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python源码解析读书笔记(二)——函数特性

Mar 29, 2011 - 2 minute read - Comments

1.函数的性质 >>> def outer(o1, o2): ... def inner(i1 = 10, i2 = \[\]): ... return i1+o1+o2 ... return inner ... >>> a1 = outer(50, 30) >>> a2 = outer(50, 30) >>> a1.func\_closure (<cell at 0xb75454f4: int object at 0x8455ddc>, <cell at 0xb7545524: int object at 0x8455cec>) >>> a2.func\_closure (<cell at 0xb754541c: int object at 0x8455ddc>, <cell at 0xb75453a4: int object at 0x8455cec>) 两次生成的函数对象拥有不同的闭包空间。 >>> a1.func\_defaults (10, \[\]) >>> a2.func\_defaults (10, \[\]) >>> a1.func\_defaults\[1\].append(10) >>> a1.func\_defaults (10, \[10\]) >>> a2.func\_defaults (10, \[\]) 也拥有不同的默认值空间。 >>> def default\_test(d = \[\]): ...

python源码解析读书笔记(一)——内置对象

Mar 27,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类型的类型 obj int(10).ob_type -> PyInt_Type PyInt\_Type.ob\_type -> PyType\_Type PyInt\_Type.tp\_base -> PyBaseObject\_Type PyBaseObject\_Type.ob\_type -> PyType\_Type PyType\_Type.ob\_type -> PyType\_Type 更精确的参考源码解析262页图。 \ 2.小整数对象 if (-NSMALLNEGINTS <= ival && ival < NSMALLPOSINTS) { v = small\_ints\[ival + NSMALLNEGINTS\]; Py\_INCREF(v); } \ 3.大整数对象,空对象池,对象缓存 >>> a = 1000000 >>> b = 2000000 >>> id(a) == id(1000000) False >>> id(100000) == id(100000) True 最后一个是因为python解析器在解析对象的时候,对前后生成的对象进行了缓存。经过测试,对文件也有效。 \ 4.字符串对象复用和缓存 >>> c = 'qazwsxedcrfvt' >>> c += 'gbyhnujmikolp' >>> a =

豆瓣九点的认领功能

Mar 25,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以前写了blog,每天都跑去豆瓣同步一下。方法是新建一篇日记,然后贴链接。今天牛博恩提醒我,“你在九点上订阅自己的博客,然后再认领就没必要更新博客的同时还在豆瓣日记上发一篇一样标题带链接的好吧,刚刚发现这么舒服的方案。我已经发贴,豆瓣来吧。 doubanclaim7834a5d025d455b1

不要问我你和妈掉进水里救哪个

Mar 25,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这个问题恐怕全地球男人都知道正确答案——不要回答。 先救老妈?只怕女朋友当场翻脸。但是先救女朋友?先不说老妈高兴不高兴,女朋友要知道你会如此对待父母,只怕也会质疑你会如何对待她的父母。所以这个问题就根本不能回答,或者说根本不要问。因为哪个回答都不是你想要的。 中国古代伦理中,这个问题倒是不难回答。百善孝为先,除了皇帝的女儿,有哪个跋扈媳妇敢问这种大逆不道的问题?只怕先是一个多言的罪名被休妻回家,回家还会被众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外国人如何回答我不清楚,我只问了thomas这个问题。当然,准确的说,是他老婆问的。但是他的回答很有意思,救年轻的。他老婆听了很高兴,然后thomas很二的加了个注解。如果你和孩子掉进水里,我就先救孩子……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外国人的普遍观点,不过这也代表一种观点——最大幸福理论。最大幸福理论关注的是结果,当一个冲突发生的时候,最大幸福理论的意见者总是选择获利人数最多的方案。例如一个正常的铁轨上有五个孩子在玩,一个废弃的铁轨上有一个孩子。你可以扳动扳手来决定死哪边,扳不扳?最大幸福理论者认为,扳!当然,会有另一个相反的理论跳出来。这种理论关注原因,当一个冲突发生时,他们总选择惩罚行为不正确的人。还是以铁道上的孩子为例,他们的观点是,那个孩子是正确的,所以,不扳! 应用在老妈和老婆掉到水里的问题上,最大幸福理论就很容易得到观点,保护剩余生命最长的人。当然,另一个理论就没法得出直观的结论,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老妈和老婆是怎么掉下去的。如果是老妈推老婆下去导致自己也下去了呢?关注行为的理论就能得到结论,救老婆。 相较于外国的两大观点,分别关注过程和结果。中国的理论更关注“关系”,关系决定论占据了东方决策的主流。以双方的关系,子女和父母的关系,夫妻的关系,来决定每个人的行为。这就是所谓的“父父子子君君臣臣”。从传统观点来看,媳妇敢和婆婆争重要性,无疑是忤逆犯上了。其最简洁的回答就是,媳妇可以再找,老娘只有一个。这个理论推广开,就是婆婆折磨媳妇,多年媳妇熬成婆的传统。这个传统的对错暂且不论,中国传统伦理那一套已经被我们彻底打倒了,还踩上一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文革平反后,中国又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这个传统的儒家伦理体系现在是不受到什么重视了,只是在每个传统中国人的行事里面看到痕迹而已。 那么现下中国人的实际答案呢?救老婆。有意思的是,这个观点的形成并不是理论体系的指导和理论体系对现实的适应,而是彻彻底底的市场运作。由于一胎制的推行和中国传统重男思想的痕迹,所以中国男女比例严重畸形,男性人数远远大于女性。上面那句回答的实际情况就变成了,老娘只有一个,媳妇一个不到。所以聪明点的中国人都知道,养女儿,不要养儿子,儿子是个赔钱货。在这种情况下,男士们虽然碍于传统中国思想,都不敢大声说出自己的选择。但是在有意无意中,都照着这个实际答案做了。 所以由此产生的中国女性解放,不得不说带着畸形的痕迹。新中国的女性要求照着欧美靠拢,但是唯独不学人家的女性独立生活的能力。当然,中间要插一句的是,中国人也向来不注重培养年轻人的独立生活能力。一个美国学生发表这方面言论还被死亡威胁。(具体看这里:http://internet.solidot.org/article.pl?sid=11/03/21/037231&from=rss)中国女性希望依靠丈夫,于是丈夫越有钱,有能力,就能吸引更多的女性。按照流行的话说就是,我宁可坐在宝马后面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然而中国女性在依靠了丈夫后,却不希望如传统一般受到夫家家庭的约束。当然,实际上夫家的约束还是会发生的,就形成了新一代的婆媳冲突。这和传统的恶婆婆折磨媳妇并不尽相同,因为婆婆通常不是折磨媳妇,而是关于儿子的具体问题上,双方不能达成一致。 好吧,回到原题。如果你正在恋爱中,或者婚姻中。就别问你的伴侣,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先救谁。你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对方一定会顾左右而言它。更神奇的是,我认识的人中,问过这个问题的人基本都受到了这个问题的折磨。所以,你最好不要问,而是祈祷这种问题永远不要发生。

关于IT雇员的一点话

Mar 24,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IT是个很大的圈子,没人敢说什么都懂,也没人什么都懂。我们都有碰到不明白的时候,都得去查资料。一个人力资源方面的有趣的问题是,公司该不该为查资料的时间付钱呢? 技术上说,IT人员查资料是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公司既不从中受益,也就没有为此支付薪水的必要。然而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你招聘的员工,究竟是一个新手呢?还是一名领域上的专家。如果是领域上的专家,我得说这个技术上的说法是成立的。因为你在招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并且,可以合理的假定,对方基本不用去查找资料,或者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当然,实际执行的时候,偶尔还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这就不重要了。 然而多数公司没有这样的好运,好运这个词包括招聘的价格和高昂的招聘运作过程。天天投简历尚找不到工作的人也许无法理解,一个公司要招聘一个靠谱的员工到底有多困难。在IT的某个子领域,例如某种数据库大规模集群性能优化。能够谈的上足够专家,有一定经验,从而避免大部分的学习和资料查找的人,在中国的人力市场上大约也就是几千人。平摊到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在上海的专家不足一千,不少还在大公司里。当一个公司真的需要一个能做事的人的时候,几乎没有可能找个专家过来,甚至在比较生僻的领域中连有一定经验的人都极为抢手。即便是比较通俗的java程序员,专家的招聘难度虽然不高,但是工作成本却不低。雇用一批专家来写程序是件很低效的事情。 大多数公司会雇用一批合适的人,这批人通常是高校毕业,有工作经历。这些经历可能是学校中的,也可能在小公司工作了一年。无论如何,他们会使用工作中所需要的技术,却绝对不能称作熟练。他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写出工业化的程序,而且会花费大量时间查阅资料,自我学习。也正是如此,公司支付的薪水也是非常低廉的。 好,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我认为对于这些普通员工,公司实际上是以降低价格的方式,来让他们为学习买了单。如果再要求他们不能在工作时间查阅资料自我学习,无疑是苛求。相反,对于这些尚未成熟的程序员,最好增加公司培训,以补充高级程序员的缺口。当然,实际执行的时候必须考虑到培养成本和违约问题,考虑一些比较可控的培养方式。在中国常见的情况是,程序员培养好了,人也跑了。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台湾朋友和我说的。虽然我们(指台湾员工和大陆员工)的能力差不多,但是台湾人,新加坡人拿的就是比大陆人多。有些人就觉得是有歧视,其实不是的。老板要求的是一个稳定的人来做事,他和我说好了两年不能离开,我就准备工作两年。他们老板我也聊过,的却向我抱怨过大陆这里招到人,培训好了人就跑了的情况。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小小聪明,造成我们的整体信用不佳。老板不敢用,也不敢培养大陆的员工,总觉得有一天会被他们放鸽子。这种情况下我们发展到领域高阶职位就越来越难。很多东西必须是坐在那个位置上才会学到那些东西,就是所谓的“居移体养移气”。对于员工来说,长期在一些低端职位做一辈子,也是学不到高阶位置所要的东西的。大陆员工不比别人笨,但是人家一出来就做到管理者位,我们则是坐在了工位上。于是在此后几十年的人生长跑中,差距就越拉越大。 怎么办?我不是教人怎么办的,我只是说行业里面的一些现象。

approx无法升级问题的解决

Mar 23,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approx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无法升级。每次aptitude update都无任何升级提示。而直接指向mirrors是可以升级的。 其实,去缓存目录下删除Release和Release.gpg就好了,通常是在/var/cache/approx下面的debian/testing/下面,testing是你的/etc/apt/source.list中指名的发行。

乘飞机的几个提示

Mar 21,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飞机的登机过程是,买机票。提前起飞小时一个半小时到机场。到值机柜台划位,托运行李,更换登机牌。过安检,到登机口等待登机。登机,并等待飞机起飞。下面的过程就比较不固定,大概是,天气原因飞机延误,航空管制飞机延误,不广播原因飞机延误。注意!民航规定,飞机延误四个小时以上的,不问理由,必须赔偿。当然,战争之类的不可抗力不算。天气算不算不可抗力,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2.记得携带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是上不了飞机的,而且后果自负。 3.机票通常越早订越有折扣,临起飞前一天往往已经没有折扣了。 4.根据机场和航班的不同,通常要求你提前到一定的时间。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为例,国航的要求是提前一个半小时到机场。这并不是说你没有提前一个半小时就无法上飞机,只是说如果迟到后果自负。当然,这个时间越长,你越找不到航空公司的麻烦。所以不要相信这个时间,傻傻的去等着。在你熟悉机场的情况下,可以估算一下提前多久。飞机的值机柜台关闭大概是起飞前30分钟,后面就是等候柜台办理了。登机关闭大约在飞机起飞前10分钟,两者会根据你的登机口距离和飞机距离有所变化。只要你在合适的时间赶到,都可以顺利上飞机。当然,如果机场并不熟悉,还是早点到的好。不知你是否能够想象,有的时候机场外面出租车会排起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长队,例如以前的虹桥机场在周一早上的时候。所以要稍微清楚一点到机场的方式和可能被延误的时间。通常越不稳定的交通方式,越早到机场以防万一。 5.知不知道最好的座位在哪里?走道机窗各有所好,但是公认的最佳座位在紧急通道旁边一排。首先是,根据统计,这里的逃生概率最高,坐在这里等于具有额外的命。其次,由于为了逃生原因,所以座位和前面的距离比正常的宽一些,坐起来比较舒服。 6.如果你迟到了,值机柜台关闭了。你自己估计赶的上飞机,可以向候补柜台申请。最好没有行李,因为重新开启行李通道比较麻烦,工作人员一懒,你就上去不了。当然,平时也是尽量少带托运的好,拿行李也很麻烦。 7.在过安检的时候,记得不要带凶器,不要带液体,不要带火。有电脑的拿出电脑,尽快的把东西放在篮子里面过去。被安检人员发现违规是最麻烦的事情,你要么回去重新托运,要么当场丢掉。 8.在紧急的情况下过安检,你可以向工作人员申请急客通道。有的机场让你从机组和头等舱通道过去,也是一样的。目的是减少你过安检的时间。当然,你最好不要用到这条。 9.检票登机的时候不要着急,登机牌上的座位是固定的,你不高兴没人会抢。早早的排队登机只会增加你的排队时间。 10.到座位后,把东西放上行李架就赶快坐下,后面的人还要过去。文明点,谦让点,下次也会有人让你过去。 11.飞机起飞的时候有快速升高,这时候会产生压耳现象,尤其是当你感冒的时候。有些人可以自主调节欧式管,从而消除压耳现象(贝壳就可以)。有些人就不大会,从而发生耳鸣,听不到声音,耳痛什么的。别担心,喝点热水,嚼一下口香糖会好转的。 12.很偶然的情况下,飞机内舱压会略略失常。有些人会发生头晕,头痛,耳鸣(和压耳完全是不同感觉),疲劳等高原反应。在贝壳数百次飞行中,只发生过一次这样的现象。这时候没什么好办法,尽量睡着吧。高原反应药是来不及了,严重可以吸氧。

debian是什么

Mar 20,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debian是一种开源的操作系统,其内核理论上是可变的,主要有linux/freebsd/hurd三种。但是目前为止,主要被采用的都是linux内核,大部分都是基于i386或x86_64编译。 debian系统使用一种被称为deb的打包格式,这种格式中声明了依赖性问题,但是没有解决。所谓依赖,是指一个包内不包含运行所需的所有组件。例如特定版本的lib,辅助配置程序等。将依赖分离有助于多个包共享一份被依赖程序,并且几个组件可以独立升级。windows中通常将依赖包加入安装包内部,但是这样往往不利于被依赖程序的升级。(windows的二进制兼容性做的并不很好)如果没有打入安装包,windows中通常表现为安装一个程序的过程中提示你需要安装某个东西,请去哪里下载。debian的依赖是依靠一套被称为apt的系统解决的。在这套系统中,你可以指定一个源(debian mirror),或者多个源。apt系统会自动将上面所有软件的目录下载下来供你查阅安装。如果有依赖性问题会自动安装依赖的包。因此,配置好的apt系统相当于一个软件仓库,里面有很多程序。你可以选择其中的一部分,安装使用,而无须忧心安装过程。 apt的更新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这个源中有哪些包,这些包的元信息(meta info)。包括这些包的名字,版本,所依赖程序的版本等。当一个源获得了新的软件的时候,就会更新这个列表,或者叫目录。客户端更新目录后就可以发现,有哪些包需要更新或者下载。而另一部分则是这些包文件本身。最后一部分是以上内容的签名。在元信息上有包文件的校验,而元信息本身则被一个非对称密钥签名。这个签名由apt的管理者签署,从而保证只有受到管理者认可的包会被客户安装,其他恶意插入的包都会被警告。 debian系统默认是没有图形界面的,也没有ssh操作界面,debian的基础系统甚至没有一个可启动的内核。基础系统中只包含了一个文件结构,和被简单配置能够自我管理的apt系统。最精简系统在基础系统之上,安装了内核和引导管理器,从而保证在某个系统上可自启动和自引导。debian的businesscard安装包包含了一个建立其他精简系统所需的所有工具的集合,而netinst安装包则增加了建立最小系统所需的镜像。两者的区别在于,businesscard必须联网以下载最小系统所需的所有安装包,而netinst可以从光盘上获得这些包。 当然,这离一个完整的系统还差很远。作为服务系统,必须安装ssh以便于远程管理。作为桌面系统,需要安装X,WM,还有其他应用程序。甚至,作为网络系统,基础的网络配置组件都是默认不完整安装的。你必须设定网络,设定源,然后更新列表,而后安装合适的程序。这一切对于初学者非常不友好,所以debian还有一种gnome标准安装包,在光盘上放了建立一个标准系统所需的所有包。你可以在不联网的情况下,自动建立起一个标准的桌面。 debian的特性是非常强的自我定制,虽然从根本上说,gentoo的定制方式才是极限。但是长期滚动编译对维护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debian的维护方式都会让很多公司感到不舒服)。debian可以很方便的直接定制一个特制化系统,而跳过编译过程。这对于自己需要一定程度定制的高级linux用户非常有吸引力。

社区的基础规则和原因

Mar 19,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1.社区中的常规事务由个人申请,申请到的人全权处理问题。 2.在申请前,需要在社区公共平台呼叫请求。大致类似于“我要做某事了,有没有人在做或者能够提供帮助,请联系我“。 3.如果有人对贡献者所做的工作有异议,可以请求修改或者复议。 4.如果仍旧不满意,可以申请替换贡献者。经过全社区成员投票后就会变更贡献者。 5.如果不能明确归属的事情,或事情本身就比较重要,则由全社区成员投票。 6.如果具体操作者在不确定做法的时候,可以发起讨论和投票,获得社区意见。 为什么社区通常具有以上工作模式? 首先,社区的原则是自愿。通常社区是不会为个人的工作支付薪酬的。因此,谁愿意做什么事情,做到什么质量,完全是不可控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社区事务是由个人申请的,因为并不能向社区中的具体人员指派工作。当一个问题比较严重的时候,也只能由资深社区人员呼吁有没有人志愿解决,而不能强行分派。这是社区为各个软件公司所诟病的特性之一。 为什么申请前需要在公共平台呼叫请求?这样首先防止了工作冲突。尤其是上游发行一个新包的时候,如果没有呼叫请求(debian社区好像叫做ITP),就会出现两个打包者重复工作的问题。其次,如果前任因为某些因素放弃了继续处理,也许他能给你一些额外的帮助。尤其是兼容性问题上的帮助,这样比较有助于保障一致性。 为什么通常事务由申请到的人全权负责?因为一个事务会牵涉到非常多和复杂的细节问题。例如一个包的临时文件位置是使用/tmp还是/var/tmp,依赖库是使用gcc4.1还是gcc4.4。这些细节问题要一一搞定,社区没有那么多时间。如果志愿者是个熟练的人,往往问题的决策会采用比较通用的方案,社区会无条件接受志愿者的方案。当志愿者的方案比较糟糕,或者至少说有待推敲的时候。如果有人用的不爽,就会提出异议,或者更进一步提出解决方案。如果没人关心,那就让他去了。 为什么对于仍旧不满意的问题,只能替换贡献者,而不能强迫贡献者接受方案呢?因为,上文阐述了,贡献者是出于自己的自愿,来帮助社区的。强迫他们接受某个他们所不习惯的想法首先并不尊重他们,招致他们的强烈反感。其次,这些方案可能扰乱他们的工作思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志愿者愿意接受你的方案时自然好说。而如果万一他不接受,要使得自己的想法实现只有让全社区基本同意,你,或者其他人接替这个志愿者的部分工作。 为什么社区在决定性的问题上,采取贡献者民主投票的方式呢?因为,如前我们看到,社区的发展是每个贡献者提供自己的力量共同发展的。这样的社区一定会有不协调的情况。而让冲突升级,导致社区分裂,是不利于社区发展的。可以看到,社区是要讨好贡献者的。更多,更强力的贡献者,社区就能够有更好的发展。所以,采取民主投票的方式,是征求最多贡献者的同意,让他们支持社区,愿意继续为社区作出贡献。并且期待不同意的贡献者,能够理性的作出一定妥协,接受社区的大多数意见。 当然,由于意见未能统一而倒置社区分裂的情况常有发生,尤其是社区同时拥有两位强势的领导的时候,并且他们的意见碰巧相左的时候。但是在大多数时候,贡献者会考量,自己是否值得为了某个意见放弃整个社区。考量的结果往往是接受社区的结论,但是保留自己意见。这种行为会保留社区中最多的人,并且可以期待剩下的人能够接受。这一原则,我们称为“尊重大多数贡献者“。而社区中,部分事物自主可决定的规则,只是因为社区假定你的行为会被大多数贡献者接受。 我们可以看到,社区在发展中采取了很多自主判断假设和市场机制。社区需要假定你的行为是被大多数贡献者所能接受的。社区假定你能够分辨什么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从而需要征求多数意见。什么是你不需要劳动社区帮忙的事物。在正常的世界中,我们的假定通常都是成立的。debian社区大部分打出来的包并没有人提出异议。对于社区中文名定名或者下一开发版代号之类的问题,通常也是社区协商确定后再行处理的。因此,我们的社区通常工作良好。但是在某些特例下,例如有人无法理解什么问题是重要问题,哪怕大多数的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并没有困难。或者,更进一步说,有人捣乱。在这些特例下,社区往往会陷入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国外经常有所谓“民主效率低于专制“的结论,就是这个现象的集中爆发和体现。

debian社区争论摘抄

Mar 18,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jobinson <jobinson99@gmail.com> 强烈反对这种所谓的尊重说 1、这是人身攻击,攻击他人人品,不是在认真讨论问题 2、我并没有违规。我的作为,是符合debian维基本身规则的,如果这样你还认为我违反规则,不尊重别人,那么,首先的问题就是你拉大旗扯虎皮,把你的个人观点强加在整个debian社区之上,这才是更大的不尊重社区。 也就是说,在目前维基规则未变的情况下,我并没违规,上面几个认为我不尊重人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违规者。 3、请不要以贡献来论我的对错,这是道德绑架,虽然我对debian目前官方社区的贡献有限,但在其他地方的贡献,请不要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肆意抹杀,然后试图以玩道德绑架的方式让我闭嘴。 4、单纯讲翻译问题,debian社区确实太多文档老久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debian中文翻译团队是否活着,这是谁的问题?如果按贡献论,是不是原有社区的人都该被论罪?这显然会激起众怒,如果楼上认为贡献论可行,那么接下来激怒社区的责任楼上要负全责。 5、如果debian是世界性的,那么debian就应该容纳得了中文、英文、德文、日本、西班牙文……,而不是只能使用英文。现在这种情况,连个中文名都起不了,还谈什么世界性,简直就是狭隘英文中心主义。 6、请不要回避问题,老左躲右闪的,以贡献啊、尊重啊、其他更需要啊之类的来搪塞对问题的真正讨论。要不干脆关闭这个讨论,要不就不要躲躲闪闪,认真对待。 还有,就是存在众多莫名其妙的所谓公认规则,结果一认真,才发现不过是个人意见,强加给这个社区的,这样的个人规则,请不要再秀出来,这才是真正对社区其他人的极大不尊重! 其实,我也不想纠结在这些名词上,但如果连这么个名词都容纳不下,我不觉得还能容纳下什么别的东西,我不知道英文社区是否也是如此。 Aron Xu <happyaron.xu@gmail.com> 2011/3/17 jobinson <jobinson99@gmail.com> > > 强烈反对这种所谓的尊重说 > 1、这是人身攻击,攻击他人人品,不是在认真讨论问题 也许有些人的话确实说的不怎么恰当,这是说话人的问题,呵呵。 > 2、我并没有违规。我的作为,是符合debian维基本身规则的,如果这样你还认为我违反规则,不尊重别人,那么,首先的问题就是你拉大旗扯虎皮,把你的个人观点强加在整个debian社区之上,这才是更大的不尊重社区。 > 也就是说,在目前维基规则未变的情况下,我并没违规,上面几个认为我不尊重人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违规者。 你的操作没有违反权限(否则没权限你无法编辑),但是违反了在社区活动的一条基本准则:做自己的事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现在你私自改了东西就给很多人带来了麻烦。 像项目名称这样重大的决定应该是团队的共同意志,如果你直接不经说明就私自改了,那么你忽略了其他人的意见,这的确是不尊重他人。社区中不是你有权限编辑的地方就可以随意编辑,赋予你权限是对你的信任,相信你能够和其他人好好地合作,共同把项目做好。如果说有了权限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那就辜负了社区对你的信任。 3、请不要以贡献来论我的对错,这是道德绑架,虽然我对debian目前官方社区的贡献有限,但在其他地方的贡献,请不要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肆意抹杀,然后试图以玩道德绑架的方式让我闭嘴。 何必把这个问题升级到对与错呢(大家都停止说这个对错,\^_\^)。我觉得只是你做事方法不对,现在不应该在这里讨论这个名字如何如何,而是尊重大家的意见暂时不使用它,并且通过主流媒体做出更正。 昨天我联系 cnbeta.com 等两三个站点删除了文章,LUPA等社区还发了一些更正。希望大家能到 cnbeta 等地方投稿更正这个事情。 4、单纯讲翻译问题,debian社区确实太多文档老久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debian中文翻译团队是否活着,这是谁的问题?如果按贡献论,是不是原有社区的人都该被论罪?这显然会激起众怒,如果楼上认为贡献论可行,那么接下来激怒社区的责任楼上要负全责。 Debian 文档翻译在 Squeeze 周期里没有怎么更新 installation-guide,重译了 maint-guide。网页翻译匆匆地赶出来了一个 release-notes。 如果你要参与,非常欢迎,这个团队现在可以说基本只有个别人做零星贡献。自由软件社区里,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行为上第一条是不给别人捣乱,第二条是交接好工作。翻译上一直没人接手,如果谁愿意来可以到这里先询问一下情况——比如你现在问,这个团队是否活着。 5、如果debian是世界性的,那么debian就应该容纳得了中文、英文、德文、日本、西班牙文……,而不是只能使用英文。现在这种情况,连个中文名都起不了,还谈什么世界性,简直就是狭隘英文中心主义。 这种说法有些偏激,和中国中央电视台不能称为CC{T,A}V有一拼了(笑)。当然,Debian和中文名之间并非完全和CCTV那个情况相同。 Debian不是不能有中文名,而是现在还没有让众人觉得确实最好的名称。过去常说的”大便”显然不雅,”蝶变”某种意义上讲是个不错的候选,但还是有很大反对的声音。 不管好与不好,想出来的都是”候选”,不能直接改 Wiki 强迫别人接受你的意志,哪怕你解释说只想做个实验。 这样的实验是不合适的,就好像说某国核电站出了问题,事后说我只想实验它出了问题能有多大影响,这显然不对。 6、请不要回避问题,老左躲右闪的,以贡献啊、尊重啊、其他更需要啊之类的来搪塞对问题的真正讨论。要不干脆关闭这个讨论,要不就不要躲躲闪闪,认真对待。 其实讨论能展开这么久,你回避了最关键的问题。现在是你做得不对,未经讨论滥用了社区赋予的权限,为啥还在说别人呢。 争论的话说多了,谁都可能说出赶劲的话,这时候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冷静下,呵呵。 还有,就是存在众多莫名其妙的所谓公认规则,结果一认真,才发现不过是个人意见,强加给这个社区的,这样的个人规则,请不要再秀出来,这才是真正对社区其他人的极大不尊重! 这确实是公认的规则,难道赋予你的权利不是给你的信任吗?如果说,必须要精细地管着你的权限才舒服,那我在这里无话可说。可以随意编辑的分到一类,不可以随意编辑的再分到一类并锁定,我觉得那时候会有人大叫不公平。 其实,我也不想纠结在这些名词上,但如果连这么个名词都容纳不下,我不觉得还能容纳下什么别的东西,我不知道英文社区是否也是如此。 不想纠结就不说这些,赶快把给大家造成的麻烦处理掉。如果你想讨论社区的规则是怎样的,社区怎样才有包容性,再单独发主题,有兴趣的人会愿意和你讨论三百回合。:P Tao Wang <dancefire@gmail.com> 说你不尊重社区,你还觉得有错了。还什么这论,那主义的,还论罪,我怎么恍惚觉得倒退了几十年,又看到了满眼红色的世界? 真是莫名其妙,看看jobinson都干了些啥: http://www.udpwork.com/item/4522.html http://www.freebsdchina.org/forum/topic_51353.html http://www.freebsdchina.org/forum/topic_51346.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Debian&diff=15902934&oldid=15830869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Linux&diff=15963993&oldid=15926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