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Sep 14, 2009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软件自由英雄谱

谨以此缅怀那些为了今日软件事业的自由做出贡献的先辈们。(注1:多数人没牺牲,谢谢)(注2: 排名不分先后)(注3: 科普作品,大家别怕)

我在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避免使用自由软件这个词,而改为更普遍意义上的软件自由。因为自由软件是RMS提出的一个专有词语,指软件的开源,复制,协作等

特质。而我试图通过软件自由这个词,表达人们在使用软件上的自由,以及使用软件来为我们获取自由。我们拥有知道软件一切内幕的自由,我们拥有修改软件的自由,我们拥有思考的自由,我们拥有挑战老系统的自由,我们拥有拒绝通过软件收费的自由,我们拥有通过软件获得信息的自由,我们拥有不受任何人,包括政府监控的自由。为了这种自由而付出的,不仅是自由程序的拥护者,也有商业程序的拥护者。

  1.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大名鼎鼎的RMS,GNU的核心人物,自由软件的布道者。要是在这个列表上没有他的名字,那我不知道还有谁能留在这张表上。具体可以看这里(http://zh.wikipedia.org/zh-cn/%E7%90%86%E6%9F%A5%E5%BE%B7%C2%B7%E6%96%AF%E6%89%98%E6%9B%BC)。简单来说这家伙最大的几个成就:创立了GNU和FSF,为自由软件的传播奠定了基础。制作了emacs,当今黑客世界两大编辑器之一(另一个是VIM)。制作了GCC,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编译器。

RMS的核心想法是,因为软件而收费是罪恶的,这种人是撒旦(当然,Bill Gates是其中最大的那个)。他认为软件应当自由分享,程序员从中收取的应当是服务费。今天,RedHat正是继承了这一模式。通过免费的软件和收费的服务来进行持续的开发。

2.Linus Benedict Torvalds

常常和RMS并提的一个家伙,具体在这里(http://zh.wikipedia.org/zh-cn/%E6%9E%97%E7%BA%B3%E6%96%AF%C2%B7%E6%89%98%E7%93%A6%E5%85%B9)。

一个低调又火爆的家伙,没有什么太多言论,但经常语出惊人,最有名的是以“一群自慰的猴子”(OpenBSD crowd is a bunch of masturbating monkeys)来形容OpenBSD的团队。最大的成就就是写了个操作系统——没错,就是叫Linux的那个。

3.Donald Ervin Knuth

哈,这个人就不像上两个那么广为人知了。他(可不能叫这家伙,得敬老)有个中文名字,叫高德纳,页面在这里(http://zh.wikipedia.org/zh-cn/%E9%AB%98%E5%BE%B7%E7%BA%B3)。

最大的成就是写了本书,叫做《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有意思的是,写到一半的时候,觉得现在(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情)的排版软件不爽——于是自己下手,写了一个叫做Tex的排版系统——然后再回来继续写书。这本书算起来已经写了30多年了,估计成书时间和《浮士德》有的一拼。而Tex是当今高端排版中最流行的系统(多数都不是直接拿来用,而是用了LaTex之类的包装),如果有向国际期刊投稿过的应该有印象。Tex也是被誉为最接近完美的程序,它的介绍在这里(http://zh.wikipedia.org/zh-cn/TeX)。%E3%80%82)他的版本号是以圆周率为基准的,头一个版本叫3,后一个叫3.1,以此类推。目前的版本号是3.1415926,刚好是祖冲之的密率。高伯伯曾表示,等他死之后,版本号就改为π,剩下的bug就作为程序的功能放在那里。

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故事。据说上世纪Internet还没出现的时候,美国军方找人设计了TCP/IP协议,他们希望有人为他们实现基于Unix的TCP/IP协议栈。于是他们花了四千万美金,找人写了一个协议栈,并且拿到高伯伯的学校去用。对此高伯伯非常不满意——别误会,我指的是实现的效果。于是就自己花了点时间写了一个,结果比原版的协议栈更快速而稳定。美国军方觉得非常困惑,问他是怎么做的。高伯伯说,读你们的协议,然后编码。

4.Andrew Stuart Tanenbaum

这个知道的人也不会太多,当然,职业玩家例外。当初AT&T禁止UNIX7的代码公布,因此大学里面都没什么实际产品可以用来教操作系统这门课。

于是,有个叫AST的老师就怒了,你不让我干,我自己干。于是写了一个叫做Minix的系统,并且还写了本书,叫做《操作系统:设计和实现》。后来有个学生,觉得这个系统改改能干别的,于是给AST去信。AST说,改什么改,我写这东西是拿来教书的。于是这个学生就自己写了一个系统——对了,这个学生就是上面的Linus,而那个系统,就是大名鼎鼎的Linux。

时至今日,Minux已经发展到了第三版(他的版本号是跟着书走的,第一版,第二版,第三版…),是大多数大学里面教授操作系统基础原理的标准教材。

同时,也在嵌入式系统等领域有非常大的应用。但是,由于AST还是坚持他的教学和精简原则,因此在桌面和服务器领域就别指望了。关于AST,大家可以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Andrew_S._Tanenbaum)。

5.Ian Murdock

这个人很多人都听过,不过看着名字还是认不出来。他是Debian系统的作者,具体可以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Ian_Murdock)。

Debian有什么特殊呢?其实就本身来说,Debian并不算特别成功。但是Debian有庞大的衍生系统群,更有Ubuntu这样充满活力的发行。

Linux世界有所谓三大发行,四大包管理系统之说。其中三大发行指三个在世界上最广泛用于服务器的发行版本,即RedHat Enterprise Linux,SuSe,Debian,其中只有Debian是无服务商支持的。而四大包管理系统就是指RH的RPM系统,Debian的APT系统,arch的PCMAN系统,和Gentoo的emerge系统。

6.Ken Thompson

有没有听说过?至少看着眼熟吧。这家伙是贝尔实验室的,最大成就就一个:Unix作者。详细内容请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Ken_Thompson)。

7.Dennis Ritchie

没听说过?也很眼熟?这家伙和上面那位是朋友,最大成就也就一个:给上面那位提供了基础语言,C语言。详细内容请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Dennis_Ritchie)。

8.Bjarne Stroustrup

又是一个怎么看怎么眼熟的家伙?那当然。他和上面两位不怎么熟,不过他们都是一路的。他是C++的作者,详细内容请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Bjarne_Stroustrup)。

9.Phil Katz

这个就很少有人知道了吧,不过大家肯定天天和他打交道。大家用记事本打开任意一个ZIP文件,开始的两个字肯定是PK,这就是Phil Katz,具体请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Phil_Katz)。

这是一个有点悲剧的人物。在上个世纪的时候,大家还在BBS上混。由于速度有限,因此下载站的资源都是压缩提供的(当然,直到今天肯定还是如此)。最初的压缩格式大多是ACE的,这是一家商业公司,直到今天还活着。由于PK不满意这家公司的压缩软件,压缩率低,速度慢,而且还不断提出高昂的收费。因此他决定自己写一个压缩软件,就是最初的PKZIP。由于软件免费提供使用,压缩率高,解压速度快,因此很多站长自发的将数据格式转换为ZIP。后来PK就干脆开了PKWARE软件公司,免费发行压缩程序代码,同时提供方便使用的图形界面版本。

但是非常可悲的,由于格式开放,因此这个软件有个非常大的竞争者,winzip。我想有些Win95时代的老用户还记得这个软件。PK在软件开发上很有天分,但是在市场策略上却不很成功。WinZip对ZIP格式的熟悉其实比不上PK(那当然,人家是原作者),然而WinZip却拥有很多用户友好的特性,右键菜单解压,虚拟解压(将压缩包的内容临时虚拟成一个目录,用户可以无缝的使用,XP中集成了这个功能,但是WinZip的虚拟解压很容易撤销)。所以最终PK的软件公司破产了。他本人在2000年4月14日因饮酒过度,在一家小旅馆内死去。

至于WinZip呢?碰到了一个更强大的对手,WinRar。功能类似,但更简洁,最主要是支持大多数流行的压缩格式。因此目前压缩软件领域还是WinRar占据着主流,市场就是这么残酷。

10.Phil Zimmermann

这个人基本没人知道,但是却是这张表里面最典型和突出的一个人。他是PGP的作者,具体可以看这里(http://en.wikipedia.org/wiki/Philip_Zimmermann)。他的成就很难用一句话说明,要阐明他的成就,就必须从美国的国家安全出口管制说起。

在上个世纪,美国政府有一种观点,他们需要能随时随地的窃听任何一个人和其他人的通讯。同时,作为延伸,他们制定了国家安全出口法案,将密码产品作为军用管制品,限制出口。这其实是很荒谬和不合逻辑的,任何公开的算法都可以被多个人独立的实现。只要算法是公开的,即使产品不允许出口,国外也可以没有任何阻碍的实现出来。而如果算法是不公开的,则会出现两个弊端。一个是阻碍密码学的交流和进步,更麻烦的是,根据密码学的内在逻辑,这样的系统,由于验证不完全,因此比公开的系统更加不安全。

在1991年前后,PZ制作了PGP软件,用于保障当时备受争议的电子邮件的安全(小常识:电子邮件默认是明文的,安全程度和你写在明信片背面寄给你父母的句子差不多)。这个软件使用了1980年以来提出的现代密码系统几大密码系统,实现了签名安全和秘密安全。这里我们小小的讲解一下电子邮件的两大安全系统,对此无爱的人自行跳到下一段。签名安全就是指,你收到一个邮件的时候,能够确信,这个信的内容是原始发件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不是被篡改过的。秘密安全就是指,当你收到一个信的时候,你能够确信,除了你没有别人能够偷看到内容。对此,一般采用公钥系统来实现两者的安全。所谓公钥系统是这样一种系统,用公钥加密必须用私钥解密,用私钥加密必须用公钥解密,私钥很容易计算出公钥,公钥非常难计算出私钥。当你要签名安全的时候,将邮件内容用自己的私钥加密再发送一次(实际是将内容hash了再加密的),接收者解密后对比。由于篡改者只有公钥,因此虽然可以拦截和修改内容,但是无法伪造出一对匹配的内容,用公钥解密后刚好一致。而秘密安全则是用对方的公钥加密。对于更高层级的要求,你的公钥不仅要求公布,而且必须在国家认可的部门公布,这样就由国家认定了你的公钥和你的身份的一致性。当你对一个内容签署的时候,只要能用公钥验证签名,就可以认定内容是你的真实意思表述,并被法律所承认。

当时的PGP当然还没有这么复杂,但是对于当时缺乏任何安全性特征(当时连TLS都没有)的电子邮件来说,是非常必要的补充。可是我们上文说了,美国禁止出口这些产品。于是,PZ免费的将软件的最初版本散发给同事和其他人使用,而这些人又可以免费的分发出去——这和自由模式非常的吻合,除了我找不到具体信息标明当时PZ是否从授权上同意他们做这个事情。法律上说,PZ并没有“出口”密码产品,但是实际上,是他实现并且向全世界推广了高强度的电子邮件安全系统。从某种意义上说,PZ可以说是叛国者。非法散布军用管制品,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这还不像中国那种含糊不清的指控,这里的军用管制品定义是明确的,并且是由国会制定的)。于是,PZ受到了三年的官司和五年的调查,直到96年的时候,克林顿签署了新的法案,放松了密码产品的出口限制。其实也没松多少,从40位到56位——大概就是从5个字符到7个字符的区别。反之,我们改变观点,从世界的角度说,由于他的勇气和决心,我们每个人从中受益匪浅。

EDIT 2016-09-08: 按照我听到的更新消息,PZ当时实际上是出版了一本书,这个书里面就是完整的源码。他虽然没有“出口”这些源码,但是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在书店里买一本,然后带去海外,照着源码keyin一遍。美国政府虽然希望禁止这本书的出版,但是禁止个人出版图书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当时政府还不能因为国家安全因素就随意禁止公民出版书籍(这都是911之后的事了),所以只能用官司和调查来整PZ。

必须得说,其实这一改变很大程度上并不是PZ个人努力或者公民运动的结果,其中有巨大的商业力量。IBM,微软和Lotus之类的跨国软件巨头在出口产品的时候,由于受到出口限制,因此在海外产品上的安全性一直很成问题。很多时候他们因为这个问题受到了巨大的挑战。在这一问题上,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游说白宫,改变出口限制的要求。关于这个案件的其他资料,可以参考这里(http://cyberlaw.stanford.edu/~prz/ZH/faq/index.html和这里(http://www.techcn.com.cn/index.php?doc-view-130949)。

在今日,PGP仍旧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加密系统,并且是开源的——理所当然,如果不开源,我们会担心其中是否有漏洞和后门继续危害我们的安全。并且,从密码学内在的逻辑来说,不公开的系统是不安全的。不过他仍旧受限于美国国家安全出口管制条例,原因是因为由于今日强大的计算能力,因此密钥通常的长度是1024,2048,4096位长的——远远超过美国国家限制数十倍。因此这一软件的强密钥版本只有英文版,因为不用考虑出口。对于海外人士来说,我们更推荐OpenPGP,同样是开源的,而且基于开源模式开发的GNU自由软件。能够充分保证你的信息安全。

11.Lawrence Edward Larry Page

哈,在所有人中,这个是最出名的。不过在这个列表中列出此人,并非因为Google的成功,而是因为其公司“不作恶”的信条。直到今日为止,Google还良好的保持着不作恶的信条。

结尾

我们遍数评论一个个的软件自由英雄的时候,才会发现,无论在哪里,通向真正自由的路都坎坷而血腥。RMS直到快50还一直单身,到处流浪。他没有自己的汽车、电视和房产。PZ面临了政府的指控,三年的官司,五年的调查,以及叛国者的骂名。PK更是直接挂了。当然,其中也不乏成功者,Donald Knuth和Andrew.S.Tanenbaum的书都卖的不错。Linus Torvalds和Ian Murdock也算是软件白领,收入不菲。Larry Page更是名列世界级的富豪榜。然而我们必须知道两件事情,没有他们的存在,我们就没有安全的通讯,没有廉价而优质的软件。因此,照RMS的最大对手所说的,即使没有这些人,人类也应当把它们造出来。

EDIT 2016-09-08: 补充一下。现在Ian Murdock已经死了,原因可能是涉及美国警方暴力执法。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