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6, 2009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用简体还是繁体

作为一个使用了24年以上简体(不要怀疑,贝壳三岁开始学写字的),并且暂时还要继续用下去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一个不用问的问题。但是,最近,贝壳考虑是 否应当改用繁体,否则真有成为文盲的可能。何为文盲呢?中国规范常用字无法写出80%以上的,我觉得就应该算做文盲了。也许这些新时代的文盲可能具有非常 高的学历,甚至会是博士。但是5个字里就有一个字写不出,不是文盲是什么?

不过最近的汉字简化修改方案,似乎有把贝壳往文盲上推的嫌疑。凡能读这篇文章的人应当都知道,所谓的汉字简正之争。简正之争,由一个汉字方案的学术争议, 有逐渐演变为一个中国,谁是中国的国家和民族之争的现象。但是,无论谁是最终标准,应当都具备一个国际语言的基础特性,即一致性。例如汉字就应该是汉字, 不能今年是汉,明年就变成了�,再下去又是不知道别的什么。中文固然因为语言使用区域非常广泛有非常多的别字别音,而且在某些地区还是主流,但在规范上应 当兼容扩充,而非来回修改。例如山东地区,打车叫打个的(de1,一声)。打的这个词按照贝壳所见到人的叙述,应当来自南方,香港和广州(当然,也可能因 为和贝壳讲的人本人就是香港人的关系)。原来是打的士(di1shi4),的士的读音在广东话中非常类似taxi,后者在英文中是滑行的意思,比拟出租在 街上四处溜达,寻找乘客。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才有了taxi,因此叫法上都学香港,才有了的士,打的,的说法。这个不在规范之内,应当考虑统一的问题。否则 若是一个香港老板跑到山东,当地人秉承圣人之乡的理念,非常热情好客的说:我给您拦个的(de1)吧。岂不笑掉人家的大牙?

汉字规范之争其实涉及到非常多的政治和经济层面的问题,但是和小老百姓关系最大的是一致性。诸位可以想想,若是您学了30多年字,一朝之间2成的字突然被 人宣布不会是这么写了。您从一个正常人就猛的变成了文盲,换您您干么?为什么台湾反对简体字?因为一旦简体字推行,社会上多数人比文盲更加文盲——他们连 读都不会,要重上六年小学。您想想,换您您干么?现在和台湾还没较上劲,咱们自己先和自己较上了。文字要改,大改还是小改?如果是小改还好,如果大修,无 疑是直接宣判了贝壳的文盲。这种情况下,还不如直接学繁体字的好。

说到学繁体字,到也不是贝壳信口开河。而是当下,会电脑的人学繁体字的成本真的不高。你仔细想想,你到现在总共用笔写过多少字呢?反正今年过年到现在,贝 壳拿笔就写过三个字,自己的名字。凡是吃饭刷卡签合同,必定要写这三个字,其他都不会写了。贝壳又长期挂在网络上看各种资料,外加高中时期还特别研究了前 秦散文,三国志(不是三国演义!)。因此简体繁体都能看。现在换用繁体,无法就是输入法切换一下,把输出简体的转换为输出繁体。对于开源输入法而言,简单 到只是码表转换。而后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学会1000常用字。基本贝壳就能冒充会繁体字拉。

其实诸多字形的修改只是小事,问题是有很多讲法的统一和规范的推行落实才是当务之急。例如,以前贝壳小学时候还有专门的课程还分辨的地得。现在出了社会发现,有多少人管你的地得?很多人一些基础的文法都有问题,在这基础上还谈什么修改规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