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pr 22, 2006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故地重游

今天去了牛栏山,感觉时光仿佛被凝固了一样。我拿着相机到处照相,透过镜头,依稀可以看见我们往日的身影。

漫步走进校园,巨大的广场依旧,只是前面多了一个大型的——什么。我不知道那算是什么,雕塑不算雕塑,假山不算假山。除此以外的所有东西倒是没有啥变化。主楼上面的牛头依旧,只是我们这些当年穿牛头的人已经散落天涯。前面的大广场其实都是后来的事情了,我们那个时候最初还是一个沥青马路,旁边有不少的街灯,再前面是烟囱和厕所。科技楼,高三宿舍,阶梯教室并没有什么变化,还如同我走时的模样。只是当时我绝对不会知道有天,自己会怀着莫名的心情参观自己熟悉的地方。看见高三宿舍,就想到厕所里面的灯光。想到阶梯教室,就想到辩论会,想到唱歌大赛。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是否还有当年的传统,每每有人一展歌喉。想想当年干的事情,如同一首词一样,少年不是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少年时的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当年红砖堆砌的男生宿舍已经铁瓷砖翻新,并且成了女生宿舍。不知道我们当初是否还留下了什么纪念品,有没有吓坏某个无辜的学妹。刻在墙上的社歌,是否已经被擦去,如同歌里写的那样,只是结局恰恰相反。学校后面的运动场还如同以前,篮球场则有所变化。我苦苦思索回忆,终于想起以前的球场是沥青地面,十足让我吃饱苦头。想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仿佛我只是在完大家来找茬,不过一张图片在现在,一张图片在五年前,在我记忆的深处。体育场上的看台,那时是新的,现在是旧的。周围的景色,那时是旧的,现在是新的。来来往往的人,每年都在变化。只是我这个过客,从从来匆匆去,不留下什么。

现在那里也有不少女生在打球,说起来我认识的不少女生都是打球的。这么说也不恰当,应该说我打球认识了不少女生,或者说我为了认识女生而打球。看看现在女孩子们打球的样子,依稀我还能看见徐贺,佟国美,关苗苗。一个喜欢运球,一个喜欢投篮,一个喜欢抢篮板。

这次回去,我特意看了西面斜坡的上坡道,还有男生楼后的樱花。原来的坡道在男楼和运动场间,是学生回宿舍的毕经要道。我曾经因为下雪而多次在上面滑倒。现在的上坡道依然干净,只是没有人行上下的痕迹了。楼后面的樱花在阳春三月开得应当正艳,当初我们绕行楼后的时候多少人曾经目睹。只是现在楼后干干净净,不知道樱花何去何从。绕行楼后的小路已经完全看不出了,单从地上看,谁能看得出当年人流连绵不断,我们在窗前高歌计算回头率的情景呢?大食堂小食堂和教师办公室已经全部作古,原来我们的水房现在是车库,只有边上的古树古墙证明着我们存在的痕迹。出来看到小男楼前面的紫藤架,仿佛在向我证明着另外一些人存在的痕迹。他们的欢乐,他们的悲伤,只是原来我从未注意。

元圣宫和牛山一中一体双生,命运相连。作为古迹,自是不会随意破坏。这也许是学校里面为数不多的尚未变化的地方了。古树参天碑林依旧,记录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一时代。不过变化还是有的,南门已经封死,外面是学校的题词碑林,大鹏想再借元圣宫搞高三动员讲座就要绕行了。旧校门的题词依旧,只是无人行经,想想也是一种讽刺。

坐在学校的门口,一如当年,晚风携酒香而来。心中自然感到一种安定,仿佛这时光就在此刻停滞。我依旧是我,大家依旧是大家。

Tags: travel

虹桥机场最长的一天 旅游报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