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Oct 7,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北京游记一.机场,东直门和健翔桥

9月26日星期一,在车上晃悠,忽然想起家乡的破烂公交。于是兴起了回家看看的念头。虽然我老在两地跑,但是还没有连续两年没有去过另外一个地方的。是离开很久了,也不知道家乡的父母,儿时的同学如何,该回去看看了。

9月27日星期二,向老板请假,问老妈机票问题。得到答复,装好所有电脑就回家。机票一切好说。

9月28日星期三,在一个上午装好两个机器,部署四个系统和驱动还有应用程序,体现个人并行处理能力的极限。下午冲到华山路售票点,还不知道路,从徐汇广场打的过去的,最后才知道离静安寺一公里,浪费啊。售票小姐磨蹭半天才出票,说以前没有办过。嘿嘿,国航在上海的工作人员家属是少了点。

9月29日星期四,晚上有聚会,所以要乘11点的班机。直接结果就是临时多向老板请假半天,间接结果还有我欠老板半天假。公司有个电脑差点要我回去修,不管了。

到了机场,拍身份证照到是挺顺利,不枉我提前回来。这也是我提前请假的官方理由,不过老板要求八号必须上班,交付新添置的两台电脑。然后晚上参加小学同学聚会。毕竟十年没有见面了,李默雯和宋天伟见过照片,还认的出来。王立鹏和张玥玥就不行了。不过这也没有起啥作用,宋天伟最后才到。李默雯到是到的挺早,不过见面像见鬼一样(谁不是呢?),还在找人的时候碰到熟人结果把我晾一边了,害我闹个大笑话。

话说我十年没见同学了,认不出来,当然她们也一样。所以我看见张玥玥进来,然后拼命找我。还在想,这个人挺眼熟,找谁呢?可是也不敢上去认啊。所以叫服务员过来,说你看见有找这五个人或者叫这五个名字的,请他们找我来,然后报了我们五个名字。刚刚说好,王立鹏下班过来了。他总算我还认得,赶紧打招呼。不过他先认不出人,然后就是见鬼的表情(唉……)。刚刚对眼五分钟也就成了全机场的大笑话。

具体说话就不谈了,四个人,加我四个工作的。所有人里面一个人和老公去德国,一个人女朋友在搞新闻。没有女朋友的那个在中航油,没有男朋友那个在学开车。不在中航油的男士一个搞程序一个搞销售。请问有几个王老五?

9月30日星期五,上午海鹏突然打电话过来(我的手机费!),说中午有空。那么就在东直门聚聚吧,把上海交大的北京同乡会开到北京来。于是临时和人改约修电脑,漏空跑到东直门外大街去。等了半天海鹏,饿的要死,就在旁边一个叫东北人的餐厅撮了顿赞的。别的都没印象了,就是葱油饼和豆腐印象比较深刻。还有饭店那长的要死的菜名……

吃好没事做,溜达到使馆区。海鹏也要去德国了,(BTW,我最近N多朋友要去德国,还有吗?我准备组织北京人在德国海外分部了……)所以要去使馆办点签证事项。开始我们按照Australia,Canada的顺序找下去。结果我多嘴说了句”Maybe the next one is China because it’s ordered by alpha increasing.“。然后海鹏的语言模式就全部切换成英语了……傻掉。最后找不到,跟着帮德国佬走,找到了前面。上书“办理签证请走北门”。(原文如此,不过北门也是后门)于是我们灰溜溜的跑到后门去了。

下午找于静一吃饭,这个家伙现在在华北计算技术研究所做。也就是国家计算机质量检验中心那里。一个的送到健翔桥,结果也说不清楚那里,干脆送到桥下。其时,于静一同志还在敬业中。所以在周围乱逛。最后跟静一同志跑到花园后街吃饭,小涮锅。吃的非常不错,下次可以再考虑下。大家要是有啥也可以去试试,韩国老板开的。静一个家伙貌似在中科大给憋坏了,一劲的看MM。根据柳江陵同志的评论,说话没谱。回去宿舍(我怎么看都像研究生宿舍,连床都像……)还老看MM,置我热情的影片心理分析和蒙太奇分析于不顾。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