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为什么是国航赞助的奥运

Sep 1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why is airchina who sponsor the Olympic Games 熟悉贝壳的人都知道,贝壳的老妈是原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china)客舱服务部六分部的乘务长,贝壳非常为此骄傲。而且因此享受一张北京到上海的往返机票,理论上是免票。 说是免票拉,但是其实还是要交钱的,原因是燃油附加费和机场税。加上这两笔费用后基本可以坐火车过来了,不过考虑到飞机的时间,所以还是合算的。但是不要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免票享受的是候补待遇,因此贝壳也就能经常的体会候补的痛苦。在此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首先,候补的签发时间是飞机起飞前,而且在全价购票和正常飞机改签之后。估计有的人会晕,的却有点复杂。什么概念呢?候补指你使用候补票或者折扣票进行候补登记,等到飞机没有人要上了,多余的空座位里面你挑。想当然,是挑不到什么靠窗靠走道靠前的好座位的。全价购票是指因为特殊原因,在飞机起飞前在航空公司柜台办理购票,新买一张最近的机票。然后就走正常登机流程。不过,想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折扣的。飞机改签是指你不想乘坐你预定的航班,和航空公司确认提前或者延后。但是航空公司会优先考虑全价购票,所以不会马上说,OK,给你改了。所以如果改签,就有两种方案,一种是你改签航班的现在售价小于你持有的机票,航空公司就会推荐你退了当前的票订新航班的票。要么就在候补柜台等待起飞前候补。当然,起飞前多余座位的分配是全价票优先,改签其次,折扣票候补最后。同样情况金卡客户优先,普通客户其次。这些条件都相同,就是看你候补的优先程度。先到先得。 因此贝壳曾经碰到一个很恶心的状况,并且写过一个blog,虹桥机场最漫长的一天。原因是因为早上的航班机械故障无法起飞,所有旅客都退票或者等待改签。注意,待遇是改签哦。如果想快走,可以,全价机票,旧的自己退掉。想当然耳,找旅游公司退票会累死的,而且肯定是退折扣后的价格。等于费劲半天折扣变成全价票。有的旅客还等不到国航的全价票,就找别的航空的全价。造成整个虹桥机场当前到北京航班全部爆满。然后是改签候补等待,全价都没了,那你们就慢慢等吧。就贝壳印象,最后一个是下午6点多的航班走的。就是等待了8个钟头。因为不是延误,而是不可抗力。所以也没有延误补偿,只有客饭。当然这个贝壳不很清楚,只是和等的人聊到而已。最后就是贝壳这种折扣候补,从早上9点到等到晚上10点半起飞,落地后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如果不是空管局取消了红眼航班的限制,贝壳当天就又要打的回家重来。 而后,就是候补的签发具体时间。一般是起飞前30分钟。由于时间太过紧张,所以是很难托运行李的。但是由于空管局的规定,飞机上禁止携带液态行李物品。除非必须,而且需要开瓶检验。所以一般情况下,候补票是无法携带液态物品的。这点对改签候补的尤其麻烦,因为他们往往是可以托运携带物品的正常旅客,所以往往已经在要托运的行李里面放了液态物品。当然,多数情况下如果出现这个纠纷,可以交涉一下。拿到等机牌后态度可以强硬点,因为这个座位已经是你的了。而且你也应当可以正常托运,只要别弄的没赶上飞机。没拿到就别那么嚣张了。到时候说,阿——没座位了。我们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了还是在整人。 再然后就要说到传说中的京沪快线了。北京到上海的飞机因为人数太多,专门处理,俗称京沪快线。这系列的航班候补签发时间是起飞前20分钟。今天早上贝壳就是多次死在了这个时间上!!! 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2 terimal station of beijing caption national airport)坐过飞机的旅客都应该在安检后看到过一个告示。从此到最远的登机口步行需要12分钟,请酌情考虑以免延误航班。如果参考这个告示,我们从拿到登机牌到上飞机的20分钟里面,差不多就有10分钟需要消耗在走路上。(当然可能实际只需要走一分钟,不过要是能次次保证这种运气,你可以去买彩票了)如果飞机没有延误,登机口会在起飞前五分钟关闭。所以,我们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从办票柜台到完成安检。然后安检的时候需要将电脑包打开查验,至于原因别问我为什么。根据贝壳的经验,安检通道在没有人的时候需要一分半通过,排1个人大约是20秒。也就是说,排超过10个人——当——时间到。 当然,上述种种好运不一定会同时发生,虽然贝壳今早就碰到了一次。贝壳从小在机场长大,三个航站楼是无比熟悉。(包括那个已经废弃的老机场)就算不能背出准确位置,可也绝对不会走错路!老妈又熟悉流程,所以专门申请走的急客通道。理论上是最快流程了,可是赶到的时候,登机口已经关闭了。当场把贝壳气的够呛。于是贝壳只能再重复一次快速跑道,乘坐8点30的CA1501(这原来是老妈老飞的航班,贝壳听航班号就知道是干嘛的)。8点15取的票,有录像为证。一路跑步到急客通道——好,没有人。然后8点16多点通过的安检。掉头一路小跑到登机口——快跑已经跑不动了——所有旅客已经完成登机,通道准备关闭了。贝壳通过通道,8点20,然后喘了口气,通道就关闭了。贝壳和机组(不是乘务组)人员一起上的飞机。上去后行李还没有放,飞机已经开始滑行(taxi)了。 这种让旅客来回跑,还带卡点的登机方式。难怪国航能赞助奥运,让我们和刘翔一起跑。

一点小东西

Sep 11,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近几天碰上个事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原本在小学的时候,贝壳的脖子上就有一粒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和家人说了,都不觉得奇怪。外公还给我看,他脖子上也有。所以估计是遗传,就像一粒肉囊一样的东西。外婆让我老用头发系上,等到了高中的时候,渐渐的就脱落了。 到了大学的时候,一天贝壳上厕所的时候一摸,在大腿根部的地方又出一粒东西。比原来的大小大N多,大概有豌豆般大小,碰上去的时候还有感觉。贝壳人也胖,走路经常摩擦。有的时候刚好碰到,就弄的苦不堪言,可又没有时间处理。(其实是因为平时也没有什么大事,整个一寒号鸟现代版)这次在北京,总算得了点空,上医院做掉了。医生看了眼,也没和我说是啥,直接说可以用激光手术处理掉。创伤恢复需要一周上下,期间不能沾水。以这个位置来看,当然也就不能洗澡了。交了80的费用(好贵阿),然后开了50上下的创伤药品和消炎药。就直接进了一间手术室,里面就一个激光器。贝壳小的时候做过冷冻治疗,这次又是激光,还和皮肤科挺有缘,虽然也不是啥好缘分就是了。上次手术贝壳痛死了,所以这次手术紧张的要死,拼命和医生说千万别误伤。(想像一下什么部位吧——万一贝壳吃痛动了一下~~~~)医生到很放心,让贝壳站着就是。 手术到还不怎么特别痛,大概就和刀子喇肉差不多。只是手术过程中能清楚的闻到毛发烧焦的味道,想想正在做的事情,不由一阵恶心。再想想位置,更是一阵担心。速度很快,大概半分钟就搞定了。创口是平整的烧焦点,抹上碘优消毒就差不多了。 总算是搞定了,不过想想好像家族遗传这东西,那~ 贝壳不由感到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是一片的黑暗阿~~~~

关于最近我的个人问题

Sep 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首先,我得坦诚的承认,我分手了,算是跳槽了,将来的工作地点未定。 这件事情先要从我就职的公司说起。我原先就职于上海某软件技术公司,后来被北京一家电子媒体公司收购。收购后上海这里就成为了分部,我和新公司重新签署了合约。 事情起因于今年的五月,当时刘凯找我和苏谈话,关于孟可能要离职的事情。他是我们程序部的主管,很受老板器重。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做的好好的要离职。孟的能力不错,工作也不错,也很受老板器重,没有道理在这种最重要的时候辞职。后来北京方面来了个人,就是主管软件的许总,找我们谈话。关于孟为什么要离职的解释上,他说孟向公司要求加薪,提升为CEO等等条件。公司无法接受,结果他就离职了。 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果然,孟离职前带出一个隐患,成果的源码在他个人手里面,他向公司主张这个软件的版权。这点我解释一下,什么概念呢?软件成果的版权应当归属公司所有,这是一般合约中都签署了的。但是也有部分情况下例外。例如草创型的公司,无力支付主程序员他们所期望的薪水,往往会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来使得程序员获得一部分成果的版权,即共同版权。注意这和微软的送股票可不一样。微软送的是公司股票,个人对源码还是没有所有权的。孟在任何合约中没有关于技术入股的约定,按照默认的规则,他应当无法享有版权。同时这也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这种事情往往是职业场上很忌讳的。所以孟主张他应当享有版权,当然的遭到了公司的拒绝。但是如果他拒绝交出源码,我们就无法工作。所以当时北京和上海多次协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在下面没事干,闲闲拿薪水,看着公司里面来人和孟打笔仗。 七月的时候,公司有了比较大的动静,北京总部那里调派了我们这里的一堆核心骨干去北京出差。说是出差其实是隔离。估计是要处理孟的事情了,怕影响到核心员工的工作状态。名单上是我,苏,刘,钱四个人去北京,加上当时已经在北京的叶,总共就是五个人。苏没法去,因为他最近正在忙夜校的考试问题。于是总部的员工宿舍里面就住了四个人。说实话,有房子有空调,不用熬夏天。我觉得运气还不错的。我们在北京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多,主要就是对上海做的一些事情补充和完整。主要在很多人事等方面问题上有一堆事情,让人比较闹心,情况天天在变化。 最终,在我们到北京后的一周(也就是刘和钱到的第二天),许总把我们叫进了办公室,宣布上海方面裁员30人的决定。我们当时很难接受,难道上海就这么被裁了?我们的后路就这么断了?将来是否会轮到我们?要知道30人的裁员相当于上海方面总人数的一半,考虑裁员后的主动离职问题,估计公司八成以上的人都会在三个月内离开。北京方面征求了我们的意见,是否愿意继续在北京工作。他们给钱开出了加薪60%的待遇。他的工资和我类似,我估计我也有希望争取一定的加薪。至于上海的问题,只能说,按照规矩来吧。该补偿的补偿,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在上海裁员一个月后,刘和钱坐不住了,很多事情拖着。他们希望尽快回上海一次,搞定问题。所以钱找许总谈了一次,结论是当初许诺的高薪无法到位(原因就不去猜测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继续留任北京。北京方面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安排他们尽快的回了上海。然后不久,刘就给我发来了消息,他们也被裁员了。整个上海分部解散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友给了我一个消息,说我在北京给她发的短信太少了,她喜欢上别人了。实话说,我从头到脚就不是一个很粘的人。MSN上可以聊的很欢,可是邮件和短信基本都是直来直去,解决事情为主,这点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我来北京见不到面,电话太贵,又不愿意用短信,她又不愿意上网,自然老碰不到头。这种情况下一个月就分手,哎,什么感觉呢?庆幸居多吧。 许总找我谈了一次,问我是否愿意留任北京。我说来北京我的可支配资金太少了,上海不交三金,北京要扣金,还有房子问题。让人做这么大调动总得出点血吧,虽然对我来说不算是坏事。许总给的答复很有意思。他说你的工资在整个部门里面已经算是中高收入了,所以不准备加薪。但是公司宿舍继续让你住,如果有人士变动不能住了,再谈加薪。 公司的宿舍,什么概念呢?没有任何合约限制,只有口头承诺让你住。换句话说,说不让住了随时就请你走人了。对于这点多少我心里还是清楚的。至于再谈加薪,那余地就小多了。往往是加个500了事。公司的这个举措可谓一举两得,首先将因为上海解散而空余出来的房子做了利用,减小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其次人先过来再谈加薪,余地就小。不过先有房子后可加薪,还转移到北京来,总好过给一个月工资的资遣。对我来说后方已经没了,和公司谈也没啥可谈的,女友也说要分手了。于是还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准备回去搬家。 到了上海以后,先是去公司拿东西。整个公司一片狼藉凄惨无比,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剩下一地的废纸诉说着当初的辉煌。我毕竟还算个一脚跨进黑客门槛的家伙,把所有废纸全读了一遍以后。对原来公司的各种情况算是有个基本的了解了,不过还有什么意义呢?能够左右公司的从来不是我们,还是收收东西准备走人吧。 一件意外的事情改变了我的决定。我的老板准备开高薪找我做程序,而且主管C++部门。那这一衡量就又不一样了,多出来的工资够交金租房还有富裕,更不说主管部门和普通程序员是天壤之别。对于老板的这个信任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所以准备倒过来向北京这里辞职。 向北京这里辞职的时候,许总的态度很有意思。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一点也没有惊讶什么的。上面说了,他说我原来的工资在部门算是中高收入,那见到有人开我高薪怎么完全不惊讶呢?多少也应该有惊讶的场面话吧?结合他平日说的一些话的推断,估计是我原先的薪水根本是底薪中的底薪,许总原先说的根本是借口。那么公司要我来北京的意图也很明显了,有便宜不要白不要,辞退了还要多一个月工资呢。如果是这种心态,将来的发展可想而知。我倒是感到有点幸运。 所以现在,贝壳是个没车子没房子没票子没马子,工作地点没有确定,手下一个人都没有的——C++部门主管。

活活憋死&最近的状态

Sep 6,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碰到一个恶心事情,贝壳用的是Debian,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贝壳上上海移动的网站,发现上海移动的网站虽然可以登录,但是在使用过程中过渡是使用Flash的。换句话说,没有装Flash的就死定了。贝壳虽然装了Flash,但是不知道是版本还是什么别的问题,不能用。于是贝壳无奈之下切换到了windows,然后准备去上这个网站。 切到windows下——发现新装的系统没有设定过网络密码。贝壳赶快挂上Debian的根分区,找到网络配置配上。然后完成查询,重启进入Linux——系统死机—— 由于这个机器才修过——贝壳一下超级紧张。于是重启进入单用户,照旧死机。贝壳转到windows,好的。于是贝壳再进入一个Linux,总算发现原来机器是死在了ext3文件系统挂载上。 死的是个根分区,压根没法启动系统。贝壳只好找人借启动盘。找到一个RH9的,却无法识别SATA设备。最后没办法,一边找人下载镜像,一边问一个网上的朋友求援。最后运气不错,总算弄到一个启动盘。重启进入启动盘后fsck.ext3 /dev/sda?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因为没有启动盘搞的贝壳非常狼狈。浪费了一个下午啥都没做到处求援。Linux对于系统的容错和健壮看来也是有问题的。 接下来的几天,贝壳恐怕无法天天上网了。不过估计会几天上一次来收发一下邮件,检查一下blog,还有看看新的小说。诸位有事的话就发邮件好了,别的恐怕是找不到人了。

逝去的岁月

Sep 4,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今天在家中,隔窗向外眺望。青白色的天空上点缀着金黄的云彩,飞机偶尔从上面悠闲的路过。下面是黑色的群山,忽远忽近的点缀着。迎着金黄的夕阳,远处的城市显得越发清晰起来。一堆的高楼大厦,四处包围过来。记得小时候也曾经这么看过窗外,一眼望出去一览无余,除了远处郁郁葱葱的大片森林,看不见什么东西。只有偶尔在要下雨的时候,才能看到天际线出隐约浮现出模糊的一些建筑。我知道那是北京。十多年转眼过去了,贝壳也从当年的无知小孩变成了赚钱养家的俗人。今天有半天的空暇,从窗口眺望长夏的天空,祭奠我曾经的青春。

散热器的种类,测量和挑选

Aug 28,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篇文章中贝壳提到了散热垫。非常不幸的,经过贝壳的实际测量,贝壳所购买的散热垫基本没有任何效果。为了让大家对散热产品有个了解,贝壳就大致介绍一下散热器的分类和作用。还有一些常用术语,常见参数和解释。 首先一类是散热垫,这是最常见的产品。优势在于可以非常快的散去表面温度,手感非常明显。缺点在于不方便携带。主要分为吹风式,抽风式和双向循环三种工作方式。同时可以按照表面材质分为非金属,铁,铝合金三种,按照供电方式分为外接,USB, USB HUB三种。 吹风式的主要特点是从后部或者其他部位吸收空气,向底部吹风。吸风式则相反。双向循环两者都有。一般笔记本如果带风扇,都是从下面吸收空气向外排出(大多数是左上或者后面,因为没有鼠标干涉)。这时候如果采用吸风式,则会产生干涉,导致效果不明显。贝壳的头个散热垫就是这个问题。但是一般吸风式的散热效果比较明显。热量不必经过复杂的通道流转,因此对于表面温度的抑制非常明显。建议如果是带风扇的本本,按照风扇方向选择,没有风扇就用吸风式的。双向循环是最好的一种,可惜比较贵。 表面材质是关于被动散热问题的关键,如果本本底部是平的(没有垫脚垫高)。金属材质的表面会有很明显的散热作用,尤其以铝合金的为最(BTW,其实纯铜的导热最好,可惜价格贵,容易腐蚀,所以没听说谁用)。但是如果底部被垫高了(多数主动风扇散热的本本都要垫高的),那么效果就大打折扣。建议如果本本是小型式的,平底无风扇的,千万记得选购一个铝合金的吸风散热垫。 外接的供电最充足,功率相对大。可惜需要额外的电源,而且噪音大,因此相对少见。一般只有在特别固定的场所,例如家中,才会固定放置一个。否则带散热垫还带一个电源和插座,谁也受不了的。USB是最常见的形式,需要用本本的一级供电口。一般取用电流都在200mA上下,功率大约1W上下,因此无源hub口是用不上的。但是大家知道,小型本本一般usb只有两个,分一个出来专门供电怎么行?因此好的散热器是usb hub的,正如上篇文章所说,取电的同时还能输出至少两个usb接口(严格是四个,不过限于功率问题,大家应该知道是无法同时接上的)。 再下来就是主动抽取式的外挂风扇。现在我只看到EVERCOOL有一款。也是唯一用下来对我有价值的一款。上文说了,散热垫的主要作用是整体散热。对于主板过热和硬盘过热都有很好的抑制作用。不过什么时候这两者过热呢?一般空气温度都要超过30度了,这两者才会过热,多数环境下是比较少见的。而CPU的温度则不是特别受散热垫的影响。一般CPU的散热过程都是从CPU上直接接一个热管到散热器上,将CPU的热能通过热管传输。如果热量很大,热管传输不足的话,就会造成结构性的热能堆积。这是散热设备无能为力的。而有的时候是热管传输出去的热能堆积在散热器上,导致热管效率下降(热管的工作效率取决于两端温度差,这根本是牛顿散热定律)。这时候可以给散热器强制排风增强散热,这就需要主动抽取式风扇了。按照以上所述,主动抽取风扇最擅长的是给CPU降温。缺点是价格高,使用范围有限,对主板和硬盘无效。顺便说一下,贝壳的主动风扇使用后,温度下降5度,是唯一能看出明显差距的散热器。 下面就是非本本的散热器了,首先是我们最熟悉的CPU风扇,主要用途就是给CPU散热。大家别小看这风扇,弄个不好上百的CPU就会毁在一个几块的风扇上。CPU风扇和散热器合起来叫做CPU散热设备,按照散热器材质分为铝合金,纯铜两种,按照散热器造型分为方阵和鳍片两种。鳍片就是大家在显卡上经常看到的从中心向外辐射的散热片,一般Intel的原状散热器这样居多。 CPU有几个参数,首先是最重要的,转数。越快越好。这决定了CPU本质的散热能力。其次,口径。这东西是匹配CPU的,小口不用大风扇,大口不用小风扇,不用贝壳废话。然后是CFM,这是排风量,可以根据口径,叶片角度,转速来计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轴承。决定了风扇的寿命和噪音。转速的一般性指标是1000-10000转,视具体产品而定。一般的机箱散热器都是1000多转的大口径风扇,排风量大,散热也很快。只是风无法聚集吹送,用来给CPU散热就废物了。CPU风扇最小是3000转起,高的有7000多转的。CFM小的只有10上下,大的有60多的,一般都在30上下。一般风扇都是滚珠轴承的,高档的才用液压轴承。 除了风冷外还有一类,水冷介质。如果您不是超级超频DIYer,这节对您没用。如果是,您还来看我的文?所以跳过。同理,液氮冷也跳过。我们说说半导体冷却。 半导体是贝壳觉得最有实用价值的一类冷却设备。不便宜,可效果好。一块CPU同等大小的半导体制冷片所最需要关心的问题是凝露而不是过热。就是说,CPU同大小的制冷片足够把热量降到0度以下。唯一遗憾的是所需的功率也很惊人,大约在30-300W,足足半台电脑的功率。贝壳在考虑是否将来的本本会加很小一块在热管和散热器之间,然后将热管扩展到整个本本(其实不用这么夸张,大多数的纯铜散热片,中间热管穿以下就够了)。热管的工作足够将整个本本的所有热量导入到高热的散热器上,然后排出。只是这功率的问题—— 另外说以下贝壳积累下的经验数据,经验而已,大家指正。下面的室温都是25度上下。 硬盘,Hitachi的。经常性非工作温度为38度上下,全力工作温度为44度上下。根据贝壳经验,建议温度不要超过45度(台式硬盘在这个温度挺了几年没事)。按照这个计算,机器大规模使用硬盘的环境最高温度为25度。 CPU,AMD Turion64 MK-36。经常性非工作温度为45度上下,全力工作温度为65度上下。根据贝壳读到的数据,建议不要超过70度。加装散热器后温度低了5度。按照这个计算,机器大规模使用CPU的环境最高温度为35度以下。 手感温度,按照室温25度衡量,无热感为20-30度,30度以上有热感,40度以上温暖,50度以上开始烫手,60度差不多就无法留手了。

Linux下设备可靠性控制

Aug 16,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篇文章中提到了一个问题,CPU温度。关于这个问题,就涉及了另外一个问题。Linux下如何获得设备可靠性参数,例如电压,功率,温度,风扇转速,SMART等等。至于获得后要如何做的问题,这还轮不到我关心,相信大家都会使用各种用法。 首先是最主要的组件,lm-sensors包。安装后有一个叫做sensors-detect的程序,运行一下。这个程序会检测你有什么性能控制设备,并且提示你加载相应的驱动模块。在完成加载后(不加载驱动的话就无法查看),使用sensors查看各个传感器的各个数据。通常有CPU温度和电压等等。贝壳使用的是xfce4,因此还需要一个xfce4-sensors-plugin包。安装后可以在控制面板中添加一个applet,用于检查当前温度。 而后,是硬盘的温度。贝壳不知道是否所有的硬盘都支持温度控制,不过目前本本上的这个Hitachi HTS541612J9SA00支持硬盘温度测量。贝壳实验过,真的会变化。安装hddtemp包,而后以root身份运行hddtemp就可以了。如果要获得干净的文本,可以使用hddtemp [dev] | cut -d: -f3来取得。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个程序必须以root运行,因而无法运用在applet上进行即时检测。 最后,是SMART信息。包是smartmontools,可以检测硬盘的SMART状态。 基本就上面这些了。

散热器和扩展坞

Aug 7,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贝壳的本本烧了一次,大家都知道吧?痛定思痛,贝壳认为,这是给热的—— 于是贝壳上网查了下本本的散热状况。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贝壳本本的出口温度体感大约是40度,内部温度至少是50度。长期这样工作,难怪会烧。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是垫高本本底部。垫高一厘米后,下层手感倒是没了,但是出口温度基本没有变化。看来需要更强劲的解决方案。 贝壳去中关村淘了一个本本用的散热器,带一个usb hub,85块,便宜的也有70多的。垫在本本下面非常稳当,电源使用usb端口取电,不用变压器,直接用线接在本本上就好。usb的标准电压是5V,初级端口的最高电流是500mA,小型设备的最高电流是100mA,因此一个无源hub可以扩展4个小型设备。这个散热器的功率是0.9W,电流消耗小于180mA,加上一定的hub芯片和中途损耗,还可以在hub端口上连接两个小功率设备。悬点能连接三个,不过总电流就达到了纯480mA以上,稳定性就要掂量着点了。反正加一个鼠标一个U盘还是没啥问题的。三个风扇全开后,出口温度在平时没有升温的感觉,大约是20-30度上下,全功率工作的时候才有温感,大约是30-40度。内部温度不会超过40度。硬盘温度降低到不明显,因为风扇没有正对硬盘,而是对上了硬盘的进风口。硬盘又没有辅助散热片,所以温度自然无法明显降低,大约目前是40度上下吧。 由这个散热产品,贝壳想到了本本的两重化问题。一个是要求小型化便携化,要求可以发挥本本的长处,到处带了跑。一个是要求全面化,要求能够替代台式机,能够个自行更改升级。这是两个违背的要求,一个要求设备少设计紧密,一个要求设备多设计松散。就拿光驱来说吧,带了个光驱到处跑,怎么做到小型化?但是不带光驱,怎么和主机比?打个游戏放个电影都是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曙光是扩展坞,很多超小型化设计的本本,为了追求超小超薄,经常就牺牲了很多周边设备,包括最关键的usb端口数目。一般小型本本上都只有两个,一个插一个鼠标,这必定要用的吧。另外一个呢?移动硬盘?摄像头?打架了吧?所以很多商家就增加了扩展坞,最常见的主要是IBM的ThinkPad系列扩展坞。但是一般一个扩展坞只能用于某个特定产品,原因是需要专用接口。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产品,其接口基于usb/1394系列,作为本本的通用扩展坞。区分出用于13-17寸的几个尺码的型号,附加上不同的配置,就形成了不同的扩展坞。通过usb连接本本,并且提供一些usb接口。无源的时候可以解决基本的散热问题和usb数量不足的问题,有源的时候可以驱动内部的DVD光驱等等,形成完整的工作平台。 我们再具体细化一下产品,假定本本上只有两个usb输出,一个无线网卡,没有PCMCIA扩展,没有光驱,散热一般。那本本应该可以做到很小的地步吧?缺少的东西可以通过扩展坞增加,无源的时候就当一个hub和散热器,也许还可以启动一个有线网卡,一个读卡器,光驱肯定没戏了。加电源的话,为了求简单可以使用本本电源,然后再输出到本本中(等于串联上去)。这样可以附加驱动一个光驱,一对串行/并行接口,一个猫,一个有线网卡,一个读卡器。等等等等,还可以再输出部分的usb接口。电力上由于截取了本本的主电源,因此基本等于无限。数据带宽上说,光驱的典型平均带宽大约在10M/s上下。摄像头的典型带宽消耗大约是5M/s上下,网卡的极限带宽是12.5M/s。鼠标的带宽可以忽略不计,串行并行带宽也不高。一个usb2.0高速的极限速率大约是60M/s,一般最高只能发挥出一半。但是即使如此,全加在一起也照跑不误。问题比较大的就是移动硬盘一类的设备,硬盘的内部典型速率是50M上下,突发速率可以高达100M/s以上(而且以上很多),如果接入在扩展坞上铁定是占满全部带宽。幸好一般移动硬盘也需要比较大的供电,干脆直接接入本本好了。只是本本的两个USB接口必须使用分离的控制芯片连接到南桥上,否则还是会出现带宽耗尽的现象。 通用扩展坞的缺点是电源限制,虽然可以截取主电源,但是所有设备加起来数十W的功率。如果外电断电就彻底完蛋了,等于突然拔设备。不过这问题单纯主机也有,而且更糟糕,直接关机。但是其优点就非常明显了。首先是分离了常用/非常用设备,从而使得本本轻巧容易携带,放下来又功能强大。其次是设备外置分散开来,散热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那东西自己主体就是一个散热设备,解决不掉撞豆腐去算了)然而最大的意义却在于,由于分离了周边设备和核心设备,并通过usb通用连接接通。使得本本的外设成为常规设备,具备充分的扩展性和互换性。因此可以充分降低外设的成本,不会出现sony的本本非配sony光驱的问题。也容易进一步挤压本本外设市场的利润空间,从而降低本本的平均价格。 估计这个过程应该从通用(第三方)扩展坞的流行和可定制化开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精简外设本本的销量会上升,而外设强大的本本销量会下降,从而促使市场完成转变。估计各大本本厂商不大会喜欢这种变化,因此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对应这个产品。但是可以预期将来这种产品应该会大行其道。

笔记本电脑维修问题

Aug 1,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最近贝壳碰到一个非常恶心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吧,贝壳的电脑是托Nicole同学从LA带来的,中间过程煞费周折。不过到手之后用起来还不错,感觉物有所值。 但是,最近贝壳碰到一个非常悲惨的事实――电脑烧了―― 7月16号晚上,贝壳生日刚刚过一天,晚上贝壳正在看电影―― 突然,屏幕上的人呆住了,维持在一个傻傻的样子―― 贝壳开始没有在意,刚刚升级过系统,可能是不稳定吧。因此贝壳重启了电脑,然后再次进入系统,可是出现执行异常! 贝壳觉得不大妙了――于是重启进入2.6.18内核,这个比2.6.21稳定很多,贝壳用了很久――照旧执行异常! 再进入windows――根本不行―― 再重启――黑了―― 从此后,贝壳开机最好的情况就是进入系统选择单――然后不是死机就是花屏。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自检――一律黑―― 贝壳基本肯定是CPU或者内存问题,于是第二天打给了宏基维护人员。得到答复是,全球联保必须带护照! 这不是和没有一样的条约么?贝壳哪里来的护照?加上贝壳公司着急需要其中的程序,贝壳就按照维护人员的推荐――拆机器了。 幸好,硬盘是好的。挂在一个公司电脑上照样跑。 这时候就要感慨下Linux的彪悍了。windows开始是鼠标键盘不能用,因为只有USB的。后面是网卡不能用。Linux就修改了几处配置,一路畅通无阻。 贝壳这个时候后悔自己的轻率了,虽然贝壳买电脑是没有护照的,不过老妈应该能弄到一个旅美的护照。可是硬盘已经拆下来了――怎么办呢? 算了――明天先让老妈送修看看――如果便宜的就不搞事了。否则让老妈吵吵看,两个月就故障也太过分了。 7月18日,老妈拿去送修了,说是先到蓝岛的一家代理,因为近。 过不了两个小时,老妈超级气愤的打电话回来,说那里要这要那的,一点诚意都没有。然后准备去中关村的总部碰碰运气。贝壳心想,这次可能要上备用方案了。 不过还是没有用上,中关村那边爽快的收下了,压根没有提证件,也没有说拆下笔记本硬盘的问题。就说检查是否是人为故障,如果是还需要付钱。电池先拆下自行带回,省得说他们换电池说不清楚。老妈乘机投诉蓝岛那里的代理,被告知原来其实也很繁琐的,不过最近简化了。蓝岛那里是代理,因此很多事情不敢作主,所以啥都要。 过了两天,贝壳打电话过去问,据说是主板坏了。和贝壳预期的一样,反正就在主板内存CPU之一了。问多少时间修好,回答说不好说了。因为是国外发行产品,需要从国外调货,如果没有货还需要付费升级。贝壳不由腹诽宏基总部的白痴,这电脑型号也不是太老,怎么会没有全球备货呢?不过腹诽归腹诽,事情还是要处理的。贝壳着急要硬盘中的数据,所以问是否可以先把硬盘要回来。对方态度很好的,说你提前打电话通知预约就可以拿。 7月25的上午,贝壳的老妈又跑了一次中关村那里的总部,顺利的将硬盘先取了回来。没鱼虾也好,至少可以顺利的升级系统和收发邮件,工作不至于耽搁。不过贝壳要求北京总部这里在修好后写明修理内容和时间,需要的话回头找宏基总部算帐去。 7月26日的上午,总算通知修理好了,虽然很高兴,不过心里却有点被耍的不爽。昨天我才刚刚去拿硬盘,今天就修好?算了算了,至少比再过两天好。最后的单子上写的是CPU损坏,不知道怎么回事情。 总体来说,北京这里的服务还是非常不错的,办事人员都很通情达理。不过最好不要去蓝岛的代理那里,太麻烦了,而且还可能有服务质量问题。总部的管理很难说是否有瑕疵,不过修理时间的公示是两天,实际却已经一周以上了。虽然事出有因,但是网上压根不用写那种疯狂的公示。送修最短一天,最多两周,都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的。

北京出差4

Jul 31,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面的提示――要是不知道大束是谁的――记得高中在我辞典上“蛆”这页留名字的那位么? 至于为啥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贝壳的电脑坏了。下面会有篇专门的blog来说这个事情。不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很多人没义气阿~~~~ 15号是贝壳的生日,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吧。 实质上,贝壳的生日只有父母,还有两个同事一起吃了顿。主要原因是——很多人都不来——(没义气阿~~~) 一周过后的周末,贝壳到顺义请这帮人吃了顿。说是一帮,其实主要就是付蕾和柳江陵,周颖出现了一瞬间,还意外的来了一个韩静。剩下的——全在北京城里陪GFBF回不来了。韩静据说在通讯设备公司做,好像被辐射荼毒的很严重的样子。柳江陵交了一个小男朋友。付蕾还是老样子。其余就——没了—— 下下周的周末,贝壳再找人——还算被粘在BFGF的身边——这不是刺激贝壳么?出差N久啦~~~~ 这就是最近贝壳的生活——无聊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