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西藏行——一到四天(拉萨,林芝)

Sep 10,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第一天很无聊,下了飞机,坐大巴到了市中心。换三轮到喵的大学同学的店里。吃两顿藏餐,一天就结束了。 高原反应并不是很强烈,主要就是嗜睡和偶尔的头晕。 午餐没啥好多说的,晚餐比较不错。我比较推荐土豆烧羊排,里面放了孜然,很好吃(至少比较符合我们的口味)。木耳有点辣,味道也不错。有一道特色黄瓜,往黄瓜里面灌酸奶和蜂蜜的。这道的黄瓜有点生腥气。喜欢的人可能觉得不错,我觉得味道重了点。这里还有酥油茶。我们点了两个人的份,结果完全喝不完。最后被我灌进暖水壶里面带着跑了。 第二天开始,我们就出去玩了,第一站是林芝。一方面这是个经典线路,时间恰好。另一方面林芝海拔2000多,容易缓解喵的高反。 从拉萨到林芝的直线距离是200多公里,路上距离是400多公里。在西藏地区限速40-50公里,所以要开8-10个小时。师傅让我们路上玩几个景点,吃个饭,开的时候就快一点。西藏这里的限速很有趣,并不是在路口布置测速装置,而是在路上部署检查点。到一个点盖个章,如果下个点到的时间比预计的早,那就是超速了。可是我们一路走一路玩,顺便休息和吃饭。所以行驶速度还是很快。 一路上有这么几个景点:米拉山口(5100米),中流砥柱,巴松错,卡丁沟。米拉山口和中流砥柱是路过的,卡定沟是我们回来时玩的。其余还有几个小景点,看不看都无所谓的。 我们在去的路上去巴松错看了一下。非常坑爹,强烈建议去掉这个景点。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湖,和纳木错差的很远,却要价165(纳木错只有80)。到了八一镇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看了一下鲁郎林海。结果在色季拉山口(4700米)看到大片的云雾。最后决定还是不进去了,反正这样景色和外面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林芝的核心景点其实只有一个,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南伽巴瓦峰。南伽巴瓦高度其实只有7700多,但是林芝海拔只有2000出头。两者落差高达5000米以上。大峡谷观景台又离两者只有5-10公里的距离。在大峡谷观景台俯瞰大峡谷,仰望南伽巴瓦,几乎都是30度以上的仰俯角度。面前婉如横卷着一副名为自然的巨画。 我们看雪峰的运气好像一向不怎么好,贡嘎山只能看到半边,玉龙雪山更是什么都看不到。南伽巴瓦也是,等了一个多小时,只能看到半边。当地人说,最佳观景时间是4-5月,如果有闲暇的朋友不妨挑这个时间来。 如果是自行徒步,就不要像我们这么玩了。最好的是走到直白村,然后住下。 另外特别提醒一下,大峡谷这里可能有当地人和司机介绍你逃票。说的挺不错,只要从外面绕一下,五六分钟就好。事实是五十六分钟都搞不定,要走过大片的农田,从河滩上涉水而过。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参观时间的限制。如果是普通购票者,大巴开到一个地点,然后下车参观,到时间就让你上车去下一个景点。当地人带你就比较没有这种问题,所以我们得以在观景台上等上一个多小时。 林芝美食不多,我只提一下石锅鸡。石锅鸡以鲁朗为佳。简单来说是以石头锅子做火锅,里面放上松茸鸡汤。先喝汤吃鸡,然后再涮一些料进去,和火锅颇为类似。松茸不愧是菌菇之王,味道鲜香无比。就是价格比较贵,我们五个人吃掉了一大锅石锅鸡,花了400。 回来的路上有个叫做卡定沟的景点,目前路还没有修好。但是这个景点是比较值得看的一个。门票只有20一个人,里面有一个瀑布溪流,景色还算不错。不能算多好,但是性价比颇高。 三天林芝行,总共每人2100左右。普通轿车,司机车费900。住宿300一间,四个人要负担司机那间,一人450。巴松错门票165,雅鲁藏布江门票290。路上吃饭餐标大约都是50,只有石锅鸡那餐是100,因此五餐总计300。我们节约了点,所有不算其他消费(例如买水,零食,氧气)2000一人。如果全套按照标准来,可能要到2200-2400。

台湾行——第八天,台南

Aug 17,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可怕的早餐 台南的鱼肠是我吃过的最可怕的早餐。别误会,并不是说难吃。相反,鱼肠非常好吃,鲜而不腥。通俗点说,就是鱼的内脏,在杀的时候挑出来马上去煮。说可怕,是因为必须现杀现煮,才能没有腥味。所以店家只在早上5点半开卖,卖光就没了。所以要吃鱼肠,需要5点起床才能吃到。即便如此,还有无数本地吃客在那里排队。我们头一天45分到,已经没了。 这次的鱼肠是15分出门,30分到店里。7个人,4份鱼肠汤,2粉干煮鱼肠,基本通杀了店里所有的存货。鱼肠吃的时候要注意,鱼内脏里的胆是没有取出的,所以如果不挑出来吃的时候会有点苦。而鱼肠的肝很柔嫩,稍微用力就会破碎。大多数鱼肠的汤在吃完后都是浑浊的,就是因为肝脏破裂后形成的。我一顿吃下来汤居然还清澈透明,不得不感叹洁癖救天下。 另外,鱼肠不是很好消化。我6点吃的鱼肠,知道10点还在肚子里面翻滚,什么都吃不下。吃了雨苍弟弟拿来的胃药,又走了一阵才好一点。所以如果是新手,最好几个人点一份鱼肠比价好。一方面以防有人不吃浪费东西,另一方面以防消化不良。还有一点就是大家抢的都很辛苦,留点机会给别人比较好拉。 台南深度游 今天雨苍去台北演讲,由雨苍的弟弟找他的一位朋友带着进行台南深度游,jserv也过来玩玩。 台南在台湾是以古迹和美食而闻名的城市。明延平郡王郑成功在台湾开府,就是在台南和高雄(安平和打狗)。一直以来台南一直是重要的政治和贸易中心,直到日据时代,才在台北建立行政中心,使得行政职能北移。雨苍的弟弟介绍说,台南人喜欢吃甜是其来有自的。在以前,台湾没有糖工业,吃糖全靠进口。因此只有贸易中心,有身家的人才吃的起糖。那时请人吃甜食就和我们现在戴机械表一样,是一种炫耀身份的象征。也因此,台南人的脾气有点自傲,和现在的上海本地人很类似。 就我所知,很多台湾人祖上都是从大陆过来的,时间基本都是清朝。所以说台湾本地人,基本就是两类,汉族和原住民。汉族指的是清朝从大陆迁移过来的闽南居民,而原住民则是在此之前在本土居住的高山居民。前者的语言基本是闽南语,而后者则是原住民语言。这些语言非常冷僻,而且和汉语根本不是一个语系。闽南语属于汉藏语系,而原住民语言属于南岛语系,和马达加斯加的居民属同一个语系。 再往后,从大陆败退过去的国民党军队各地人都有。当这些军人退役后,他们的后代就逐渐形成一个个眷村。这些眷村大部分在台湾北部,而这些人则被本地居民称为外省人。眷村出来的人中有不少人颇有成就,其中的佼佼者就有邓丽君。他们的方言就比较复杂,有山东话四川话等等都有。当然,国民党曾经推行国语教育,因此目前台湾通行的是国语。在台北街头随便拦住一人,用普通话就可以无障碍的交流。然而台南就基本做不到这点。 当然,比较讽刺的是。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在日据时期后,台湾就逐步发展成糖和米业的重要基地。。。 我们的周导很专业的拿出一份清朝时期的地图(天呐),然后开始解说各个门。介绍的顺序基本是按照原本的几条溪流来的。当然,这些溪流现在都已经被填上消失不见,然而溪流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道路的走向和房屋的朝向。当然,说是这么说,然而介绍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基本失去了方向概念,就是不停的走,吃和看古迹。所以我就跳过古迹的细节介绍,反正大家去台南一定会去赤坎楼(就是附近有很好吃那家锅烧意面的)和安平古堡,其他说了你也分不清在哪。我还是干脆介绍美食好了。 第一站到的是一家十八卯茶楼,这个茶楼是基于日据时期柳下食堂改建而来。柳拆字为十八卯,因此就作为茶楼的名字。茶楼的二楼是茶文化博物馆和分手博物馆(??)。我们绕到后面,到老板开的另一家茶楼里买了点茶喝,果然很不错。 后面我们就去吃黑白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解释,大概就是各种东西用水汆烫过后直接装盘上桌,沾各种酱来吃。我们还去隔壁买了柠檬红茶来喝。台湾这里的红茶都很灵,连夜市放在大桶里面随便放来喝的红茶都很好喝。对比起来,大陆这里的红茶就都不怎么像话了。 后面我们去吃虱目鱼鱼丸做的羹。比起鱼肠来,这个对普通人更容易接受一些。鲜而不腥,而且,不用早上排队。 台南地理游的最后一顿是以江水号做结。这家冰店貌似很有名的样子,据说他们夏天做冰,冬天做丸子汤圆。我点了一碗凤梨冰,端上来看着好像一堆冰上面淋一勺糖水,和照片上相去甚远的样子。不过翻起来可以看到底下有一大堆菠萝,还是很有料的。更关键一点是,冰不够吃随便加。。。 天文台 吃过冰,台南的导游小周和jserv就各自回家了。雨苍的弟弟又带我们去南瀛天文台参观。台湾其实并不是很适合做天文研究。一方面人员密集,光害严重。另一方面山地不够高,热扰动严重。不过最麻烦的是会有大陆吹来的雾霾。。。 在天文台,我们看到了两台专业级的天文望远镜。一台是25厘米口径的,一台是30厘米口径的。其中25厘米口径的天文望远镜可以直接接thomas那台2W多的专业相机,号称thomas接到过最碉堡的镜头。 雨苍弟弟的同袍就在那里当志工,而且是全家都去当志工,这点让我很惊讶。因为一般理解上的志工都是业余时间参与活动,或者根本以学生为主。既然是同袍,那就不会是学生(因为要毕业后才会去当兵),当天又是周五。而且全家一起。让我颇为感慨台湾的社会力量。包括COSCUP,里面居然有上百名志工参与,而且很多居然是女生。后来公布出来的消息,这次的总召居然还要面试志工。我们办PyConf的时候,基本就是几个老油条撑全场,参展的游戏公司派几名妹子支援了半天,就这样了。别说面试,根本是人都找不够。 和鸟哥碰面 去完天文台,我们跑去旗哥牛肉汤和鸟哥吃饭。一般来说大陆玩linux的没有不知道鸟哥的吧。结果跑去一看,几个人坐在没有冷气的店里面,一点都不显眼。不由感慨,这才是最高境界的程序员,上的了讲台,下的了夜市,穿上西装像精英,穿上背心像大叔。。。 晚上的续摊 晚上雨苍回来,又抓我们出去吃宵夜。小杜意面和咸粥,中间有买波哥(和清玉差不多)来喝。比起前几天来,已经算是收敛的节奏了。thomas因为洗澡太早,未能参与。

台湾行——第七天,台南

Aug 16,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高雄 起床后我们在高雄吃了早午餐,东西是西餐风格的,内容物接近午餐,量却更少一些。 台南 回台南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吃鸡肉饭。台南这里好像很喜欢各种炒饭,鸡肉饭卤肉饭,都做的很好吃的。相比起来上海的综合海鲜炒饭就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 吃完饭去买清玉和顺天冰棒。清玉是台湾的茶业连锁,卖各种茶饮料什么的。顺天冰棒是一家开超过30年的冰棒店,在一条很小的巷子里,而且雨苍的弟弟说那个冰棒很贵(虽然我一点都不觉得17台币很贵。。。大约就是3.5人民币么)。然而还是能开30年,好吃不好吃你可以自己想象。我吃了一条花生牛奶的冰棒。口味很特殊,真的是花生牛奶的冰,而不是调味塑形过的冰激凌。不知道店家是怎么做出来的。 后面买了一家蜜桃香杨桃汤,实话说我觉得太甜了。我们三个都没动。 晚餐 晚餐是和雨苍家人一起吃的。开始去的那家店没开,就开好远去吃鳝鱼意面。这里的鳝鱼意面偏甜,但是非常好吃。就算thomas这种挑嘴的人也吃的赞不绝口。而且他不吃肝汤,那个汤的味道也很灵,是用鱿鱼,猪肝来煮,味道鲜美。我觉得老板要是把店开到大陆去会直接人气爆棚。不过说说而已拉。 主要的问题在于原材料。雨苍提到过,好的台南老店甚至连分店都开不出来。因为他们对原料很挑。要做好吃的东西,必须和专业的上游买专业的材料。他们这里买个牛肉都是和屠宰商家预约的,5点吃的牛肉汤和8点的牛肉汤味道就会不一样。开个分店都会碰到原材料供应商产能不足,何况把店开到大陆去。 吃过晚餐吃宵夜,我们跑到安平去吃冰激凌。一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冰激凌,口味很特殊。这里居然有——呃——豆腐口味的冰激凌?反正我要了养乐多柠檬和薄荷,小白鼠就让旁边的两只去当。据他们说,豆腐口味的味道还不错。实话说我想象不出拉。 宵夜正餐是虾饼和虾卷。虾饼是台南特产,但是实话说我怎么看着那么像上海的龙虾片呢?而且上海的龙虾片味道还要好一点(也可能是口味问题)。但是虾卷就比较有特色了。虾卷是用小虾和其他材料包成条炸酥,然后切开沾调料吃的。有机会去台南的朋友可以试试。 当天的最后一顿是以依蕾特冰淇淋做结。据说上海也有这家冰激凌,就是很贵。他们在所有需要用水的地方都用鲜奶来替代,因此成本很高,但是味道鲜美。

台湾行——第六天,高雄

Aug 15,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恒春 在垦丁的最后一个早上是以抹茶冰激凌作结的。网络上说我们这家旅馆的抹茶很厉害,所以我们专门吃了一回。好像还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做宇治金时。吃下来也就是——抹茶冰激凌加红豆啦。唉,也许我没有享受这些好东西的水准吧。 吃过冰激凌,我们就往回跑。路过恒春的时候,去吃了一碗麻酱阳春面。店面很好找,就在邮局斜对面的巷子里。阳春面很好吃,比我别处吃的麻酱阳春面好吃很多。我还点了一碗肝连汤。味道不错,不过可惜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肝连肉是什么东西,只是在网络上查到说是和肝脏相连的一块肉,大概是横隔膜的位置。 吃饱我去7-11买毛巾。台湾这里的7-11很神奇,不但做零售,而且管提钱,丢垃圾(台湾垃圾桶不是很多,而且垃圾不要乱丢哦),甚至还有冷冻快递!而且这次,在7-11里面看到了思乐冰。雨苍建议我们弄点尝尝。试下来味道不错,大概和可乐味刨冰差不多,不过刨冰更加细腻一些,可乐不充气,而且还不知道玩了什么方法,不会出现一般刨冰开始全是水,后面白冰一块的现象。 最后我们跑到万里桐去浮浅了。本来我打算深潜的,结果店家说要头天通知,还说明天有个女生要深潜。我们明天都要回台南了,所以算了。最后说好浮浅,一个人350NTD。店家给了我们一套连体的湿式潜水服,全体式救生衣,罩住鼻子的深潜眼镜,还有呼吸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用法不正确,虽然店家涂了防雾涂层,但是我的眼镜还是雾朦朦的。 店家的玩法是让教练在前面游,后面的人抓前面人的背心,然后带着转圈。其实我更喜欢自己趴在水面上玩,更自在。只是恒春这里浪大,教练游起来都很吃力,我们就不谈了,搞不好要去外海了。在水里能明显的看到礁石在眼前绕圈。其实不是礁石绕圈,而是海浪拉着我们绕圈。我玩好上岸才感觉到晕船,休息了好半天缓不过来。 下去后我才发现,没深潜是对的。这里的生物样式并不丰富,数量也不多。海水的透明度很低,而且下面到处都是垃圾。如果普吉岛是4.5分,马尔代夫就是4分,恒春这里只有2-2.5分,连潜水的最低要求都不满足。就算是浮浅,充其量就是店家拉着玩玩水,谈不上看什么生物的。 高雄 大平顶是高雄这里的一个观光餐厅,大约在高雄小港机场附近。在山顶上可以看到夕阳,飞机起降和高雄的夜景。那里倒是有很多猫和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很怕人。至于东西的味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拉。 具体就不多说了,大家去看照片吧。 晚上我们去彩色巴黎参加了kalug的hacking thursday聚会。那里的网络很快,有电源,东西还不错,而且不赶人。所以kalug的例行聚会都是在那里办的。当天来了一堆朋友,在那里现场玩起了gpg签署。这里先感谢高雄朋友们的热情。 晚上雨苍带我们去夜市大排档吃牛排。这是我头次听说大排档也有卖牛排的,而且味道还很不错,不输饭店。然后是一种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吃,就是把梅子蜜饯塞到小西红柿里面,酸酸甜甜的很开胃。 下面我们移到一摊火锅这里续摊。这里的火锅是用肉在锅子里炒熟,然后加入各种菜料和汤去煮。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前面是小上海香酥鸡,旁边是上海小笼汤包。本着搞笑的想法,我们买来尝尝。怎么说呢,东西看起来差不多,不过好像哪里怪怪的。香酥鸡做法完全不对,鸡也不是鸡柳,反倒有点像台湾的盐酥鸡。小笼汤包说是小笼皮不对,说是汤包汤太少,而且里面的馅料用的是海鲜。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吃小笼汤包是蘸!酱!油!的! motel 后面我们去了一摊林妈妈鸡排。就在中山大学旁边,雨苍原来的大学。据说这家鸡排开的时间很长,切鸡排的手法高度标准化,甚至到了有学生在操场上模仿切鸡排手势跳舞的事。鸡排倒是很一般,thomas说还不如他楼下的鸡排。不过附近的芒果剉冰倒是很不错。 晚上雨苍比较累,所以就在高雄住一晚。我们就被安排去观光高雄的motel。三个基友在情趣酒店玩按摩浴缸玩的很high。。。

台湾行——第五天,垦丁

Aug 14,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鱼肠 早上我们5点半起床,去雨苍说的那家好吃到爆的鱼肠店。那家奇怪的店早上5点半开始卖,一般6点前就会卖光。因为现杀现做,所以鱼肠非常新鲜,一点都不会腥。我本来以为太夸张了,结果发现可能说的还有所保留。因为我们5点44分到了后发现已经没有了,只卖了短短的14分钟。 没办法,鱼肠只有下次努力抢拉,雨苍只好带我们去吃凉面和菜粽。凉面很好吃,菜粽就有点奇怪了。号称菜粽,里面却没有菜,只有一堆——花生?这个算菜么? 干锅意面 我们回去睡了一觉,然后再起床吃午饭。中午是去一家雨苍吃了20年的店吃干锅意面。干锅意面是一种炸过的面条,再放到汤头里煮。吃起来有点脆脆的和面面的感觉,有点类似两面黄,但是两面黄没有汤头。确实在大陆没吃过类似的东西。 后面还有红茶和冬瓜茶。红茶非常赞,被托总誉为喝过的最好的红茶。冬瓜茶则是和台北喝到的差不多。貌似大陆也有不少冬瓜茶软包装饮料,可是味道和原版差不少的样子。至于卤味则差更多。隔壁买的卤蛋让我很郁闷不能带回上海去。 肉粿和鱼市 下午我们从台南开往垦丁。路上雨苍的老婆说要吃肉粿,所以我们特意跑到一家很好吃的店。结果关门。换第二家,再关门。然后找了半天找到第三家,还是关门。找到最后一家,卖光。杠龟四次,和COSCUP抽奖有一拼。没办法,去太晚了,等下次吧。 所以午餐就改去鱼市吃鱼。比较可怜的就是托总不吃鱼(因为比较腥)。我们点了一包鱼黑轮,一盘生鱼片和一盘鱼蛋。鱼黑轮是一种长条形的鱼柳裹上粉料油炸,托总好歹还吃这个。生鱼片味道很不错,里面有三种鱼,很大一盘,才卖150台币,合30人民币。鱼蛋是鱼子做的肠子,切成片。很鲜,但是很腥。托总吃了一口就吐出来了,让我心头滴血阿。 日式旅馆 我们订的是一家日式温泉旅馆,据说是日本闲院宫载仁亲王来过的。旅馆风格很日式,中间有个小小的庭院,房间的地上还铺有榻榻米。不过最爽的是,浴室里面有个独立的浴池,可以用来洗温泉。 这里的温泉似乎是硫磺泉,洗的时候房间里有浓郁的硫磺味。 海鲜 晚餐(如果我们还分晚餐的话)雨苍把我们拉到了恒春很偏僻的一个角落吃海鲜,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些奇怪的餐厅的。不过从味道来看,还很不错。一个虾,一个凉笋沙拉,都是大陆也有吃的东西。不过这里凉笋配美乃滋,倒是不很常见。一道炒面味道很鲜,海瓜子大陆也有,可是个头没那么大。每个都超过了一元硬币,几乎有蛤蜊的大小。 比较少见的是鲨鱼皮。一块块像海蛰皮一样的,味道很独特,不过很好吃。 垦丁 垦丁晚上有一条大街,上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商店,就像步行街一样。可是这条路非但不是步行街,而且从地图上看,还是国道。 我在这里弄了杯芒果冰吃,味道平平。 街中心的位置有个很潮的夜店,我们不敢进去,托总胆大进去了。出来后和我们汇报情况。我发现我没进去是对的,彻底三观尽毁节操丧失。有单身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试试。 出火 出火是个很特别的景区,白天没人看的,晚上才有人去。说白了就是地下瓦斯泄漏,和空气发生反应燃烧。所以地面上总有蓝色的火焰流出,而且日夜不熄。 出火位于垦丁,光害比较少。而且为了观看效果,出火没有什么太大的光照。这给我们观测星空提供了良好的条件。随便抬头一看,就能看到漫天的星星。天空中有一条模糊的带子,我们开始以为是云。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条带子并不移动。经过和google sky的对比,我们确定这是银河。这是我头次看到银河。 本来我打算拿托总的相机拍下来,可惜他刚刚拿到相机,不大会用。怎么调都拍不下来。最后算了,只能看看得了。不过当天运气很好,在看天的瞬间,我居然看到了流星。可惜速度太快,来不及许愿。 当天的最后,我们算了一下,从早上到现在总共吃了9顿。为了凑个数,我们挑战一天10顿的记录。所以我们跑到7-11吃了最后一顿——泡面。完成成就。

台湾行——第三四天,台北

Aug 13,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第三天 士林 今天是雨苍的一个台北朋友开车带我们玩淡水,首先谢谢雨苍和Jenny Lee。 早饭在士林吃的。雨苍点了个蛋饼,我们每个人叫了一份早餐。非常丰盛的早餐,只要80台币,合17人民币。令我感到十分惊讶。看来上海的物价已经全面超过台北。 官渡 官渡那里有一个妈祖庙,我们简单看了一下,绕了一圈。台湾这里的寺庙,不烧香就完全不用钱。这个让我们这帮不付钱就不能进寺庙的人感到很新奇。 雨苍和jenny给我和frank讲解了半天在台湾怎么求签。可惜碰到了两个无神论者(好吧,我是不可知论者)。不过后来看大尾鱸鰻,好像台湾这里的人很信求签。这点很有趣,因为大陆这边的人只在求签结果有利的时候才信(至少我碰到的好几个声称自己信求签算命的都是如此),不利的话就换一间庙。我本来觉得日本人碰到凶签就系在系签架已经够投机取巧了。。。 官渡的水鸟九二餐厅很赞,四个人去吃,吃到东西都拿回去打包,居然只要2400NTD,合大约500RMB。关键是从大窗户里面可以看到官渡自然公园的水鸟盘旋,是风景非常好的景观餐厅。而且东西超好吃,海鲜炒饭很香。如果在上海有这种店,大概1000一桌也会抢吧。 淡水 淡水那里最有名的就是鱼丸和铁蛋,我买了一堆铁蛋回去准备送人(因为比较耐放)。 台湾这里有很多很有趣的东西,包括一堆奇奇怪怪的明信片。买了一堆邮寄回去,某同学结婚,还特意挑了一张很贵的明信片,也不知道能不能邮到。 八里 我们先是坐渡轮去的八里,据说这里比较有名的是脚踏车。其次就是双胞胎和芋头糕。这两个都是吃的,味道不错,有兴趣的人可以买来尝尝。 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据说是情侣的最好去处,今天一帮基友加个美女跑过来看夕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节奏。 夕阳很不错,自己看照片吧。 士林夜市 士林夜市疯狂大采购,买了一堆吃的东西。先是牛肉面和蚵仔煎,然后喝了冬瓜茶。frank打了半天平衡弹珠台。我们买了雨苍点名的豪大大鸡排和东山鸭,又喝了印度拉茶。 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而且最重要的是,真的不贵。我在这里还买了一副眼镜,据说是日本进口镜架,蔡司镜头。合计只要1100人民币多点,在国内至少翻一倍。仅这一项,大概就能把我的机票打回来。 洗衣房 晚上体验了一把自助洗衣,把衣服丢进去,然后丢几个10元,就不用管了。这样的模式其实很不错,不用在自己家里买一台洗衣机闲置着占地方。我想了一下为什么大陆没有自助洗衣模式,结论其实不是没有,但是都在市郊,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我们没有零钱,所以我们去隔壁的全家换开。我们什么都没有买,全家的前台二话没说就给我们换开了。如果在大陆,估计能换也没什么好脸色。 于是我们在衣服烘干的时候,又绕过去买了几罐啤酒,一边聊天一边等衣服烘干完成。台湾这里的水果啤酒很好喝。而且他们有种啤酒,叫台湾啤酒,这里人叫做18天的。因为瓶子上会要求你18天内喝完,不然会坏。 第四天 故宫 跑到台北故宫,一个不能不看的东西就是翠玉白菜,另一个则是毛公鼎。两个都号称是重宝。其他则有些乏善可陈。不是没什么可看,而是每一件都是珍品。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没几件是我看得懂的。虽然很多我知道历史价值,知道地位。可是看不懂就是看不懂,包括翠玉白菜和毛公鼎。 其中尤其是一幅钟馗像,我给大家找来看看,是不是我的艺术鉴赏力不足。。。 高铁 台湾高铁感觉和大陆的高铁差不多,从台北到台南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反倒是台南那里换乘的纵贯线让我觉得比较新奇。纵贯线是短途火车,但是和我们的火车不同,他的长相反而比较类似地铁。其实这样比较好拉,反正40分钟也到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台湾这里的票据和盖章文化。火车下来后,票据基本都是缴回的。但是我说要保留,乘务就和我说隔壁盖章拉。现在手里有一张盖过章的火车票。 后来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堆章可盖。这里旅行应该准备个本子,然后不停的盖章。这么说起来世博还是有点道理的。 台南 来台南不能不吃的就是牛肉汤。这次居然有人在COSCUP上专门讲解他的项目,要挑战台南牛肉汤。不过我们不用管那么多拉,雨苍带我们过来吃的一定是精品。 牛肉汤不是牛肉面,是一种用本土牛,经过熬煮,加上配料的汤。配上肉燥饭或者其他配菜。我们试了试,味道很不错。有机会去台南的可以试试看,据说大街小巷遍地都是。 下面体验了一把台南的夜生活,打棒球。台湾这里很迷棒球。贝壳以前玩过一点棒球,但是很久没打了。试了试投球,最高55KM。其实估计不止,因为很多高速球控球力不足,都打到边框上去了。 然后就是击打。经过几次试手,只能说勉强打中吧。命中率大概一半,基本都是滚地球和左外野高飞球,只有两个长打。这还是80公里的低速球。托总打高速球基本也是这个成绩。不过打完后我和他都酸痛了两天。 安平就在台南的旁边,这里有两家豆花雨苍说很不错。台湾的豆花和上海不同,买来的时候不是散碎的状态,而是整洁的一块,需要自己搅碎。配上各种糖水(甜党)。我买的是柠檬糖水。另外还有抹茶冰,就是用抹茶冻出一整块冰来,吃的时候做成刨冰。 有空都试试吧。

台湾行——第一二天,COSCUP

Aug 12,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早场 今早的签到挺有意思,在嘉宾牌里面含有RFID芯片。用平板照一下就可以完成签到。演讲中有人讲到,他们在做这个技术支持。将来可以用悠游卡或者星巴克卡完成签到,或者互相绑定到主帐号,替代身份登录使用。 上午听说外面有taiwan python社区的摊位,就出去挑战一下。他们找人背对屏幕写程序,挑战三道题对的就有奖品。实话说这个比不许调试更难,也能容易看出水准。这里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水准。如果大家都不会python的话,一般都是讲一些鸡毛蒜皮的有趣东西吸引一下兴趣。直接挑战这个东西会被当作刁难人拉。 我上去试了一下。第一道是fib,闭着眼也能写出来。第二道是对一句话中的每个单词反向。这道题差一点,功亏一篑。我的解是这样的。 f = lambda x: ' '.join(map(reversed, x.split())) 问题在于,reversed返回的是迭代器,而join不吃迭代器。正解是这样的。 f = lambda x: ' '.join(''.join(reversed(i)) for i in x.split()) 所以,拿到一套纪念衫,还算可以拉。 然后我反过来给他们出了一道题目,一行内计算fib数列。这个问题有点难度。 正解是使用Y算子。大家都知道原理了,就懒得写了。 第二个解是我提出来,可以用fib通项公式规避迭代。 然后摊位上有人解出来,可以用set函数来替代赋值,利用列表推导式完成迭代。 最后我发现,python3里面print可以作为函数用,因此也可以做个弊。 反正最后各种作弊解法。觉得他们挺有意思的,回去准备保持联系。 下午的演讲 下午是我的演讲,不得录象。据主办方说,我这个是唯一一个非赞助商,非商业性质的不得录象的演讲。演讲开始的时候,会场就在狂进人,到最后人已经在前排坐在地上了,外面进来的通道上还塞满了人。这是我头一次碰到演讲会场爆场的情况。 内容就不能多说了,反正梗一堆。大家也挺开心。演讲能开心结束我也很高兴。 凯道运动 晚上跟着雨苍去凯道观光。那里正好举行游行,为一位在国军内遭到黑幕待遇惨死的士兵声援(这算不算讽刺?)。 我们跟着frank的一个朋友,从台大医院跑到了会场。会场很闷热,但是气氛很高。人山人海全是人,据事后统计说有20-25万。整个会场很有秩序,我拍了一下地上和垃圾箱,大部分的垃圾都在垃圾箱里。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做到。 夜市 在去夜市的路上,碰到两个日本来的MM。我们正好要去,就顺道一起过去。 两个日本MM的英语很烂,经常说到一半就开始说日语。偏偏我们的日语也很烂,frank好久不听了。三国语言鸡同鸭讲说了半天,聊的倒是很热闹。 夜市这里的东西都很不错。我们一路走一路吃了过去,大多数东西都很好吃,而且很便宜。一份饼包鸡肉什么的只要60台币,大约12-15人民币。和上海夜市上卖的价钱差不多,但是好吃无数倍。感觉上上海消费比台北还要高。 第二天 抽奖 今年的抽奖可谓一波三折。先是显示器无法投影,然后抽大奖的时候四次杠龟。先抽到两个观众,都不在,然后抽到讲者,再抽到观众,再抽到工作人员,才在。工作人员又在抽奖场外直播,由组长在无线里面喊着有有有有一路跑下来,才好容易领到一个大奖。 个人认为这是最有趣最完美的结局了。 lighting talk 个人认为lighting talk是COSCUP最high的一个环节。 大致概念是这样。当天报名,然后上去讲。每个人五分钟,如果超时就要拔显示器。讲什么都可以,只要大致搭边。今年居然有人上去讲台南牛肉汤。 不过开始的时候,显示器设定并不是很好。大部分人(包括主持人)都无法顺利投影,只能拿着笔记本在摄像头前。直到有个美女(记忆中是mosky,台湾的python女神)提前上去,把mac接好,才能看到slide。 lighting talk之所以是最high的一个环节,是因为在实际操作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主持人又在一边给压力,所以什么荒腔走板的事情都会发生,场面各种欢乐。 庆功宴 庆功宴到一半的时候,大家基本开始串场了。 这次我和台湾大会网络组的组长聊了一下,COSCUP的网路用的是从中华电信租的五条百兆线路,从TICC的机房直接接出来,服务1800人。加上讲师和场务,平均每人31KB/s。 作为对比的,上次PyCon2011,我们会场使用的是2Mbps的线路,服务100人以上。如果全接上去,平均每人2.5KB/s。 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网络会爆了。

一种新的python局部调试手法

Jul 19,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们都知道,python里面可以用pdb来调试代码。但是pdb往往不大好用。有时候调试代码往往在多重条件里面,直接用pdb需要下条件断点,设定复杂的条件。 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这么干。 __import__('pdb').set_trace() 但是有的时候,连这个出现的条件都不满足。例如,代码必须在一个受限环境中运行,很难拿到console,或者其他林林总总的毛病。这时候,我们还有一招秘技。 import pdb, socket s = socket.socket() s.connect(('127.0.0.1', 8888)) f = s.makefile() pdb.Pdb(stdin=f, stdout=f).set_trace() 在连接到的目标端口上,提前用nc做好监听,就可以在触发断点的时候直接连接上来调试。

公司的导向

Jul 18,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客户导向 最初级的公司,是基于客户导向的。所谓客户导向,就是“客户要什么我做什么”。 从服务型公司来说,这也没什么错。但是IT界挣钱的主要秘诀是边际成本递减效应。同样开发成本,如果一家公司用,也许要亏本。但是100家公司用,不但价格大幅下降,还能海赚一票。因为从第二家开始,就没有了研发成本,只需要营销就好了。这就是复制的边际成本递减效应。而基于客户导向的公司,很难做到边际成本递减。为了一个客户的需求,不得不委曲求全,在产品里面反复做出修改。 也许很多甲方在这里会不平。“我提要求有什么错?”,“我出钱的!”。是的,从甲方角度,这些都是合理的。甚至从服务的角度,有这些也是好的。然而从产品角度,对各种业务场景(尤其是非预想的业务场景)的适应,会严重冲击核心系统,造成维护困难。明明90%的客户只用10%的功能,但是还是要维护所有功能。而且每次修改一点功能的时候,都要大幅动全身。由此,不能将第二家客户的研发成本压到最低,导致边际成本递减不下去。 在技术导向公司内,最“明星”的职位是项目经理。他需要负责项目的前前后后各种方面,并且直接关系到项目是否成功。公司离开任何一个程序员(甚至包括老板)都可以运转,但是离开项目经理,目前他正在做的项目就无法完成了。话虽如此,大部分项目经理的日子过的也很苦。因为客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需要选择你。多个项目组竞争的结果就是低价开发和高价维护策略。 大部分的客户导向公司,在开发系统的时候往往会采取低价策略,有的时候甚至会亏本。然而在维护和后续开发的时候,会提出各种加价要求。因为客户一旦采用系统,就很难将原有系统直接切除。因此反过来,客户往往在提出需求的时候,必尽必全,力求毕其功于一役。这反过来加剧了系统共性提取的难度。 大多数老板对客户导向的问题一清二楚,所以很多人都想做产品。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做出产品来。东西不够牛,在营销阶段客户就会选择定制性更好一些的公司。最后为了抢客户,从市场导向沦为客户导向,从把握客户变成被客户把握。 市场导向 市场导向的公司比客户导向好一些。他们提出客户中共性的部分,做到最好。由于他们是最好的,因此只做一些小的改动就可以迎合大部分客户。由此,他们可以在市场中尽情的攻城略地,日进斗金。客户导向的公司无论是在成本上还是在口碑上,都无法和市场导向公司相竞争。 能够完成市场导向的核心在于两点。首先是对客户共性的把握。如果不能把握客户中具有共性的部分,就无法开发出通用性的产品。其次是产品的易定制性。无论产品的共性多强,定制还是无法避免的。如果不能将定制隔离在产品主线之外,就又会沦为各个厂家的代工商。 市场导向公司往往会采用“封装层二次开发”的手段来实现上述两点。首先基于客户的共性需求开发出一个基础平台,然后在基础平台上做第二次开发。甚至由于二次开发技术要求低,利润率低,因此往往会被外包出去。 在市场导向公司里,最“明星”的职位是产品经理。由于不能盲从于客户的需求,因此产品经理必须了解客户,从客户的共性入手,提取需求,引导客户合理使用。 然而市场导向和客户导向的边界并不明晰。有的时候产品推出的时候预定是市场导向,封装层基础平台做的有模有样。但是在卖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狂改封装层。到最后一次开发量比二次开发还大,产品彻底做成一堆项目。这就滑回了客户导向。 营销导向 营销导向的公司常见于公众领域。他们做的是“谁都会做”的东西。但是通过群体营销手段,将这个东西推广到上千万客户面前。从而取得巨大的效益。营销导向公司的特征是市场预测和营销费用异常的高,有的时候干脆干的就是转手卖营销的勾当。 从技术上说,任何东西要做大都是有技术难度的。因此营销导向公司在做到一定规模前异常的轻松。基本上可以想像成拿现成的系统改一改,招几个人负责运营,然后狂打广告,最后坐地数钱。唯一的难点,就在这个狂打广告上。谁的广告,如何打,如何尽量少花钱多出名。这里有无数讲究。 然而一旦超过一定规模,就会立刻出现瓶颈。同时在线用户数无法增加,系统bug不断,经常崩溃。冯大辉说过一句,技术的作用在短期往往被高估,而在长期往往被低估。其中后半句在这种情况下异常显著。 当然,并不是所有营销导向公司最后都会死在技术上。有些公司有足够的远见,或者运气很好。在问题出现前,就开始策划和解决技术问题。这些公司往往在经历几次阵痛后,转型为了半营销半技术公司。甚至有些公司在主营业务之外,也把他们的技术服务卖给其他公司。 技术导向 技术导向的公司比市场导向更加强一些。他们追求的是“人无我有”。通过完成其他人短期不可模仿的功能,造成市场上没有其他选择的局面。只要你想用类似的东西,就只能找他们。 技术导向的公司必然是以程序员为导向的。也只有基于技术的公司,才可能真正善待程序员。甚至其中一些核心成员经常需要谈到分成或者股权,期权。逻辑很简单,如果某种技术只有一个人可以搞定,老板自然不希望这个人从手里流失出去自己单干。他必须提供和单干差不多的福利(当然,是去除经营的风险后)。 具体提供分成,股权,还是期权,取决于技术的“保质期”。如果技术在短期(半年或者更短)内是不可复制的,但是一定时间后必然可以复制。那么一般是提供分成。如果技术成员需要为公司的长远考虑的,或者技术在长期(一年到三年)是不可复制的,那么一般提供股权期权。三年以上不可复制?这种神人一般都被大公司当宝一样供起来了,你没机会见到的。 产品导向 产品导向是个奇葩的情况,一般很少见。只有对产品理解到一定深度,同时公司大到一定程度时。才能自如的驾驭技术,将一项项技术当作组件一样组合,产生影响世界的东西。在这里,最重要的并不是“拳头技术”,而是已经存在的技术的组合和发挥。 目前最知名的产品导向公司,就是前苹果。

从齐治科技辞职了

Jul 16,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最近贝壳又一次的辞职了。 离职的原因还是很单纯的,主要是管理上跟不上老板思路。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勉强为之了。 我很感激现在的公司给我的帮助。毕竟在现在的公司,我的技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同时,也给了我很多把想法变成现实的机会。 目前我的意向是七牛云存储。在此感谢他们给我的机会,希望能在他们那里玩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谢谢几位朋友给我的机会,我不愿意参与你们的项目并不是不看好你们。一方面,要同时做好下属和朋友是非常困难的。作为老板,不能因为私人的交情而偏颇公司的业务。按孔明的说法,就是“宜付有司论其刑赏”。而作为朋友,必然嘻嘻哈哈吐槽打屁。对着一个“不可因私废公”的人要放松下来,神经要不是一般的粗才行。 另一方面,目前贝壳还没有孩子,而创业是一个全力投入的事情。万一创业到一半变成超级奶爸,事情就比较被动,害人害己。所以我目前更偏好至少第一轮天使投资过之后的公司。有创业的氛围,紧张但是不紧迫。我更喜欢正常的生活。每天都有时间做点自己的事情,有点自己的小娱乐,研究点自己的小技术。可以想像的是,在孩子到一定年岁前,我都很难承担从头创业的巨大风险了。 最后,我也不认为自己有在创业团队中能够hold住大部分东西的能力(这并非出自我的妄自菲薄,而是基于实际评估的结果)。我希望在新的公司,至少做一些特定方面的事情,积累一定经验。 要下海弄潮,先要搞清楚自己的斤两。其中最重要的两条,就是自己是否能承受风险,和自己是否能撑起一片天。既然两者目前都还欠缺。所以,请原谅我难以回报你们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