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4,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天朝重大灾害事件的行为思考

当事人

在天朝遇到重大灾害事件,当事人的指导思想是自主逃生,切切不可指望救助。这点不仅是在天朝,而且在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同样成立。总体来说,天朝救助动员体系的效率在全球那是首屈一指的高。然而比较操蛋的事情是,往往在救助的时候会来几个记者或者领导。这时候不但不能快速把你救出来,而且在慢慢救助的过程中,你还会受到“你现在疼不疼阿”,“坚持住,我们的人民解放军马上就把你救出来拉”之类的废话骚扰。更操蛋的是,你还得表现出受灾的痛苦和得救的感激——不过鉴于天朝有效的动员体系,你就权当缴“表情税”了吧。

当然,在救助的时候,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你受灾的事实可能会对领导的政绩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当有一点证据表明可以不救的时候,哪怕不足72小时,你都可能被直接埋掉。所以,更不要指望救助。

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具体建议:

受到外来冲击的时候先护住头和胸,尤其是后脑勺。缺胳膊少腿的叫残疾人,缺脑袋少心脏的叫僵尸。

尽量逃离灾害现场。你永远不知道那里会再发生什么问题。

再贵的东西都没有命值钱。

被困等待救援的时候,最容易死亡的因素是缺水。如果你有瓶水,千万别浪费了。如果有个瓶子,千万别浪费自己的尿。如果你什么都没有,那就想法弄一个。

NGO

作为NGO,在灾害救助的时候,首要任务是组织,管理,信息传递。尤其是最后一个,千万注意时效。网上经常出现无效的求助,尤其是围脖出来后,情况尤其严重。有人曾经验证过,一条求助推,被转发上千次。但是之后的感谢推,只有不到百次。结果就是,事情已经做完,或者过时,但是信息还在传递。这种无效的信息垃圾,会严重的干扰救灾体系的运作。

作为一个比较好的对应方案,建议可以由几个人,携带便携电脑,在灾害现场收集信息,来源,时间,然后通过邮件发送给联系人。使用邮件的好处是,可以离线收集信息和编写,通过3G网络发送,信息量大,冗余数据消耗小,对带宽要求小。即使没有3G网络,邮件也可以通过tf卡携带工作(就是把邮件输出成EMAIL编码,托人带到有网络的地方发送)。不过,为了保证邮件发送人的可靠,建议考虑邮件签名技术。

受灾后,最重要的信息是,有哪些人受灾,他们需要什么物资,他们需要联络什么人(寻人报平安)。正确的第一现场信息,有助于征集社会资源,解决实际问题。为时效性考虑,每种信息都应当有一个注销和过期特性。

旁观者

作为旁观者,千万不要试图录像,或者表现出试图录像。如果你手机有偷拍能力,偷偷的拍是可以的,被发现了就删除,或者干脆把手机扔给对方,不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对面一群人的领导,可能在这次灾害中锒铛入狱,也可能风平浪静。如果你的录像有害他入狱甚至挂掉的可能,他不会介意让你直接挂掉的。

如果你平时要救助别人,注意留下你不是肇事人的证据。但是在大型灾害面前,你没有被起诉的可能(总不能说地震是你搞的吧),因此不要吝啬于给与帮助。注意,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轻易的到危险地带去帮助别人。如果你也变成当事人,别人还得帮助你。如果你挂掉了,家里人会伤心。

在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你的捐献不要考虑审计,红十字,之类的问题。就算知道有问题,你的捐献能够让多一个人活下来,就比坚持真相更有意义。然而做为后续捐助,我的建议是,自己做,或者不捐。中国的救助体系已经变成了一门生意,而且很不透明。当你不知道你的捐助做了什么用途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不捐助。当然,如果你和几个朋友(注意,这里一定需要互相认识,因为针对非特定对象的募集是违法的),有人愿意去开车送一些东西什么的,那会更好一些。

如果你到了现场,注意收集信息。在灾害信息全靠官方,官方信息全看领导的天朝,有个其他的信息流通渠道是非常重要的。

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具体建议:

不要围观,尤其是在进出通道上围观。

看到有人受伤,不要着急忙荒抬着跑,先看看有没有伤,意识是否清醒。如果有骨折,固定后再移动,否则会产生二次伤害。

如果是外伤,尽力止血。如果外伤见骨,或者有脊髓液流出,不要着急包扎,谨防感染。可以在靠近心脏端进行扎紧,减少血流。

如果呼吸心跳停止,做CPR。CPR具体参考CPR手册,或遵医嘱。实在不会的,简单来说,捏住鼻子往嘴里吹气,然后胸压15次,两秒一次。特别注意,必须保持气管通畅,没有喉管闭合或者呕吐物堵塞,否则人工呼吸一下就送命了。另外即使出现心跳呼吸,也尽量坚持直到救护车来。当然,最后一点在灾区急救中就有点奢求了。

Tags: thinking

几个小技巧 语言的效率差异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