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ug 17, 2013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台湾行——第八天,台南

可怕的早餐

台南的鱼肠是我吃过的最可怕的早餐。别误会,并不是说难吃。相反,鱼肠非常好吃,鲜而不腥。通俗点说,就是鱼的内脏,在杀的时候挑出来马上去煮。说可怕,是因为必须现杀现煮,才能没有腥味。所以店家只在早上5点半开卖,卖光就没了。所以要吃鱼肠,需要5点起床才能吃到。即便如此,还有无数本地吃客在那里排队。我们头一天45分到,已经没了。

这次的鱼肠是15分出门,30分到店里。7个人,4份鱼肠汤,2粉干煮鱼肠,基本通杀了店里所有的存货。鱼肠吃的时候要注意,鱼内脏里的胆是没有取出的,所以如果不挑出来吃的时候会有点苦。而鱼肠的肝很柔嫩,稍微用力就会破碎。大多数鱼肠的汤在吃完后都是浑浊的,就是因为肝脏破裂后形成的。我一顿吃下来汤居然还清澈透明,不得不感叹洁癖救天下。

另外,鱼肠不是很好消化。我6点吃的鱼肠,知道10点还在肚子里面翻滚,什么都吃不下。吃了雨苍弟弟拿来的胃药,又走了一阵才好一点。所以如果是新手,最好几个人点一份鱼肠比价好。一方面以防有人不吃浪费东西,另一方面以防消化不良。还有一点就是大家抢的都很辛苦,留点机会给别人比较好拉。

台南深度游

今天雨苍去台北演讲,由雨苍的弟弟找他的一位朋友带着进行台南深度游,jserv也过来玩玩。

台南在台湾是以古迹和美食而闻名的城市。明延平郡王郑成功在台湾开府,就是在台南和高雄(安平和打狗)。一直以来台南一直是重要的政治和贸易中心,直到日据时代,才在台北建立行政中心,使得行政职能北移。雨苍的弟弟介绍说,台南人喜欢吃甜是其来有自的。在以前,台湾没有糖工业,吃糖全靠进口。因此只有贸易中心,有身家的人才吃的起糖。那时请人吃甜食就和我们现在戴机械表一样,是一种炫耀身份的象征。也因此,台南人的脾气有点自傲,和现在的上海本地人很类似。

就我所知,很多台湾人祖上都是从大陆过来的,时间基本都是清朝。所以说台湾本地人,基本就是两类,汉族和原住民。汉族指的是清朝从大陆迁移过来的闽南居民,而原住民则是在此之前在本土居住的高山居民。前者的语言基本是闽南语,而后者则是原住民语言。这些语言非常冷僻,而且和汉语根本不是一个语系。闽南语属于汉藏语系,而原住民语言属于南岛语系,和马达加斯加的居民属同一个语系。

再往后,从大陆败退过去的国民党军队各地人都有。当这些军人退役后,他们的后代就逐渐形成一个个眷村。这些眷村大部分在台湾北部,而这些人则被本地居民称为外省人。眷村出来的人中有不少人颇有成就,其中的佼佼者就有邓丽君。他们的方言就比较复杂,有山东话四川话等等都有。当然,国民党曾经推行国语教育,因此目前台湾通行的是国语。在台北街头随便拦住一人,用普通话就可以无障碍的交流。然而台南就基本做不到这点。

当然,比较讽刺的是。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在日据时期后,台湾就逐步发展成糖和米业的重要基地。。。

我们的周导很专业的拿出一份清朝时期的地图(天呐),然后开始解说各个门。介绍的顺序基本是按照原本的几条溪流来的。当然,这些溪流现在都已经被填上消失不见,然而溪流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道路的走向和房屋的朝向。当然,说是这么说,然而介绍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基本失去了方向概念,就是不停的走,吃和看古迹。所以我就跳过古迹的细节介绍,反正大家去台南一定会去赤坎楼(就是附近有很好吃那家锅烧意面的)和安平古堡,其他说了你也分不清在哪。我还是干脆介绍美食好了。

第一站到的是一家十八卯茶楼,这个茶楼是基于日据时期柳下食堂改建而来。柳拆字为十八卯,因此就作为茶楼的名字。茶楼的二楼是茶文化博物馆和分手博物馆(??)。我们绕到后面,到老板开的另一家茶楼里买了点茶喝,果然很不错。

后面我们就去吃黑白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解释,大概就是各种东西用水汆烫过后直接装盘上桌,沾各种酱来吃。我们还去隔壁买了柠檬红茶来喝。台湾这里的红茶都很灵,连夜市放在大桶里面随便放来喝的红茶都很好喝。对比起来,大陆这里的红茶就都不怎么像话了。

后面我们去吃虱目鱼鱼丸做的羹。比起鱼肠来,这个对普通人更容易接受一些。鲜而不腥,而且,不用早上排队。

台南地理游的最后一顿是以江水号做结。这家冰店貌似很有名的样子,据说他们夏天做冰,冬天做丸子汤圆。我点了一碗凤梨冰,端上来看着好像一堆冰上面淋一勺糖水,和照片上相去甚远的样子。不过翻起来可以看到底下有一大堆菠萝,还是很有料的。更关键一点是,冰不够吃随便加。。。

天文台

吃过冰,台南的导游小周和jserv就各自回家了。雨苍的弟弟又带我们去南瀛天文台参观。台湾其实并不是很适合做天文研究。一方面人员密集,光害严重。另一方面山地不够高,热扰动严重。不过最麻烦的是会有大陆吹来的雾霾。。。

在天文台,我们看到了两台专业级的天文望远镜。一台是25厘米口径的,一台是30厘米口径的。其中25厘米口径的天文望远镜可以直接接thomas那台2W多的专业相机,号称thomas接到过最碉堡的镜头。

雨苍弟弟的同袍就在那里当志工,而且是全家都去当志工,这点让我很惊讶。因为一般理解上的志工都是业余时间参与活动,或者根本以学生为主。既然是同袍,那就不会是学生(因为要毕业后才会去当兵),当天又是周五。而且全家一起。让我颇为感慨台湾的社会力量。包括COSCUP,里面居然有上百名志工参与,而且很多居然是女生。后来公布出来的消息,这次的总召居然还要面试志工。我们办PyConf的时候,基本就是几个老油条撑全场,参展的游戏公司派几名妹子支援了半天,就这样了。别说面试,根本是人都找不够。

和鸟哥碰面

去完天文台,我们跑去旗哥牛肉汤和鸟哥吃饭。一般来说大陆玩linux的没有不知道鸟哥的吧。结果跑去一看,几个人坐在没有冷气的店里面,一点都不显眼。不由感慨,这才是最高境界的程序员,上的了讲台,下的了夜市,穿上西装像精英,穿上背心像大叔。。。

晚上的续摊

晚上雨苍回来,又抓我们出去吃宵夜。小杜意面和咸粥,中间有买波哥(和清玉差不多)来喝。比起前几天来,已经算是收敛的节奏了。thomas因为洗澡太早,未能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