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从毒奶粉到塑化剂

Jun 10,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大陆出毒奶粉的时候,大家纷纷指责,怎么这种东西都不检验?好了,现在可以说明这不是大陆质检部门的独门失误了。因为台湾质检也没有想到有人会给食品内添加塑化剂,说明要检测一种你根本想不到会被添加到食物中的物质时,还是比较困难的。 忘记从哪里看到了,欧洲的食品要求是可追查添加的。就是从源头开始,每一步加工技术对食品的影响都要求可控。例如挤奶,然后得到牛奶。牛奶内的成分就检验一遍,得到一个基准值。然后每个环节如何加工都是需要填报的,这样就可以追查某个环节上产生的异常变化是如何来的。例如后续突然发生了蛋白质含量上升,就要说明如何发生。到底是加入了添加剂,是否合法。还是进行了浓缩,浓缩比例多少。 这个方法对于监控添加剂是比较有效的,可惜的是,在中国(包括台湾)的体制内都很难实施。一方面,这种做法耗费很大,需要大量的生化技术人员参与到每个环节的检验校对中。另一方面,中国文化是个关系社会。很多问题往往不是简简单单的技术问题,而是关系问题影响技术。当然,后者在欧美国家也有类似表现,就是各种化工原料公司游说国会,将他们的产品列入非监管,无害的名录。 事情如何收尾?台湾方面的做法比大陆高明的多,也许是吸收了教训。大陆方面拼命掩饰,甚至不惜提高牛奶中添加剂含量的标准,降低牛奶质量,使得大部分的牛奶能够安全过关。但是几年下来,情况越来越糟。牛奶贩子知道政府不敢管,于是越来越嚣张。结果牛奶质量每况愈下,标准一降再降。弄到现在中国人跑到香港澳门去带奶粉,已经造成香港和澳门奶粉严重缺货。两地政府限制销售,同时海关对奶粉抽重税。这说明中国奶粉已经彻底完蛋了,未来十年内都不会恢复元气。而台湾方面的做法则是惩罚有问题的公司,无论涉及多少,一概严惩,标准只能升不能降。剔除了有问题的公司后,好的公司可以继续存活,甚至因为市场的真空茁壮成长。而不负责任的公司则是彻底完蛋,对未来其他想加入添加剂的公司也是个警告。

无题

Jun 9,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鲁迅原来是去日本学医的,某日学校里面放处决犯人的影片。片中的中国人被日本人抓住处决,说是俄国人的间谍。周围围了很多中国人,体格强壮,精神麻木,前来鉴赏盛举。 原来百年来,我们从未变过。

纯C和纯C++都不是好选择

Jun 8,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其实严格说来,纯C是门好语言,我很欣赏纯C。但是作为程序设计,C用起来让人觉得很不方便。 在标准C规范中,变量必须在块的头部声明。当然,在近代C编译器中已经取消了这个限制。 我提到过的,C中缺乏高级数据结构支持,导致一些简单问题的实现变得异常复杂。例如我需要解析表达式,生成lisp样子的前缀表达式。这在很多高级语言中是个很简答的事情,但是C中,你不得不自行管理内存和结构,虽然这并不算复杂。 还有一些缺点不能尽述,但是经过时间的考验,C无疑是强大而具有生命力的一种语言。 C++就比较搞笑了,纯C++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东西。我们列举其缺点: 函数指针是C中常用的概念,在C++中应当使用抽象接口-实现的方式,或者使用仿函。从技术上说,在C++中使用函数指针是一个落后而没有C++特色的行为。然而无论使用哪种,生成一个新的函数就必须生成一个新的类。你当自己是java么? 太多internal操作,导致代码隐性错误和思考心智负荷大幅上升。例如某个类可以定义一个单参的构造函数,constructor(int c);这等于定义了一个隐性转换函数,允许将int转换为类。或者使用T operator T();算符函数,将类转换到T。如果此时错误的将类实例当作int来操作,就会产生编译通过但是运行时出错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转换函数严重的消耗性能。在这种情况下,编译和运行都不会出错,只是莫名其妙的性能很差。要避免这个问题,可以用explicit关键字。具体可以看这里(http://www.cnblogs.com/cutepig/archive/2009/01/14/1375917.html)。但是这就需要额外的知识,和随时关心自己是否会犯下这个错误的小心。 强大到啰嗦的模板系统。那位有信心看懂所有stl编译时报错的?反正effactive C++的作者举过一个缺陷,打印了1500个左右的字符。大部分都是符号,望之犹如天书。 为了支持多重继承,导致指针类型转换可能导致指针地址变换。这是一个很扯淡的缺陷,转换指针类型不会引发指针的地址转换是一个C中的基础常识。然而C++为了支持多重继承,导致这个常识被破坏。 thiscall和non-thiscall指针无法转换。类成员函数和普通函数指针是无法转换的。这个破坏了所有代码都可获得地址的常识。 其实C++的致命缺陷,就是过度设计。每一步都是很必要很有道理的改进,在最后就组合成了让人望之生畏的复杂系统。 要使用C++,关键就是克制自己的过度设计欲望。C++可以很容易的使用类,模板,友元系统写的很强大,而且看起来很自然。例如你可以定义自己的BioTree,使用+做合并,可以使用|运算符做输出等。然而到最后,就会变成另一种语法。并且,如果合并上大数运算库之类的库,做一个BioTree,其中元素是大数的结构。当这个结构内发生错误的时候,你觉得你能够在里面找到正确的调试方向么? 要克制自己觉得很自然的想法,使用传统C中的一些做法,哪怕他们看起来很古怪,但是这是有道理的。

版权的态度

Jun 7,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如果你读过RMS的书,你会发现这位老先生对版权的态度很有意思,他压根不认为copy这个东西居然还有right。copy要是有right的话,数学公式应该有right么?你那里算火箭弹道呢,有一张传票发过来,说牛顿的后裔发现你在用牛顿法求根公式求解方程,要求你支付权利金。你觉得不觉得很崩溃?就是因为数学公式是人类进步的基石,所以我们不允许任何人声明对它拥有权利,也不允许任何人阻断他人学习和使用数学公式。 然而如果数学公式没有权利的话,软件有权利就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例如,你解决了一个数学问题,能够以最小代价将字符序列中的无效信息压缩到最小。然后,有人针对这个算法写了一个文本压缩程序。由于你的解是数学最优的,就是说,根据你的论文写出来的程序,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实现瑕疵的话,压缩率和压缩速度是最高的,没有之一。所以,写程序那个家伙就申请了一个专利,天天收入不菲花天酒地。然而,你,这个论文作者,居然TMD还在吃糠咽菜。 当然,这个例子本身太过特殊,数学家一般也有过得去的计算机水准,所以针对算法写程序的人多数是数学家本人或者合作伙伴。但是这种问题不时刺激人们,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不能设置权限。然而我们却允许做出不重要发明的人享受特权,和特权带来的利益。所以RMS为代表的一小撮人,主要是老嬉皮士,强烈的反对版权。作为代表,他们搞出了GPL——反对版权的版权。你要基于使用GPL的代码写程序,好,你就必须放弃你的版权,同意GPL。 甚至,他们更激进的认为,不应当阻碍人类获得知识的渠道,知识是人类所共有的。所谓共有,是指,任何人都可以自行获得和学习知识,而不应当为此付出代价,例如金钱。当你上学时,你是为教师付钱,而不是为你学到的知识付钱。而且,当你想学,你就应当可以学到,而不是被禁止学习。因此,美国禁止向海外出售高强度加密软件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是邪恶的。将知识垄断,阻碍他人学习,他们看来是邪恶的。甚至你自己用来开发的机器上,设定个密码禁止其他人浏览你的代码,他们也认为是邪恶的。 这种观点当然很不讨好,甚至从他们的运动中获益的一些人——包括中国,都不欢迎他们的想法。我研究获得的知识,却无法用来牟利?劳有所得,这在很多人眼中是天经地义的,因此RMS等人的思想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然而不可否认,RMS等人并不能算是扯大旗为自己牟利的伪君子或者邪恶教主,他们是真的信仰这种人类大同的观点。RMS年近50,无车无房,未婚,孑然一身,到处宣传自己的GNU思想。他自称自己连电脑都没有,不过出名的唯一好处是,现在他很容易借到一台电脑来收邮件。 国外的情况而言,是版权发展过剩。就是说版权现在已经成了大公司跑马圈地的法律武器。而国内的情况,则是版权发展不足。国内的人说认同版权观点,但是却仍旧使用盗版的winrar。而反对版权观点,也不是因为他是个嬉皮士,同意不应当阻碍人类获得信息和学习知识。纯粹是懒得付钱而已。

如何参与一个开源项目

Jun 2,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最近很多人在问如何参与一个开源项目。其实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傻的问题,不过还是回答一下,期望这帮人记得用google搜到这个角落,免去论坛上月经一样的天天看到这种傻问题。 为什么说傻?因为这个问题和“如何捐钱”一样,是个没法直接回答的问题。你总要有一个明确的捐献目标,或者是明确的目标项目。世界上没有一个组织,名叫“开源软件”。无论你的目标是什么,你必须找到一个确定的开源项目进行参与。 在哪里能够找到开源项目?这很不好说。一方面,你可以在sf.net(需要翻墙)和code.google.com(最好翻墙)找到相当多的开源项目,也可以在github之类的地方寻找。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在debian里面找。很多包里面附带了项目的主页,如果你觉得这个包很不错,希望做贡献,可以按照链接找过去。 如何挑选合适的开源项目?首先要和你的兴趣相符合,或者能够满足你参与开源的目标。例如你对算法非常感兴趣,让你加入一个ERP系统的定制,成天修正繁琐的业务问题,可能就会让你觉得兴趣全无。其次最好参与一些中等复杂程度,具有活力的,比较缺人的项目。像linux kernel这种规模巨大,参与人员众多的项目,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你要了解这个工程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大部分你觉得有价值的事情都已经有人在做了。 如何开始?具体可以先给项目管理者发一封邮件,说明自己的目标,兴趣,能力,时间,然后问问他们是否需要自己的贡献。 大多数项目最缺的人才,不是程序员。通常一个开源项目,有几个程序员在做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大部分的开源项目缺乏一些周边人员,例如到各个组织中推广项目,获得反馈。和各种dist和开源平台协调,负责收集bug,控制项目发行,进行打包。负责项目的测试和文档工作,以及英文文档的翻译工作。这些工作并不需要专业知识,但是琐碎而且费时,程序员并不大乐意做。而且控制项目的release,还有进行协调要有一定的经验,也不是程序员擅长的领域。所以相当多的开源项目,就是程序员拍脑袋写,然后用户两眼一摸黑的用。没有合适的文档,没有各种系统的适用包,没有bug和用户意见反馈。 因此贝壳也请求,所有看到文章,且有志于贡献自己的力量的人,都可以考虑参与开源项目。你不需要会写程序,也不需要精通电脑。你需要做的可能就是将文档从英文翻译成中文,或者不断使用一个软件并找出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在中国,捐献金钱是容易的,但是却不透明,也不自由。你不确定你的金钱捐献给谁,他收到多少,是否真的需要。然而如果你选择某个开源软件做捐献,你可以选择自己为谁做出贡献,也会受到全体开源软件用户的感激。

HR该干吗

Jun 1,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这个帖子(http://www.douban.com/people/March_Liu/miniblog/446401835/)里,蘑菇叔(好吧,现在该叫牛柳叔了)和别人在争论一个问题。其实我对他们的争论没什么兴趣,但是有几个论点挺有意思的。 面试题不应该拿回家做。面试题是即时抽查对方个人程序能力的一种测试,要是拿回家,就变成测试亲友团能力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儿子面试,知道你是个程序员,让帮忙做题,难道还能不做?我曾经也帮人做过面试题,不过做之前我都会和他们说。你可想好了,这些题目不算简单,我做没什么问题,没意外你应该能进去。但是这些题目比你能力超出太多,进去后你能不能呆的住,有什么后果自行负责。对方多半是一脸不在乎的说,先进去慢慢学吧。我知道结果的两个,一个进去三天,连试用期都没过就被开出来了。因为是试用期关系,企业还不管赔。另一个则是苦熬三个月后还是扫地出门。目前我的结论是,允许把试题带回家做的企业是不靠谱的企业,允许做题时上网也一样。做面试题时会去想作弊的技术应该转行去做销售。当年吴士宏的《逆风飞扬》里面说,主管问她会不会一个技术,她不会,但是说会,回家后连夜学起来。这种行为在销售上也许是值得称赞的行为,本人也够努力。但是作为技术岗位,这种思路是行不通的,而且非常不负责。技术是依靠长期积累的,指望在几天内突飞猛进根本不现实。相反,你闯祸的可能远比做好的可能大。做一名技术,就得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妥当了。 HR不应该管工资。蘑菇叔的另一个观点是,HR不应该管工资。实际上,我一直不知道HR该做什么。当年我做招聘的时候,基本就是两种思路。一种是来一个人,HR告诉我大概要多少薪水,我谈下来直接向老总汇报。另一个是我面试能力,然后告诉HR这人我们大概给多少薪水,最高给多少。虽然名义上是HR主导的工资谈判,但实际上做出判断的一定是技术主管。因为除了技术主管,没有人(包括HR)清楚这个人能力能够为企业带来多少价值。HR评估价格的方法通常都是对比法,用证书和资历去做加减。可是证书和资历一方面容易造假,另一方面是否和企业技术合拍不得而知。 性价比太高的人都是不稳定因素。这句基本就是“价格围绕价值波动”的另一个表述形式。一旦一个人,你觉得他的性价比非常高,基本是几种可能。一种是他的能力非常特殊,只有少数企业需要。一旦从你公司离职,对他非常不利。而对于你们企业来说,找其他人非常不利。因此你才会觉得他的性价比特别高。第二种是因为这个人在其他方面有所求,例如商业间谍,或者需要从你公司里面积累一些必要的技术和资历。最后一种是因为——这个人快离职了。如果你发现一个人性价比特别高,请务必查一下为什么。是否是特殊能力很好判断,是否需要积累一些必要的能力和资历也不难分析。如果不是,请务必先考虑商业间谍的问题,再考虑你是不是应该要加薪了。 从第二个论点,我回想起以前和现在碰到的HR,发现他们的职能基本都不是很明确。或者说,多半明确的职能越界了。检查考勤,计算工资奖惩,招聘,安排培训,处理人事材料,负责离职事宜,这是HR的基本几个职务。我碰到的多数情况下,检查考勤和计算工资都由行政代劳,奖惩是老板拍脑袋的。招聘,处理人事材料和负责离职事宜倒是行政负责,但是基本没有企业安排培训。相反,人事的最大用途就是和员工谈判工资和福利,能压多少压多少。甚至很多人事的工资和他的谈判能力成正比。 这招对初级的岗位用用还可以,但是对于中级以上的技术人员,是绝对不能用的。应当说,凡是五年以上的程序员,应当禁止HR砍价,直接让老总去谈。为什么?具体看上面的论点三,招一个靠谱的人难阿。往往一个靠谱的职工,仅招聘成本就以千计。以一年期合同来说,为了每月500的价钱(一年大概差6000)谈跑了一个程序员,不仅招聘成本都打了水漂,而且再要招人还会更加困难(一方面是很难碰到,另一方面很多老程序员都互相认识)。这种HR不被问责才有鬼了。

阿宅程序员的故事——引子

May 31,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阿宅程序员不姓阿名宅,也不姓程名序员。所谓阿宅是死窝在家里不肯出来的意思,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个程序员。据说这种变态职业的最高水准,可以在一个密闭房间内盯着一个阴极摄像管长达数个月之久,中间除了有人送饭和洗澡上厕所外都不间断,哪怕睡觉都是往后一躺拉上被子就睡的。理所当然,这种职业的人多数会成为阿宅,然后成为去死去死团成员,再光荣的晋级大龄男青年,初级怪蜀熟,中级怪蜀熟,乃至成为最终职业——怪蜀熟之王。 阿宅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什么才会变成程序员的,据说阿宅小时候成绩还不错,老师曾经给过评语,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阿宅是数理化班上成绩最好的一个,没想到连房门都走不出去。这点上倒不如班上几个只会英语的女生,索性学孔子周游列国不回来了。据说搞计算机的,有一半人是英语很好,另一半人则是数学或物理很好。英语好可能是因为计算机资料中有大量的英语,看懂资料就会用计算机。不过阿宅来看,到底是英语好使得计算机水准好,还是因为要学计算机才学好了英语,还真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因为据说周游列国的诸位美女,往往连“gtalk为什么不能传输文件”这种简单问题都不理解。但是说要学计算机才学好了英语,阿宅至今和人说的最复杂的一句英语就是”hello, world“,对方MM十分钟没有回话——因为在用MSN——然后慢悠悠的回了一句”?“,再然后,阿宅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阿宅经常被人夸——当然也经常被人骂。人家说他计算机“好”,于是他就想,好在哪里呢?问问别人,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你会装电脑啊。装什么电脑?组装硬件还是装系统?没区别,反正都很厉害。于是阿宅无语,大概猜到,其实自己和世界上其他的程序员差不多。只不过周围的人没见过真正的野生程序员,才说他厉害。至于周围人见到的程序员是什么东西,经过阿宅的观测,看起来像是研究生的升级版吧。 据他的一个当老师的师兄说,目前研究生的水准大概和人肉代码执行器差不多,或者可以简称人肉CPU。你可以用通用语言——在中国大多数都是用中文——把你要做的事情详述出来,包括每个步骤。名为研究生的CPU就会按照你的预订逻辑把你的描述执行完。如果出现了异常而你没有捕获,往往就会留下异常现场。看师兄说话时的脸色,阿宅不大想猜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现场,大概和自己写程序忘记捕获异常被老板抓到时候差不多吧。 阿宅的很多朋友都发了大财,很多人的智商都不如阿宅,工作程度也不如阿宅。阿宅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如果说自己的收入比不上几位组长,那是一点都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有几位按老师评语,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的同学,居然能在不声不响间赚到阿宅从宋朝开始工作才能积攒的财富。阿宅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老师的问题,社会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他是真弄不明白了。不管怎样,死宅的日子每天有吃有睡,还有自己感兴趣的技术可以研究,阿宅对拼死赚钱也没什么太大兴趣——虽说和别人说这话的时候,人家都一脸嫌恶的说,你那工作量居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阿宅的工作很简单,老板经常会有些想法。有想法很正常,人类要是没了想法,世界指不定会变成怎么样呢——反正阿宅肯定会失业就是了。阿宅的国家某位伟人说过,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阿宅自己的理解是,黑盒白盒,抓出bug就是好方法。老板的理解则是,好想法坏想法,不做一做就是没想法。做一做总要有人来执行吧?于是阿宅就和组长一起被叫过去,聆听老板的一些想法和创意,并且设法实现出来,这就是所谓程序员的职业。据说在日本的神话中,貘是一种食梦的怪兽。阿宅觉得自己干的事情和他差不多,都是把别人的梦想嚼吧嚼吧吞下去,然后拉出来一坨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再卖给另外的人。大部分的情况下,吃下去的东西,拉出来的东西,写出来的东西,我们都用同一个字称呼他们。 如此简单的工作,照理说应当是应者云集。可是却不是。照统计,中国的程序员数量就一直没怎么涨过,一直维持在150-200W上下——大概和全国高校计算机系每年毕业的学生持平吧——这还得算上研究生升级版的所谓人肉计算执行器。阿宅很理解为什么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要是每个计算机系应届毕业生都要有份对口的工作,全国程序员就得每年失业一次,所以程序员特别怕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别看程序员怕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学生还怕程序员呢。每年的程序员面试题目在应届生看来如鬼途一般可畏——这里可没有好好教授先生的开根号乘10的慈悲秘技。如果运气不好,一同前来测试的同年们水准特别高,要么就是及格仍旧丢了工作,要么就是保住了工作保不住工资。最杯具的是和刚刚面了管理职位的同学比比,无论工资职位还是发展,没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多少年轻人立刻多年梦碎,拍拍屁股转职成管理者。 我们下面的故事,就是这个死宅程序员的日常生活。注意,下面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一个绝对的逻辑先后关系,也没有一个时间的跨度关系,你可以想像他们发生在多个平行时空中。如果你发现什么前面阿宅脑袋开了瓢后面却兴高采烈的去游泳之类的问题,请不要奇怪。他们可能发生在逻辑上的十年间,也可能游泳其实在开瓢之前。当然可能最大的是因为阿宅根本不会游泳,所以走在泳池旁被绊了一下导致脑袋开瓢……

结婚公告

May 30,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结婚了。 我和她在facebook上认识,所以,首先感谢国家,感谢党。是你们封了facebook,把我培养成一个坚定的翻墙主义者。没办法,不翻墙,无老婆。 谢谢所有我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支持。在我发推结婚的数小时内,总共有150+条rt祝福。我很开心,她也很开心,所以在签字结婚的时候,她只考虑了十多秒。另外友情提示,如果你们带女友去登记,最好一气呵成直接带去,然后在签字前再给她一次考虑的机会,不要提前预告。如果不给女孩子一个考虑的机会,好像在强迫人家。但是如果给了太多考虑的机会,她会持续失眠一周以上,反应迟钝,出现恐婚心理,甚至危及你的人身安全。从维护女性健康的角度,最好在求婚成功后就直接去登记,你好我好大家好。 最后,我会开一个小系列,讲述一下我每天的生活。名字大概就叫——阿宅程序员的故事。

上海地铁的七宗罪

May 27,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海地铁是我见过的最扯淡的地铁之一。之所以有之一,是因为还有北京地铁在后面排着。 停车误差半个门很常见,最高误差了半截车厢,再倒车。停不准已经成了上海地铁的特色之一,尤其是二号线,停不准是正常的,准了您就知道,今天是老师傅上班。 上下车关门不等人。四号线上下班高峰经常在世纪大道站迟到,然后掌车要按照时刻表赶回来。但是世纪大道站又是上下客流非常大的一站,经常是10-20秒不够上下的。结果掌车在无法确认人已经全部上车的情况下就开始关门,后来的人要么强行顶住门,要么等了一辆车被车门关在外面,车里面还是空的。 地铁没厕所。我不知道是不是中国的惯例,反正我在中国没看到几辆地铁有厕所的。上海地铁金沙江路,金科路我知道站外有厕所,世纪大道站内有厕所。其他站好像基本没看到,有几个站我专门问过,没有。 信号烂到渣。闵行附近有个信号盲区,上海火车站到宝山路有个信号盲区,这两个已经是出名的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了,不过这毕竟是地面,覆盖不全是移动问题。可是二号线世纪大道站一下光有模拟信号没有数字信号,只能收短信不能上网,外加部分上来的地方连电话都会断线,很明显是泄漏电缆出了问题。二号线延伸段已经竣工一年多了,这种小问题都迟迟不解决。这还不说,四号线信号时好时坏,每天想用飞信给朋友发个消息纯属摸彩。 下雨天地铁内发霉的味道重到一塌糊涂。不知道地铁内空气循环系统怎么设计的,一到梅雨天就有一股发霉的气味,让人喘不过气来。就这种空气系统,多少安检都属摆设,万一有人往进气口放一颗毒气弹,出的事故比地铁内爆炸轻不了多少。 上地面的出口安排不科学。金科路站靠近金科路祖冲之路的出口,连接了一条双向的人行道,最高可容三人并排。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是向十字路口方向走,导致单向人流满载。平时上下班高峰还有人在这么拥挤的地方摆摊无人过问,也不知道城管这会到哪里去了。就不说这种中国特色问题,单是下雨天无人摆摊的时候,由于打伞,因此地铁出口入口严重滞留。自从施工因素导致一面栏杆被拆除后,很多人就找到了出路。一旦又遇到下雨或者摆摊导致拥堵,就从非机动车专用道上走到入口附近,翻栏杆进入地铁口。很多人还互相问,今天要不要翻墙? 安检纯属扯淡。没有强制安检能力,没有规范的操作方法,没有明确统一的培训和标志。你不知道在那里搞安检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什么要检,什么没事。每回被检查都像被刁难,为什么我这个要检,前面那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就不检。更不谈安检纯属扯淡,有此vvoody拿着一盒德州扑克的筹码进去,标准的赌博工具。安检一点异议都没有,过去后我们从后面看了,外观上看起来像六管炸药。安检人员真的有良好的培训,能够分辨什么是危险物品么? 上述这些都是扯淡中的扯淡,相比起来,倒是有些不那么扯淡的事情,我们也列一下。 经常晚点停开。这个不完全是上海地铁的过错,毕竟上海地铁已经是世界上人流量最高的地铁之一了,算里程好像也是世界第一,因为意外而晚点实属难免。但是上海地铁缺乏一些有效手段引导人流规避。有一次在世纪大道听到广播说哪里哪里地铁严重延误,我觉得这已经是个不小的进步。个人希望能够通过网页,围脖等方式将运作过程中的事故展现出来,让乘客避免死胡同问题。 高人流量交错没有进行多站交互分流,例如香港地铁的中环和金钟。在香港地铁设计中,但凡大人流量交错的换乘都是多站分流的。说的更通俗点,就是两条线有两个交点。大家可以想想,要是人民广场站分两站交错,人流何至于如此拥堵。上海地铁设计的看似阡陌交错,但是在最密集的几个站人流压力极大,浪费大量空间做人流疏导,而且要走很远。而最稀疏的几个站又人流不足。不过回想上个世纪上海地铁设计的时候,那时候打死我也想不到地铁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是在十年内。所以设计失误有其历史原因,但历史问题造成的后果还需要我们正视。 拥挤,拥挤,还是TMD拥挤。这个也得部分的归功于上海的发展。目前上海地铁的票价比北京高出不知多少,还是非常拥挤。北京拥有全国最拥堵的地面交通系统和地铁票价,可见其地铁拥挤程度。这是典型的政府好心办坏事的结果,其中最典型就是广州市政府免除地铁票价导致的地铁功能失效。希望上海地铁能推行“峰-谷”折扣票价,推高峰口票价,降低平时票价,充分利用平时用不到的运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