。老鼠的网站要推起来了,项目也要交货了。水电费也该交了,还有配电脑,升级机器,买几个小东西。最后老爹还拉我去了老家。林林总总一堆事情,花掉了我出差到现在的所有时间。 先是老鼠的网站,找了一个同事去做。怎么样我也不管了。反正不收钱,只管指导怎么回事,另外拉个皮条。 再是老妹的电脑,具体就看机器的问题吧。回来的头周周末,就基本贡献给了老妹的电脑。当然,我自己也买了一个U盘两条内存,现在居然还有D43的颗粒。靠,运气啊。谁知道当晚U盘就老死机。每听说过吧,U盘也会死机。于是周日我去换了一个,顺便在隔壁的浦发里面把工资转了过去。 然后是蒋老师的项目,跑闵行两次徐汇一次。头一次是下班冲过去,开到地铁没有回来。老师车刚巧坏了,结果蹭的一号线末班车(一号线不愧是主线,运行时间是最长的),到徐汇换出租。当晚忙了个半死,第二天还要上班。第二次是周末跑徐汇。回来的第二个周末,头天刚刚去逛好街,隔天就要去徐汇开会。一堆本科生该做的事情不是没做就是做错,更夸张的是人一个都不来。让我感慨世风日下,当年我混学分好歹也是跑了N次工厂的。第三次大家都知道了,老师车总算修好出门。结果当真开门红,让人不知道说啥好。前几次坐车就知道老师车技差,这次更加证实而已。不过要是老师继续请你坐车,恐怕还是要大无畏的坐上去的。 再然后就是老爹了。具体请看回老家。这就是我的第三个周末。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谁再然后我跟谁急。

买机器的问题

Apr 1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前几天碰到一个朋友买机器,结果买的不怎么满意。3800+的机器,双核的愣没开双通,预计配置7900的显卡配了7600,EPoX的主板换了精英的。虽然价钱上确实就是这个价钱,但是总体讲性价比就不高了。到我们的一个邻居那里配的机器,看来熟人也不能全信任啊。尤其这个熟人没有权又不懂电脑的时候。 不过想起周岚的电脑恐怕性价比更差,周岚同学兴冲冲喊要买电脑,逼着老爸平了股票去拿钱。结果拿出钱来打我电话,发现我刚刚好去了烟台。等我烟台回来,没错,电脑便宜了300多。不过股票从3块涨到5块,到今天已经是8块了。虽然话不能这么说,不过如果这么计算。这台电脑可理论上价值22000多。算我配的电脑里面最贵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