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n 12,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忙忙忙

最近贝壳的生活不知道怎么回事情,弄的非常忙碌疲惫不堪一团糟。这日子怎么说的?

先是从西安回来,公司很体贴的帮贝壳订了飞机票。其实本来说不行的,不过火车没有卧铺了,飞机票又打折。总不能让贝壳坐回来不是?

贝壳周一晚上到的上海,周二正常上班。然后下午,亲耐的PAL和Nicole同时约时间。天啊,为啥要来都一起来啊?最后约定一起到四川北路吃饭。结果快晚上了,Nicole改地方了,到楼下,说犯时差想睡觉了。俄的神啊,赶快和PAL取消约定,然后查怎么去Nicole家楼下。说是海伦路下来坐145,结果证实了没去过的地方不要乱相信搜索引擎的保证。贝壳兜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海宁路旁边就是周家嘴路。站着还傻傻的问,周家嘴路在哪里?My God——不想活了。

周二很正常的拿了电脑(至少相对正常,其中细节我就不说了),周三PAL同学不干了,非要我出来玩通宵。好好好——我放鸽子在先,怎么也要舍命陪君子不是?

周三通宵好,周四接到Nicole同学的消息,说有朋友周五下午到,要自己去接,最好我能陪去。贝壳想想,人家跑上海来人生地不熟(好像有点不对——),机场接人是一个很耗费体力精力的活,最好还要熟悉各种路线,熟悉机场的情况。最重要的,就是最好要有车。贝壳除了最后一个没有外,基本都还行。所以就答应下来,问主管请假。

主管很上路的说,他考核工作量的,什么什么事情做好就好了。当然当晚还至少要装装样子加个班,就可以算贝壳调休了。贝壳心说这不错的,拿了事情就去加班。结果贝壳忘记了一件事情,昨天才刚刚通宵哎!加班做好事情,贝壳周五早上半早上起不来。

起不来归起不来,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好容易请假一天,贝壳就顺便去证券公司开户吧。平时都不能开户的说,什么时候有好机会就抢进去捞一把出来。结果证券公司人山人海,开户就开了半天。中午请Nicole吃了麻辣烫,下午去太平洋三期和沃尔玛买东西,时间紧张跟打仗一样,然后准备乘磁悬浮去机场。

结果在要上磁悬浮的时候,查了一下落地时间,延迟了快两个钟头,所以我们突然就没事干了。没办法,就干脆慢慢搭车去机场好了。到最后Nicole还是没有享受到磁悬浮。到了机场还是早,吃了次麦当劳,然后提前了点时间到接机口等人。毕竟国际航班过来手机不能用,语言不通。要是我们接出岔子,那有人就就要喊救命,我们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贝壳等了一个半钟头,总算体会了一把接人的痛苦,我们亲耐的国际友人才缓缓的出现。而且有意思的是,她走的是直行通道。接机的都知道,国际出口总共两个。一个接人的,一个直行。如果你没有人接机,非常熟悉这个城市,可以从直行口直接出去。否则要绕啊绕的,让接机的找到你。结果她从直行口出去,自己找到了我们。我们还在那里望穿秋水等啊等。

出来后打了个车到租的地方,这也是贝壳最后的事情。租房子是贝壳经手的,总要把事情办妥当。结果机场出来的出租车司机暴走,在路上狂飚,把我们亲耐的国际友人吓了个半死。贝壳录了录像,回头大家自己看。最后还停错位置,转弯转错了。最可气的是贝壳其实认出来了,不过以为是自己认错了,毕竟贝壳还是比较相信司机的。最后又打了个车,走了400米就到了。要不是箱子的问题,贝壳真的想走过去的。

晚上接好人,贝壳的手机就不断响。最后到家的时候,总算被敲定为周六加班。周六贝壳到了公司,居然电梯不能用。贝壳身体已经受不了了有点小感冒,这时候还要爬11楼,真TMD酷刑啊。其实这还没有完,看下去还有更残酷的事情。

周日贝壳继续出去跑,买一个合适的电脑包,然后就是去银行排队。排了快一个小时,总算办妥银证转账,股市的事情基本稳定了。难怪都说银行排队的厉害,现在银行处理流程已经改了很多。大堂一个接待人员变成三个,办公窗口多了一个,可排队时间有增无减。

周一,贝壳上班,发现电梯又坏了,所有人堵楼下上不来。贝壳等了近10分钟才电梯上来。关于这个贝壳也录了录像,回头大家自己看吧。租办公室的千万记得,不要租中山北路2899号中关村科技大厦。物业太烂了。

现在数数贝壳这周的事情吧。周二丁丁同学据说要请我吃火锅,谁付钱相信大家清楚。周六是哥哥的婚礼,周日老师要我去闵行开会。天啊,天啊,贝壳不活了。

Tags: busy days

西安出差4 论P2P构架的变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