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pr 19, 2007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回老家

贝壳前几天在回家的车上,莫名其妙接受到一个短信。这周末有空吗?有空回来看看。一看署名,老爹。再算日子,清明。想想家人,爷爷走了一年半。应该错不了的,扫墓。

靠,居然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又碰到传说中的扫墓大军。贝壳跑到老北站,问去张家港的车。售票员很高兴的回答我,没有了,要到下午3点。有没有搞错?现在才早上9点。门口碰到一个黄牛,问去不去常熟。我去常熟干嘛?有没有张家港的。有部过路的,快客(事后知道鬼个快客),原价50,你60。我想想蛮合算,10块钱家吃顿午饭的车钱都差不多了,还节约这个?事后证实,票价差不多50。这个黄牛人品不错,服务也不错。下次就选他了。

车晃悠了三个小时,总算到了站。贝壳确认了,快客个头。跳下车就上了轿车,张姐到是很热情,派车来接。后来知道一个更直接的原因,那是人家家门口……到了大姑姑家吃了顿午饭,下午一点的午饭。然后贝壳的老爹(老贝壳?)就琢磨下午没事,去干点啥了。因此我们跑到附近一个公园去玩了一个下午。说是公园么——其实有个很气派的大湖,至少比北海气派多了。而且湖上面有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就是那种充足气的大球,把人塞进去在水上跑的那种。贝壳听说过许多次了,看电视看过许多次了,今天总算看到真实表演了。不过贝壳本人还是不准备尝试的。按照贝壳的体重,加上不会游泳,我下去就可以直接送医院了。

当天晚上基本就是一堆亲戚聚会,除了老爹一个上一辈的,有个小孩下一辈的,剩下都是贝壳的兄弟姐妹。哎——贝壳年纪轻轻(画外音:骗谁呢?)就已经当上叔叔了——当天吃的羊肉,确实比上海这里的羊肉好吃多了,至少没有毛!

第二天基本还是走亲戚,中午和昨天差不多的人继续吃饭。被一堆喝到大舌头的人灌酒和拉着手说各种言不及义的话。到现在贝壳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哪里看的出有悟性了,需要人家送一本列入联合国文化保护名录的书来悟一悟。不过席面上总不能对着长辈说,您老舌头已经大了,要不要喝点茶?还是得笑着说一定一定——天知道这种书拿来贝壳有哪里的美国时间来看。

Tags: travel

两句牢骚 又一次搬家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