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13,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郁闷

今天和外婆小闹了顿脾气,老实说,感觉不好。

起因是因为一个公文包,老妈买的。115,什么都没有,产地,牌子等等等等。我说我不需要,因为我很少用到,老妈说这个也只是撑撑门面的。既然是母亲的心思,我虽然不需要,还是天天在用。结果,他因为我的过度使用(如果两个月能过度使用的话)坏了。一个把手坏了。

我和外婆说,明天不用,你拿去修吧。外婆看了看,拿针缝了缝,说没关系可以用的。我说反正可用可不用,明天我就不用吧。外婆在旁边宣传她的结实,如同市场的小贩在推销她的西瓜。于是我说,试试看?

公文包里面的负重只有一副眼镜,一个数码相机,一本本子,一瓶眼药水。我单手向上一拎,两个手把带子全断了。外婆说,你总是要把东西弄坏。我说,我用单手,这个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外婆没答话。她说我怎么给你处理,一定好的。

我有点冒火,这个东西这种质量水平。今天弄的好这个,明天又哪里坏?如果有票据,我肯定退了它,问题是没有票据。我就直说,这个东西扔了吧。外婆还在那里说怎么修。我又说,这个东西是它不结实还是我太用力?外婆不答。于是我干脆最后总结,您直接给个结论吧,是我太用力还是它不结实,如果您不说,我扔了它,求个清静。外婆还是在说怎么修。

修啥修,扔了。

Tags: days

人生 三次的爱情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