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Nov 4,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西藏行——第十二到十四天(冈仁波齐,玛旁雍错)

第四天的行程更简单,直奔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而去。

早上我们先从吉隆镇开到了萨嘎。在萨嘎吃饭的时候,司机大哥带回来一个白头发的老外。这老外是从新藏线一路开过来的(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搞定边防证的),跑到萨嘎这里,油大概还够跑200公里,又懒得开回头路。所以问一下我们下个加油点在哪里。饭店的人说拉孜肯定有,不过拉孜在300公里以外了。饭店的人说那就只有桑桑了。

剩下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接近仲波的时候,轮胎爆了。当时正好翻过一个山口,司机大哥放大家下去休息拍照,自己关了引擎休息一下。两位美女就跑到远处方便去了(不得不说,在阿里地区不学会路边大小便是会憋死人的),我下车想拍个照,结果听到左前轮附近有声音。司机大哥下来一看,靠,漏气了。而且海拔5100的山口,漏气速度更快。我们赶紧叫回两位美女,往山下猛跑。

开到老仲波,问了一下边检。老仲波没有汽车修理,必须去新仲波。边检还挺通人情,检查了一下我们的证件让我们赶紧走。

开到新仲波,找了个汽修点看了一下。轮胎的老疤被扎透了,已经报废无法补胎。仲波这里也没有火补。无奈,我们只能把备胎换上,加了点气接着开。以当时的状态,要是再漏一个胎,我们就得在阿里地区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过幸好,这种事情没有发生。经过一天的行驶,在晚上日落前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玛旁雍错旁边的霍尔。算算时间,我们已经来不及开到齐乌寺了,所以就干脆在霍尔住一天。

这里要特别提一下“成都大酒店”。这家店看起来不怎么样,住起来不怎么样,但是东西却很好吃。做的川菜非常入味。土豆切的非常薄,油炸后就像土豆片一样。加上花椒(我们一直都怀疑是本地花椒——就是那堆野生花椒的同类),可以说是我吃过最好的川菜。而且面条也不错,高压锅压烂,不比平原上的差。就是价钱贵了点,等的时间也长了点。

当然,这家店的住宿就不怎么样了。一套房间有三间房,是一间大房间用隔板隔开的,互相之间都能听到讲话。整个一套房间有一个对外出入口,是用一个铁门闩关起来的,没有锁。房间里没有恒定电源,都是靠老板用柴油机发电的。晚上9点开始供电(因为需要点灯),12点结束(因为柴油机声音太大,需要睡觉)。这点时间也就勉强把各个电器设备充一下。如果不是司机大哥车上有车载USB充电器,我们中一定就有人手机会被迫关机。当然,就算关机,最多只影响照相功能而已。在阿里地区,只要稍远离城镇,手机什么的就会没有信号。而且一驶入阿里地区,整个路上就完全看不到人。由此可以知道车胎漏了有多麻烦了吧。

而且司机大哥说,北线的情况还要糟糕。不但路更烂,而且经常没有路或者干脆迷路。开着开着就坐在泥里面走不了了。最糟糕的是二驱,一点走不动。电子四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坐泥里也走不出来了。手动四驱的可以挣扎一下,运气好的出来,运气不好的继续坐着。扎穿轮胎加备胎,坐泥里等等情况,加上没有信号没有修理厂。所以北线一般最好两辆车一起比较安全点。

第五天天蒙蒙亮我们就起床了,因为要赶到齐乌寺拍玛旁雍错的日出。到的时候湖边非常冷,我穿着两条裤子加长袖,加上抓绒衣和冲锋衣,身上还是感到止不住的寒意。但是非常值得,天边从鱼肚白满满变成粉红,然后变为暗金色,紧接着一下子发出灿烂的亮金色光芒。整个寺庙,经幡,白塔,转经筒,仿佛都笼罩在天穹直射下来的金光里一样。整个亮金色一瞬即逝,不超过五分钟。然后天边就出现仿若火烧云一般的火红色,火红色里又包裹着一层金色。整个云色倒映在圣湖里,使得湖水也出现千变万化的颜色。远处的雪山在云层间显露出三点不变的白色,仿佛只是为了对比。

日出经历了半个小时才结束,我们开到湖边,用湖水洗濯双手和脸。正好远处的纳木那尼峰从云中出来,雪山圣湖相映成趣。

日出结束,司机大哥带我们从玛旁雍措到拉昂措,和我们说,接下来就是看我们运气的时候了。纳木那尼来10次能看到9次,冈仁波齐却不是次次能看到。结果说完没两分钟,车一转弯,冈仁波齐就显露在山后。右边是重重的黑云,唯独露出一点雪山。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司机大哥说,错不了,就是冈仁波齐。那个方向在这个季节只有一座雪山。神山冈仁波齐仿佛专门为我们开了一道小口一样,在远远的天边露了一小脸。

至于拉昂措,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拉昂措紧邻玛旁雍错,不过却什么生物都没有,所以被称为“鬼湖”。虽说没有生物,但是湖水清澈见底,在岸边可以看到很远。湖水和玛旁雍错的千变万化,羊卓雍措的宝石蓝,纳木措的一望无垠均自不同。那是一种接近透明的天空的颜色。

看过拉昂措,我们赶紧往回跑。其实当时离扎达土林只有200多公里的距离。但是同车有个美女有事,飞机都订好了。我们都担心她的飞机赶不上。

司机大哥车开的很快,但是开到桑桑的时候还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本来按照这个速度,我们两点不到就能在拉孜睡觉。谁想到在离桑桑2公里多的位置上,居然碰上了泥石流。

先是开到一半堵车。全车只有我是穿着冲锋衣睡觉的,所以就穿着冲锋衣带着雨伞去看看情况。走到最前面,看到路面铺满了一层泥,几辆车陷在泥里面动不了。跑回去把情况一说,司机大哥决定自己去看看情况。回来说前面泥石流走不了了,脚踩下去至少20厘米的泥巴层,还是边缘地区。中间陷了一辆指南者和一辆大挂。以指南者的性能,我们车去了也是白给。已经有人电话通知了对面桑桑,他们会派辆铲车过来。

最前面的车已经堵了四个小时了,我们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是等还是往回走?前面2公里就是桑桑,往回走到二十二道班就要170公里左右。晚上等又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犹豫半天,还是等吧。幸好车里的油够,人又够多,油烧上一晚上也不会冻着。桑桑那里有加油的(正好昨天刚知道),油不够路一通就能加上。不过车还是往后退到队尾,省的后面往前走的把另一条线也给堵了,我们想出也出不出来。

这个决定非常准。我们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多点,就看到对面有大灯,铲车开始工作了。再过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可以从旁边的小路开始走了。当然,大车师傅们还得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