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6, 2008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苏博婚礼回来暨python2.6发布

这次10.1算是个大日子,因为我们可爱的苏博终于和他美丽的新娘结婚了。据说两个人相识10年拍拖7年,找的高中班主任做证婚人。实在有点为难人家,到底说高中就好上了呢?还是高中没好上?不过总而言之,他们总算结婚了。具体苏博是怎么被我们蹂躏的,以及婚礼的起因经过什么的就不写了,毕竟我不是新闻记者。这次就写一些有趣的事情和感想。

首先是去震泽的车子,因为10.1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去。不过坐在车上晃晃悠悠两个小时,看旁边的河跟路一起走,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江南不愧是水乡,有条河就在我们的路旁跟了10多分钟,还有条船跟我们并排跑。震泽古镇也很灵的,宝塔街古香古色,保证没有现代元素,除了大头发现的几个公共厕所外。建议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苏博的家乡。

而后是新郎和新娘的一个让我比较震撼的问题。婚礼上,主持人问新娘的大学同学,是否在校园里面经常看到新郎。人家说,一直以为苏於良是南大学生。我吓一跳,南大啊,我一直以为王苏瑾在上海念大学。由此我得到一个结论,远距离恋爱是否会失败,和双方爱对方的程度无关,而和双方把爱付诸行动的程度有关。其实不光远距离恋爱,婚姻也是一样。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两个总结。夫妻双方性格相近或相反,价值观一致。今天看来还要加一条,愿意将爱付诸行动。

然后是婚礼前一天,阿丁同学打过来跟我哭诉她和她男友的情况。实话说,虽然被哭诉半天,但是我还是搞不清楚她和她男友的状态,总之是非常复杂一团浆糊。因为隐私关系,我不打算说她和她男友的具体状况。不过大致就是她很喜欢他男友,喜欢到没有自我没有尊严。他男友呢,则是有点——不知道怎么说。说有问题吧,说不出来,说没有问题吧,情况确实——不怎么好。而且她本人处理事情上也不是没有问题,我觉得这个应当叫孽缘吧。不过无论如何,我的建议是——分手。

然后我就建议阿丁同学到震泽来玩一天,反正黄禹同学正好没来。然后她跑来玩了一天,回去和我说了一句雷晕人的话。我彻底无语了——

无论如何,那是她的家事。

再后面就是苏州到上海的车,同样也不怎么好弄。我问今天又没有去上海的车,最好是动车。回答说有,动车。我说来两张票(帮人代买一张),售票员说,晚上11点半的哦~~

我彻底无语。

后面一个朋友则更悲惨。他问,今天到南京的车票还有么?没了。明天的呢?也没了。后天的呢?我们只发售今明两天的~~

最后我们坐大巴回来的。

最后的最后,说一下,python2.6发布了,虽然我不打算用。比以前在构架上有了不少进步,不过很多东西暂时没有这么快迁移过去。我打算等3.0出了后直接用3.0,反正程序是一样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