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比特币的汇率问题

May 27,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股票可以用来交易,我们会使用股票么? 我是指,如果股票的流通合法,手段合理,出门刷股票就像刷卡一样。我们是否有机会使用股票作为货币? 我觉得没有可能。 使用股票作为货币,有一个实际的难题,就是定价问题。我们想象这么一个例子。假定某种股票A价格是10元一股,而楼下食堂的午餐套餐A也是10元一份。因此,他们可以把套餐A的定价写为A股1股一份。 中国的A股市场最大单日涨跌幅度是10%,如果是美股幅度还要大,但是我们先不考虑。在极端情况下,例如连续五日跌停。股价就会从10跌到大约6的样子。 如果此时,A套餐还维持一股的价格,收入绝对会跌穿成本的。因此,A套餐必须变更价格。事实上,当股价跌到80%的时候,就已经需要变更价格了。因此,A套餐在一周之内需要变更两次价格。 如果说变更价格还可以忍受,那么汇入汇出时差,还有周转周期就根本无法忍受。大部分银行汇入都是有时差的。当餐厅收入股票,他需要时间将这些收入和银行结算。这个时间大约是一天。而如果餐厅真的把股票当作货币,而不是周转手段用(说的更通俗一些,就是一收到股票就抛出换货币存入账户),那么他必须坚持使用股票去购入原材料和支付工资。这个周期至少是半个月。在这个期间内,如果股价持续下跌(半个月内跌20%不是很罕见的),那么造成的损失只有餐厅自己去承担。 关于这点,做外贸生意的同学们应当深有体会。 因此,使用股票而不是货币作为流通手段是有额外风险的。如果没有额外的利益,为什么要承担这一风险呢?外贸是因为种种理由(主要就是相对生产效率),交易可以创造利益。因此人们才愿意承担风险。 为什么不将货币统一 反过来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干脆统一货币,这样任何国家和任何国家的外贸都不存在额外风险了。 这也是不可能的。人们曾经以为这并不困难,因此出现了欧盟。欧盟统一了货币,但是却出现种种问题。从根本上说,这是因为政治机制做造成的。人类一定会有一些人生产力高一些,一些人生产力低一些。因此我们一定有人穷有人富。如果维持理性人假设,穷人一定趋向于增发货币,因为这可以促进经济,增加就业率和工资。而富人一定会趋向于不增发货币,因为他们的财富会贬值。 我们缩小一点打个比方。如果你和你的兄弟吃住在一起,钱一起花。当你们都赚1000的时候,问题并不严重。当你赚10000,其他人赚1000的时候。其他人总是倾向于更多的使用公共利益开销。例如他们可能会要求给父母翻修房子,买下更多的土地——反正钱是“大家”出。如果你鉴于兄弟情谊,认为这是合理的,那么你们还能过下去。如果你认为他们太贪婪而他们认为钱一起用是天经地义的时候,分裂就在所难免了。 如果我们在同一个货币区域内,那么关于是否增加货币总量这个问题就有两种态度。两种利益的代表一定会发生争执。如果这个货币区域是一个国家,那么统治系统会受到两种利益集团不同程度的驱使,宛如精神分裂一样。如果这个货币区域是多个国家,而其中有的穷有的富有,那么情况就会更糟。富有的国家会试图迫使穷国做一些事情,否则就将他们踢出联盟,再否则,就是他们自己退出联盟。这就如同欧盟中西班牙和希腊的遭遇一样。即使在一个国家中,如果不能平衡两方面力量,那么这个国家出现分裂是早晚的事情。 因此,要将全球货币统一,这基本就是不可能。 我在说什么? 应该已经有人听明白了,我在说股票么?不,我在说比特币。 比特币比股票的动荡幅度更大,就我刚刚查询到的信息,比特币对人民币汇率在一个月的波动幅度最大的时候,在10天内下跌了75%。当然,与此对应的是。如果运气好,在10天内上涨超过300%也是可能的。 这种情况下,要当货币用?难了点吧。据说网络上有人支持用比特币买房子,我很好奇他的价格是怎么定的,每天一个价么?等值美元换算?还是干脆定一个死价? 而接受这么大一个风险,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呢?使用比特币交易会为我带来更多的订单和利润么?比特币用起来比刷卡更加方便么? 谁会为了比特币接受这么大的风险?思考一下,只有那些在普通监管金融体系下无法交易的人才欢迎这样的系统。包括军火,毒品,走私,钻石交易。相对于这些行业的暴利来说,价格波动风险的问题也不是那么大了。 所以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要是你弄一点来玩玩,那没问题。但是要作为替代货币去用,基本不可能。 为什么还会有人弄点玩玩 我靠。就算是游戏机房的代币,都有人弄回家玩玩。你还奇怪这个?代币可是没任何保证的,既不能花在别处也不能交易,机房关门那东西就不值钱了。玩么,还在乎这个。 为什么比特币持续在上涨 比特币现在还可以持续挖矿,相当于货币一直在增发。在增发的前提下,货币价格还持续上扬,这只能说明在这种货币实体内涌入了大量的货物支持。当然,如上文所说,毒品,军火,都有可能。但是无法排除,比特币的无法管理特性注定了这东西还有一种玩法——当股票玩。而比特币目前只有融资没有融券,这才是比特比持续上涨的最大理由。 为什么没有融券就持续上涨?这个问题其实应该问中国股市,尤其是2000年前后的中国股市。当有融券时,我们可以先卖出,然后买入远期股票,从而在下跌的市场里赚钱。而当没有融券时,要赚钱就必须让股票上涨。交易所希望股票涨,股民系统股票涨,上市公司也希望股票涨。股市里的大家,除了刚刚卖掉的人,都希望股票涨。然而大家心里有数,股票是不可能无限上涨的。股票的长期收益,是能够持续的获得分红。如果上涨和分红不能支持当前价格的时间成本(就是利息),那下跌是个必然的事情。于是中国早年的股市就变成了击鼓传花,大家都吹着市场,希望自己不是最后一棒。 在比特币上,情况更特殊一些。现在固然是有炒家的功劳,但是将来是否下跌还得看非管制交易的规模。如果将来有大量的人使用比特币进行非管制交易,那么比特币就获得了实际货物的支持,从而不会下跌。如果没有,那就是新的一轮击鼓传花。

lxc路由模式

May 24,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为什么使用路由模式 lxc默认使用的是桥模式,这也是我在家里和公司里部署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lxc虚拟机可以直接和真实网络中的机器互相访问,就如同一台真的机器一样。路由模式则没有这个便利性。 但是桥模式有个缺陷,必须能够做出桥来。我们有做不出桥来的时候么?有,如果你用笔记本,大部分AP会拒绝第二个MAC地址的包。导致网桥可以组建,却永远无法正常使用。 第一种路由模式,双重NAT简版 双重NAT可以用于几乎所有场景,并且不会带来后遗症。然而,双重NAT的问题在于,物理网络不能直接访问虚拟机。对于很多设备来说,这就失去了价值。另外说一点,之所以叫做双重NAT,是因为多数时候物理网络接到外网还需要一次NAT。 lxc的双重NAT可以视为两步,建立NAT连接的虚拟网络,将lxc连接到虚拟网络。 第一步比较复杂,我们先从br0的建立开始说起。首先,你需要为虚拟网络分配一个不同的保留内网网段。如果使用同样的内网网段,在ARP查询的时候会从一个端口发出超过一个的MAC回应,这就退回了桥模式。 然后我们需要建立一个br0网桥作为配置的起点,对这个网桥赋予IP,配置路由和防火墙,并启动dnsmasq以便于dhcp和dns。这个模式之所以叫做简版,是因为我们先不讨论dnsmasq。 假如你的lxc内网网段是192.168.66.0/24,那么你大致可以如下配置: brctl addbr br0 ifconfig br0 192.168.66.1 route add -net 192.168.66.0/24 dev br0 iptables -A INPUT -s 192.168.66.0/24 -j ACCEPT iptables -t nat -A POSTROUTING -s 192.168.66.0/24 -j MASQUERADE 实际上,对于任何一种网口设备,将其配置为NAT的过程都是一样的。 第二步非常容易,在lxc的config文件内,指定网桥为br0就OK了。当然,作为略去dnsmasq的代价,你需要手工配置每台机器的IP地址和DNS服务器。 第二种路由模式,双重NAT 双重NAT的完整版需要在内网网口上启动dns,作为dns缓存代理和dhcp服务器。其余和第一种模式没有区别,只是你不需要手工指定IP和DNS服务器了。 当然,其实任何一种网口的NAT配置都是一样的。 第三种路由模式,双边交互路由 第三种路由模式的效果最好,虚拟机和真实机可以互相访问。但是这种模式需要能够修改物理网络网关的路由表。这种模式使用主机作为路由器,中转真实网络和虚拟网络。 我略去如何创造br以及如何将lxc连接到上面,这些前面有叙述。下面我简述一下双边路由最关键的几点。 最重要的重点,就是在真实网络的网关上,将你的真实物理机在外网的IP,配置为虚拟网络的下一跳网关。例如,对于上面的例子,我们应当在网关上如此配置。 route add -net 192.168.66.0/24 gw 192.168.1.4 如果不进行如此配置,物理网络所发出的包在到达网关后就不知道应当如何转发了。 在物理机上允许双边网络的所有包透过。你的包当然不能被防火墙挡掉。 虚拟网络的dhcp是不会传递到外网的,因此如果打算使用dhcp,还是需要开dnsmasq。

一次订错机票

May 8,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碰到的问题 我的错。在订机票的时候,把虹桥T2看成了浦东T2。短信发来后又没有认真复核,导致跑到浦东才发现不对。此时离飞机起飞还有80分钟,要跑到虹桥铁定是来不及了。我查找了机票信息,这张票是可以退改签的。所以我打算改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或者重新订一张浦东的机票。 操作流程 首先我拨打了短信上的退改签电话。根据提示音,这个电话属于去哪儿网,而不是代理商。电话接入后,有提示退票和改签,很不错。于是我选择了改签。提示音提示我,目前一名乘客,XXX,是我本人,是否确认。我当然确认。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电话提示我,刚刚进行了改签动作,将我自己的机票改签给了我自己。 我擦,我是有多脑残才会想要把自己的机票改签给自己!选择其他航班的机会呢?改签不是应该改时间么?怎么直接给我改了登机人?而且还是改给自己??? 更奇葩的是,在这步操作后,我试图进行退票,提示我“您的机票正在进行退改签中”。嘿,还不能操作了。此时,离飞机起飞还有70分钟。 怎么办? 那么看来只有人工处理咯。我在去哪儿的电话系统里面转了一圈,花了20分钟,浪费了4元长途费(顺便一提,去哪儿的电话是北京电话,不是400,因此用户付费——长途费)后,发现唯一的人工干预界面是投诉。。。 你是有多不信任你的代理商。。。 好吧,投诉也比没有好。打电话过去,果然,没有上班。目前是七点三刻,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然后我去去哪儿的android应用里面,查看这张机票。果然也有,一样是退改签中,不能操作。不过幸好,机票上面有代理商电话。我点上去,出现提示,是否要拨打电话。确定。 。。。 什么都没有发生。 再来一次。 。。。 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擦你丫以为这是开宝箱阿。不会堂堂一个去哪儿的应用连拨打电话都有bug吧。。。 怎么办? 首先,冷静,认真你就输了。 其次,打给携程,订一张新的机票。总之不能把出差搞黄,出差搞黄就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了。 再次,打给老婆,让她给我退票。能退多少是多少,不能退就当交学费了。 最后,发微薄骂人。 结果 很快,大约飞机起飞前20分钟,老婆给了我回复,她直接拨打代理商电话是OK的。代理商执行了退票,剩余费用会在2-15个工作日内回到账上。 飞机起飞后10分钟,微薄有了回复,但是完全没看懂我说的是什么。我骂的问题是: 我擦去哪儿的产品经理是猪脑子么?我打过去退改签,什么操作都没做呢,系统直接把我的机票改为我自己的,然后就再也不能退票了。 丫回复我说: 退改签是航空公司根据该机票的仓位和折扣具体规定的,去哪儿网会监督代理商按照航空公司的规定执行,您可查看订单中的退改签说明或致电航空公司核实。有问题也可将订单号私信给我们,为您转交工作人员核实处理。 平心而论,这个回复倒是沾边。对于用户来说,真的要退票的到也能退掉了。但是。 飞机都起飞了,再退票价格完全不是一个概念阿。微薄平时玩玩就罢了,这种涉及相当金额的事情还是电话靠谱。 一字没提电话系统改签里面的问题。您就准备把这个问题放着给下一个人中招? 结论 去哪儿网的票价是否便宜不说,服务太不靠谱了。机票定错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电话改签功能非但不能正常工作,还把退票的功能给关了。处理紧急问题的时候没有400电话,也没有紧急事件接听机制。从微薄的回复时间(8点半)来看,工作人员都是定时上下班的,没有值勤机制。 大概廉价比价网站就只能做到这样了,以后对于公司业务还是用携程吧。

git log的一个吐血问题

Apr 28,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刚刚在公司里查了半个多小时,记一下笔记。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吐血经历。在git上有两个分支,莫名其妙合并到一起了。这可能是某个人的误操作。你检查log的时候,只看到他不停的把主分支merge到支线上去,却从没有把支线合并到主线上去。但是最终两个线却合并了,主线指向了支线。这是为什么? 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要搞明白,merge在git里是怎么工作的。当两个分支,来自同一个祖先,但是提交了不同修改,又要合并的时候,就需要进行merge。能够自动merge的,多一个merge commit,被合并分支的HEAD不变,合并入的分支的HEAD加一,指向merge commit。不能够自动merge的,手工处理冲突,其余和自动相同。 注意这点,“被合并分支的HEAD不变,合并入的分支的HEAD加一”。由于两者在不同的点上,因此修改和提交会形成不同的分支。合并后的两个分支不会发生交汇。 如果在一次正向的merge后,立刻进行了一次反向merge呢?事情就麻烦了。两个branch的HEAD指向了同一个commit。因此你可以认为支线分支合并到了主线,却没有merge记录。这是当然,因为这只是指针移动,属于fast forward。没有commit,没有log。 不幸的是,这种操作还经常发生。当我们把支线向主线合并的时候,合并难度可能非常大。此时我们可以将主线向支线合并,然后反向合并。这样的合并难度就小很多了。然而这会使得合并记录不可查。 所以,当碰到类似问题的时候,考虑两次合并的可能性。

关于雅安

Apr 22,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雅安地震好几天了。之所以今天才写,是因为我不大愿意消费雅安。再晚几天,大概也没人愿意看了。所以,大概就这几天。 看我的博客的人,相信都看到了我前面几篇的四川行。我贴的有点晚,不过时间是今年过年前,地点在本次地震所在地雅安向西50公里的位置,泸定下方的海螺沟。我们在来回路上还经过了雅安,在那里吃了顿饭。因此有人一说雅安地震,我当时就一惊。 当死亡突然发生在身边的时候,是非常惊悚和震撼的。如果我们早就知道,我们就不会流泪了。像我在某部纪录片里面,看到的一位植物人家属。当人走的时候,家属都很平静,近乎麻木。他们说,我们的泪都流干了。但是如果你认识的某人,在壮年突然去世。你才会悚然一惊。原来生命这么脆弱,原来死亡离我们只有一线之隔。 是的。我之所以要说这个,是因为我忍不住的想。如果我们晚去半年,或者地震早发半年。我们是不是也要砸里面?好像很有可能。我看到很多旅行者砸在了那里。 大概在三年前,我得了一次急性牙髓炎。医生没查出原因,患处也不疼痛,所以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以为是三叉神经痛。那一阵子真是痛的死去活来阿。在牙齿拔神经后,感觉顿时轻松了很多,觉得好像重生一样。由此我也悟到了一件事情,及时行乐。我们总是为一些奇怪的理由,阻止自己做一些真正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今天拖明天,明天复明天。拖到事情黄掉,或者在某个时刻戛然而止。这是何苦来哉。 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的话,还是快点吧。 另外一个关于雅安的话题,就是我们能做什么。我首先声明一点。我不信任中国红十字会。 当然,这不代表我赞成直接捐助。相信经过这么多次网络直接捐助事件,大家都应该领悟到,直接捐助给对象,会有很多问题。对方是不是真的需要帮助,有没有人比对方更需要帮助,对方的钱是不是花的到位。这些问题都非常专业。帮助别人,不是把钱随随便便的一丢就结束的。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丢下钱就什么都不管的行为并不是帮助,而是打发乞丐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当然,如果那就是你的目的,我也没什么好说。 作为一个解决方案,有一些专业的机构,会帮助我们来捐助和慈善。就像我们需要买啤酒,于是有了酒厂和超市。我们需要买鸡蛋,于是有了养鸡场和菜场一样。我们希望在慈善方面有专业机构,解决上面说的一些问题。是不是值得,是不是需要帮助,需要何种类型援助,应当如何处理,等等等等。我们提供帮助,物质上的,金钱上的,精神上的。他们解决问题。 当然,既然是专业机构,自然需要开销。酒厂,超市,养鸡场和菜场都不是免费的,为什么慈善机构一定是免费的呢?很多人在公司里常说的一句话是,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其实他们错了,慈善机构也不是免费的冤大头。做好事也要钱呐。 现在问题来了。即使我相信慈善机构可以判断哪些人更需要援助。但是慈善机构本身也需要钱运转,而帮助对象也需要钱。在这两者的竞争上,我还没有天真到相信人性的光辉可以照耀每个角落。如何保证某笔钱是被慈善机构是合理的运用了?如何保证他们不会倾向于更多的花费在一些无聊的地方,例如职员(姑且叫做职员吧)的生活改善。修建更漂亮的大楼,并解释说这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捐款者? 作为一个必备条件,捐款公示和账目公示是必须的。作为捐款者,我们可以核对我们的捐助是否被统计了。作为受惠者,自然不会承认没有得到的帮助。由这两点限制,我们就可以清楚慈善事业的运转是否有问题。如果我觉得有问题,我可以用脚投票,再也不给他们捐钱。 呐,现在问题更大了。中国红十字会名义上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下属机构,但是却不受其直接领导。而中国红十字会的资金是不公开的。 好。你说你是一个专业机构,我信你。你说你可以解决我在救助中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信你。结果你告诉我,你连账目都处理不了。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可以公平的分辨谁需要帮助,协调社会力量救人于水火?就像一个瘫痪的人说,我可以飞。谁信。 和直接捐助比起来,我觉得这种自相矛盾更加不可信。所以我不相信中国红十字会。 但是更大的问题是,在中国,面向非特定对象的募集在理论上是违法的。直接在街头弄个箱子写个捐助,在某些地方被认为是不可信的,而在中国就直接被定义为非法。与此同时,非慈善类NGO很少,很难注册。这使得中国慈善里面充满了各种公司法人。真的想做事,但是却搞不定NGO注册的,只能注册公司,同时开增值税发票交税。这很讽刺,因为你交了个人所得税后的收入,要进行慈善竟然还需要缴税。而在某些国家,慈善NGO开的发票是可以抵税的。因为社会救助是政府的任务之一,而税收是为了使得政府可以执行任务。既然你为政府的任务目标做出了贡献,自然应当少缴纳对应数额的税收。就如同你上缴了税收,然后被再分配到了慈善机构一样。只是你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力。 与此同时,也不排除很多人,注册了公司外壳来做一些手脚。大家知道慈善机构是组织性组织。他们不会自己生产帐篷,自己培训医生,自己教育小孩。他们需要在社会系统中兑换相应的资源。这给了一些人机会,将低价资源高价卖出,这是最常见的,甲方腐败。另一种常见的情况是,某些人拥有广告资源。从市场运转角度说,投入广告可以获得收益的行为,和普通市场营销没有任何区别。于是在集资问题上,又可以将渠道卖给广告商,从中获得回扣。这是不怎么常见的,乙方腐败。如果是盈利型公司,公司的所有者或者理事会自然会检查这种问题。但是对于一个不透明的非盈利机构,谁来担这个责任呢? 甚至,从行政和金融工程的角度来说,可以将行使慈善的权力拍卖(NGO许可证),或者是利用慈善价格随事件大幅波动的特性进行杠杆套利。当然,这个套利很难,而且杠杆化更难,所以这也是今天我还没听说这种事情的原因。但是如果我们放任情况失控的话,慈善企业上市,乃至慈善期货进入期货市场这种荒谬的事情都将不会让我觉得惊讶。 所以说到我们可以做什么,我觉得很悲伤。我们捐给红十字,有问题。直接捐助,也有问题。我们不去了解灾区,麻木。我们希望了解灾区,使得记者一拥而上,消费。我们不能不做什么,却又做什么都错。 最后,关于去四川和西藏旅游。我得说,前方高能,快去快回。。。

关于微信信令问题的补充说明

Apr 15,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上次说的扯淡,不是指技术细节,而是商业讨论。技术细节上,我相信心跳一定是会对网络带来负担的。 空口无凭,我们就用上文给出的几个数据来计算一下。按照用户花10元计算,看看商业上他可以得到什么,得到了什么。 ayanamist告诉我,他们那里流量计费大约是10元30M,上海这里我用的比较多的是8元80M,我们按照10元100M计。我找到联通数据流量的最低购入费用是35元/1G,合10元250M。 假定我用10元100M套餐,在手机上使用微信。微信的心跳相当于5分钟连接一次服务器。这个比联网使用当然消耗更大。但是,请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移动运营商可以接受10元250M的用户,但是无法接受10元100M的用户一天连接300次服务器?也就是说,一天连接300次服务器的成本比2.5倍流量带来的负担还重? 我的判断是,还是2.5倍流量的负担更重。微信真正的问题,还在于他动了利润更加高的业务——短信。也就是说,我认为,移动运营商可以忍受一天连接300次服务器,但是无法忍受高收入业务被边缘化。 作为佐证,我提出了下面一个概念验证。如果我们使用数据网络打电话如何? 当我们需要给对方打电话时,使用短信呼叫对方上线(作为thomas提出的体验问题的回答。app自动发送短信和接收回信,用户无须手工),然后利用数据网络拨打电话。这样每次接通双方都需要0.1元短信费用,和每小时2元的数据流量费用。当然,对于某些特殊区域,有电话无网络的时候,或者紧急情况下,使用普通电话呼叫。 我测试了微信的语音通话功能在3G下的效果,比普通电话略差,但是基本可以接受。如果我们可以如此操作,就可以免长途和漫游费用,低成本的进行语音通话。这个模型没有任何心跳压力,流量的使用也和普通3G类似。移动运营商可能接受这样的一种方案么? 怎么可能。真发生这种事,移动连讨论都没有就直接禁用这套服务了。

从微信和移动的官司说多网融合

Apr 11,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多网融合这几年 在02年左右的一堂多媒体课上,我和老师就讨论过多网融合的题目。当时我们提出了很多不同想法,有的实现了,有的没实现。 固话业务废弃。这点已经基本实现,但是不是因为IP电话,而是手机。我们原本的预期是价格低廉的IP电话系统覆盖到家,和传统PSTN电话业务结合。IP电话系统内部收取内部价格,和PSTN互相拨打收取外部费用。从实现来看,IP电话系统不接受拨入,这个直接导致了IP电话系统和传统PSTN无法互通,从而根本没有生命力。但是手机和固话互通是没问题的,而且价格和固话相仿。这些年来,我已经很少看到家庭固话了,只有企业还在用(因为大量拨打的情况下,固话还是相对便宜一点)。 电视业务废弃。这点也基本实现。不过不完全是电信覆盖电视,电视自己也在做机顶盒和视频点播。从目前来看,两家的情况差不多。但是从趋势上看,小米盒子,或者其他第三方机顶盒卖的更好。整合国内各大视频网站,提供了非常好的电视点播资源,而且近乎于免费。 传统金融领域废弃。这点还很长远,但是趋势已经见到了。以前我们一起吃饭,结帐时都各自付款。现在都是一个人付款了然后支付宝还账。反正每个月也是要交水电费的,不怕钱进来花不掉。再后面,如果支付宝的安全性更高,我想大额转帐,理财投资等传统银行的高增值业务也是会出现的。唯一不可能复现的是高贷低存的利息剪刀差。 移动业务废弃。这个是在04年左右,我和一个朋友讨论的问题。移动当时数据流量还是0.01元/k。我当时就在考虑,1K数据足够发送和接收一条短信了。如果短信走数据流量,岂不是比0.1/条的短信更加便宜?结果10年不到,印证了我这点简单的想法。移动流量的价格已经低到3.5元/100M了,不但短信的价格已经低到忽略不计,而且已经足够承载一些多媒体业务,包括图片,语音,甚至视频。 移动的价格 微信和移动的官司,其实就是移动传统业务和移动数据业务的冲突。移动传统业务是非常贵的。我在07年时请教过国外的朋友,他们一个月125美金(对他们的购买力来说,大约相当于我们的250-300人民币),拥有4M宽带接入,有线电视接入随便看,2路有线电话,一个手机。有线电话和手机在同一家公司内的互相拨打是不要钱的(我怀疑还有同一个地区的限制),跨公司拨打才收费。也就是说,他们的大多数服务,一个月只要125美金就可以cover。而且这还是07年,这些年还要便宜。对比这种价格,我们短信的价格呢?0.1元/条,而且10年不变。你还觉得他很便宜? 再说传统建设问题。在高速公路收费问题上,常有人持有这么一个观点。中国的高速路收费是因为中国很多路都是新建设的,美国都是建成数十年的。我先不说这点的核算问题,单说这个情况在电信领域是否存在。你真的觉得美国会提前中国10年就把高速链路建好了?目前在用的一些高速链路系统,路由器,光纤系统,可能从实用化到现在也只有10年而已。10年前,任何一个国家所部署的设备都不可能承载今天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信息系统的更新换代是很快的,你不可能指着美国说,他们便宜是因为他们历史上已经建设好了。 一个可以理解的原因是,电信设备的价格在世界范围内是差不多的。如果把这个命题转换为“电信带宽的售出价格在世界范围内差不多”,那么美国的125美金到中国可就相当于800人民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之所以这一点不完全正确,是因为中国的人工成本只有美国的几分之一。 微信有多少可能跑在非移动数据上 我们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微信是不是一定要跑在移动数据业务上?既然移动说,OTT业务会严重影响他们的网络,微信是不是可以跑在别的什么上面? 其实我们都知道,如果你在城市里,微信80%的时间都不是在移动网络上运行的。你在家里,家里有无线路由器。你在单位,单位有无线路由器。这年头无线路由器和智能手机都基本成了标准配置,有不奇怪,没有才怪。移动数据网络所需要支撑的,就是你离开家里,公司,咖啡馆的这几个小时路上时间。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干脆把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忽略不计,让微信直接跑在宽带数据网络上算了。而是说,微信对移动网络的依赖,并没有我们想像的严重。这种不严重,并不是我们不想依赖,而实在是依赖不起。 3G之殇 中国的3G,大概是世界上最扯的3G了。撇开中国自定的鬼扯标准不说,撇开中国3G的奇葩速度和覆盖率不说,最让人诟病的,就是中国3G那奇贵无比的价格。 电信宽带的价格是20M下行220一个月。按照一天开4小时,一个月开22天计,电信一个月可以下载773G的数据。我们打个折扣,假定只下载了220G。那么电信的价格是1元/1G。 移动当然没法和电信比,因为移动数据业务更加复杂。你看,手机费用一般都比固话要高一点,对吧?但是无论技术上基于什么理由,只有价格相近,才能有相近的竞争力。手机通讯价格是0.2/分钟的时候,对固话并没有构成致命影响。当这个价格下降到0.12/分钟的时候,才对固话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同样,3G要得到广泛的使用,至少价格要接近于这个值。那么现在移动宽带的价格是多少呢? 根据贝壳调查得到的最低值,35元/1G(2013年4月),这还包括上传数据。电信的计算中,我们还没算上传数据量。因此,在移动的价格下跌穿5元/1G前,不用指望和电信竞争。这至少要下跌7倍。 而这里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如果流量价格真的下跌这么多,移动和联通是不是吃得消。因为上面我说了,传统业务是非常赚钱的。如果降低数据业务价格,那么传统业务就要受到冲击——你们都不会用电话和短信,而用微信去了。而如果流量价格不下跌,移动又没有办法在数据业务上和电信竞争。 所以中国的3G才出现一个奇葩局面,做3G的公司拼命在做,又不把价格降低下来做到实用。同样理由,移动才希望对OTT收费,而不是直接禁止掉OTT。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流量价格和电信竞争的同时,又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传统业务。 心跳是个扯淡理由 首先,如果心跳会造成影响——那就不要搞心跳好了。微信改为上线离线模式,激活后就一直走数据。这和普通浏览器的行为相一致——我以前可没听说过要向浏览器收取什么额外费用的说法。 其次,如果移动运营商管OTT收费了,真的能阻止人类利用OTT业务么? 别搞笑了。用户的行为哪里受软件供应商管束。我租一个小的VPS,在上面搭建一个小的系统,利用UDP和手机通讯,把上面的交互转发到QQ上。移动对这个系统有什么办法?你可以关光所有的OTT公司,但是你能约束用户自己搭建的系统么?要阻挡心跳信号造成的压力,只有对用户收费才是有效的。对软件供应商收费管个P用。 最后,移动运营商自己心知肚明,收费真的是因为心跳信号造成的压力么?网络领域有一个普遍现象,就是随着压力上升,服务质量逐渐下降。如果心跳信号造成了很大的压力,那么会出现的现象是。随着微信的使用人数上升,移动接入服务的质量会逐渐变差。虽然信号是好的,但是数据却传不过来。 趋势 其实我很好奇,虽然电信阻止我们自己建立IP电话系统,但是为什么电信自己不使用IP电话来提到传统PSTN电话网络呢?毕竟成本比较低廉。目前电信的长途还是加拨才有IP电话的,而拨入领域,就没见过IP这东西。 估计再过几年,电话就会彻底死绝。即使在企业领域,IP电话也比普通电话省钱多了,而且很多业务是可以接入到手机的。到时候,除了老古板,没人愿意守着一台不能移动的电话。 视频分享网站涉足电视业务。这点是不可持久的。漫画界已经在整版权了,相信电视界很快也会跟上。到时候各大电视剧的版权都是受限的,说不给你放就不给你放。这样弄的话,视频分享网站倒是能活着,不过只能叫苟延残喘。 但是视频分享网站不一定会死。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到是,这些网站替代了传统电视的渠道,将内容送到千家万户。到时候电视台会变成内容的生产者,而视频网站只是内容的传递者。 移动接入之战,搞不好赢家是电信。这种奇葩事情大概只会在中国出现。如果电信把wifi的覆盖率提到足够高,覆盖大多数大街和地铁,公交(尤其是车厢内部),你很难说wifi不会最终赢得大家的拥戴。wifi的参数比起无线来是不算太适合做移动数据传递——他的传递距离在100米以内,不能在医院附近使用,而且最关键的,在两个AP间移动时还会出现断开重连现象。但是wifi的优点是足够便宜,1G的数据大概只是1-2元。据贝壳最新得到的消息,电信自己的流量套餐已经出现6元1G了。这个价格足够把移动和联通统统直接踢出局。 金融领域,作为中国监管最严的领域,是很难很快出现改变的。其实从技术上说,从各大ATM里面直接提出支付宝帐号上的钱,或者存款进去并不是难事。使用NFC技术进行近程小额资金划拨也是非常容易的。再不济也可以推出支付宝信用卡,通过卡片消费支付宝中的资金。这足够使得支付宝成为一家银行的替代品——我们不需要银行。发工资直接发到支付宝里面,我们直接上网购物,交水电煤甚至房租,通过手机进行日常付款,从ATM里面取款或者汇款给朋友。为什么我们还需要银行呢?对此,估计银监局和各大银行都会严防死守,阻止支付宝的落地。

什么叫做网桥

Apr 8,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下面简述的只是linux下的brctl创建出来的玩意,和网桥的学术定义什么的没有关系。 想像你有一块网卡,接上网线,OK,能上网了。 现在,你有一台物理的机器,和一台虚拟机,都需要上网。但是网卡和网线只有一块,怎么办? 如果你能够物理的触摸到虚拟机,你也许会这么干。 找一个交换机来,把物理设备的网卡用网线连接到上面,把虚拟机的网卡连接到上面,再把外网网线接上去,OK,齐活了。 brctl创立出来的网桥就是这么工作的。 你原本的物理网卡,例如eth0,我们直接为他分配IP,进行通讯。结构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system -- eth0 -- network 接入网桥这个假的交换机后,eth0依然负责向外通讯,但是没有自己的IP了。网桥和宿主所在的机器的连接叫做br0(或者br1,以此类推)。 system -- br0 -- eth0 -- network 然后,我们可以为这个交换机接入很多的设备。 system -- br0 -- eth0 -- network | vethXX | virtual -- eth0 / 其中,eth0和vethXX是一对设备。一个在宿主里,一个在虚拟机里。互相连通。 所以,当虚拟机发生通讯时,eth0上可以看到数据流,但是br0上看不到。而如果虚拟机和宿主通讯时,eth0看不到数据流,br0上可以。

四川行 - 重庆

Apr 2,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成都-重庆 成都到重庆的距离不算远,大概就是上海到南京的距离。然而特殊的是,由于四川多山,因此路途上不断的上坡下坡。坐在车里会感受到强烈的压耳反应。某种意义上说,比坐飞机还难受,尤其对某些对压耳有一定抵抗的人来说。因为飞机上,气压的增加只有一次,减少也只有一次。而动车上,气压的增加和减少是多次的。每次当你习惯了,气压马上又发生变化。所以非常难受。 不过对于贝壳这种自然调节耳压的人来说,潜水都没事,何况这点小场面。 火锅 重庆的火锅和成都的非常类似,但是没有味道那么重,和上海吃的重庆火锅大同小异。 大足石刻 这次去重庆,一个主要的景点就是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是四川这里的一个苦行僧,赵智凤师傅,花了70多年时间所建的佛教摩崖石刻。石刻最著名的地方,就是千手千眼观音像。普通的千手观音像,不过是20多只手而已,所谓千手,是虚指。而大足石刻的千手观音像,足足1000多只,以孔雀开屏的姿态占满一面岩壁。即使我们去的时候正在修整,也给人非常大的震撼。 其他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一天的时间,三小时多的往返,其实只为了看这尊观音像一眼。 洪崖洞 洪崖洞是民俗景观购物街。整个街区原来是一个吊脚楼区,后来拆迁重建,在原来的房子上建的一组商业街区。 整个街区很特殊。因为建筑沿着山体修建,所以重庆本地人说的入口,其实是在11层。街区紧贴山壁,只有9层和4层可以见天,其他层都是全封闭的。你可以大致认为他是一个靠着山修建的4层的建筑,在建筑的上面,留出一条巷子的宽度,然后其余的屋顶部分,和岩壁凹进去的部分上,又建了一个5层的建筑。然后又是一个2-4层的,最上面的部分在山崖上面形成冒顶建筑。 而最底下的1楼外面,是一条加出来的马路。之所以说加出来,是因为这里的山体宽度本不足以修路。于是在山体外打桩,把桩脚打入嘉陵江内,撑住外侧车道。这样才形成的一条马路。从感觉上看,颇似上海的高架路。但是由于桩脚都在江上,因此成本远比高架来的高。 从样式上看,整个洪崖洞气势磅礴。里面有很多吃的和好看的,建议去重庆的人可以去看看。 瓷器口 瓷器口是个千年古镇,上面都是各种商家。 如果你能看到贝壳的照片的话,就应该知道,贝壳是不推荐节假日或者比较繁忙的时候去的。因为这次贝壳去的时候,巷子居然塞住了。贝壳头一次见到这么惊人的场景,4人并排的巷子,由于人太多,由没有次序,居然全部塞在巷子里,出不来也进不去,动弹不得。不过巷子里有不少好吃的,所以还是可以跑一趟的。

四川行 - 成都

Mar 29,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赖汤圆,夫妻肺片 回到成都是下午三点,我们要找酒店。站在冷飕飕的大街上打电话找酒店不怎么像话,我们就在隔壁的赖汤圆里面吃点东西,顺便订酒店。 这家赖汤圆在春熙路总府路交界处,挺特别的,芝麻汤圆居然要沾麻酱。凉粉一点都不凉,反而是热的,还浇上辣椒油。喵和我说的时候我笑她,谁说凉粉一定要是凉的。那虎皮青椒是不是要打只老虎,夫妻肺片是不是要找一对夫妻杀掉阿。谁知道她突然想起来说,隔壁似乎是夫妻肺片总店,去吃吃看? 夫妻肺片还又总店?你不怕被当作原料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家的夫妻肺片小贵。一小盘要了我们38。味道也只是一般,我们吃不出和其他地方的有什么区别。 结论是,大家不妨去吃吃赖汤圆。夫妻肺片就算了,尤其是夫妻一起去的话。。。 盘飧市 晚饭我们在剧院旁的盘飧市吃,据说这家是老川菜馆。味道不能算顶好,但是一定正宗。 本来我们对卤肉锅魁很有兴趣,结果他家卖光了。据说每天下午开卖,不久就全光了。没办法,我们点了一个卤水拼盘,一个青椒回锅肉,一个开水白菜。总算开水白菜也是川菜中的名菜,吃来过过瘾也好。 卤水的质量不错,不过没有什么太大的特色。青椒回锅肉的青椒很奇怪。吃到嘴里不辣,但是我记得这个味道我有印象,晚上肚子一定会很惨。要是不服,你大可自己点来吃吃看。开水白菜贵的很,一道菜要48。据说是用高汤一遍遍去浇这个小白菜,所以最后白菜熟而不烂,味道鲜美。盘飧市的开水白菜吃起来很不错,高汤味道也很好。至于其他,我就说不出什么了,有机会自己去吃吧。 川剧 盘飧市的隔壁是锦江剧院。原价180的票,我们在酒店楼下找中青旅的人买,只要138。 这里的川剧是改良川剧,里面混入了很多元素,比较适合外行人看。古典川剧“三英战吕布”,“顶灯”,武行的翻跟头和璇子(会武术的明显能看出舞台风格的武术),现代舞台艺术的芭蕾和空中芭蕾,现代杂技和魔术。当然,不可缺少的是川剧的喷火和变脸。但是作为改良和混合的后果,各种元素没有很好融合,剧情很零散。看的出主线,但是不连贯。大概假以时日继续改良,这些问题都能得意修正。 反正听不懂四川话的外行人也能看懂,138是小贵,但是值这个价。 说句题外话,最后所有演员出来谢幕的时候,男主角下了面具出来过一次,很帅哦。 串串香 从川剧出来,晚上在盘飧市没吃饱,就在隔壁的玉林串串香吃了宵夜。 10块锅底,大串1.5,小串0.15。我们两个人吃了近20道菜,只花了40多。吃的下,不算贵,味道也很好。 龙抄手 早上出门,去春熙路的总店上吃的龙抄手。 主要是龙抄手,钟水饺,甜水面三种。龙抄手味道鲜美,但是和其他两道合起来吃就容易被抢味道,有点可惜。钟水饺吃起来是辣的,后味是甜的。四川的水饺是三角形的,形状很好玩。甜水面是用花生和辣油调和的面条。也是吃起来辣,后味甜。 浣花溪 我们在成都最先去的景点是浣花溪公园和杜甫草堂。据说杜甫在浣花溪旁结庐而居,到今天就是浣花溪公园和杜甫草堂两个景点。 浣花溪公园是免票公园,论园林景观只能算中上。和广州烈士陵园比植被不够茂盛,和江南林园比又不够精巧。比上不足,比下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这只是浣花溪公园本身。若是加上杜甫草堂的名头,就足可拉开其他公园一大截。可惜杜甫草堂居然是收费景点,收费60。我站在门口看了半天,看不出什么值得看的东西。基本是复建园林。如果是复建园林,还不如在外面看看浣花溪就好。 宽窄巷子 浣花溪出来,我们去了宽窄巷子。两者相距很近。 着急去宽窄巷子的原因之一,是我的肚子不堪成都这几天的麻辣,闹肚子要上厕所。另一方面,则是饭点到了,顺便吃个午饭。我们在点评上搜到一家叫成都映象的,据说不错。进去后,点了个椒麻鸡,麻婆豆腐,泡脚风爪,味道都很不错。椒麻鸡用料很足,一吃整个嘴里都麻了。还有一个红糖糍粑,甜甜的很好吃。其他几道都没什么特色,我记不住,也就不说了。 吃饭的时候有两件好玩的事情。一个是我们等菜的时候,来了一个掏耳朵的,要价60。据说掏耳朵是成都文化,我就试试看咯。感觉还真不错,挖耳勺深入进去很深,我平时不敢碰这些地方。掏耳朵的时候略痛,据说是因为我耳道不是很干净的原因。掏耳朵的人手里有个丁零当啷的家伙什,我本来是以为以前招揽生意用的。结果清理耳道的棉花在里面掏到一半,她拿那个家伙什在铁棒上一阵敲。我耳朵里面清楚的听到一堆的叮叮当当,滋溜滋溜的声音。掏完之后还有捏骨,耳朵听东西清楚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还有就是他们酒店居然还有表演。在我们吃饭的地方旁边,是个小天井。下面是一个戏台,叫窄天井剧院。当天节目有川剧顶灯,变脸,京胡,扬琴,评书。顶灯和变脸我们都在昨天的川剧里看过了,不过这里看的是更加原始的版本。京胡,扬琴和评书是头次看到,还不错。有兴趣的可以去他们家吃个饭。早点去,一定要坐在戏台对过或者天井旁的小桌上,才算看的真切。 文化公园 宽窄巷子离琴台路只有500米左右的距离,我们直接走了过去。琴台路到头就是文化公园,隔壁就是青羊宫。同样,也是60门票。我不算是正宗的道教信徒,所以就没去。 文化公园里面有很多桌子,屋子里面也是很多桌子。我们去的时候天气阴冷,外面没什么人座。屋子里面一大群老头老太太在打麻将。想来若是天气晴好,外面也是和里面一般景象。麻将也算是四川的一大文化特色吧。 锦里 最后一天早上,我们多睡了一会。起床后去的锦里。锦里在武侯祠旁,和宽窄巷子很类似,都是旧城改造的商业街。不过比宽窄巷子大一些,也好玩一些。 我们在锦里吃了成都名小吃,三大炮。说白了,就是糯米团子,裹上黄豆纷,放在红糖水里面。吃起来软懦香甜,味道很好。之所以叫三大炮,是因为揪出来的团子要砸在台子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锦里这里还有一个张飞牛肉。是用花椒,八角,茴香烧熟的牛肉。我们去的时候刚刚出炉,买了块热的,切开,现买现吃。香是很香,味道不错,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下酒菜。想想张飞的脾气秉性,也就释然——若是冠上他的名头,不是下酒菜才奇怪了。 张飞牛肉的特色不在牛肉,而在他们的活人广告。他们找人画上张飞的脸谱在那里叫卖,也算是一大特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