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2, 2012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首次bsp日记

第一次参加BSP,还不错拉。因为以前没参加过,所以等搞明白了这个是干吗的再和大家说。

BSP是bug squeeze party的简称,简单来说就是修错会。debian马上要发行7了,在此之前有很多的bug没有修复。其中有一种是RC bug,即运行就会出大问题的bug,或者干脆没法编译。无论哪个,都会导致这个包不能进入最新的发布。有些bug很麻烦,需要maintainer和author沟通,这个没有办法。但是有些问题解决起来很简单,只是因为后果很严重,作者又暂时没空处理,导致包无法进入stable,实在很无谓。BSP的目的,主要是以非维护者上传(non-maintainer upload)的方式修复这类bug。因为包不是自己的,所以礼貌上,只修复半个月以上的rc级别bug,其他的留给maintainer来处理。

BSP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么一个苦力会。没有挂名,最多只有一条changelog记录,还要大量寻找和修复bug。不过BSP相当重要,因为很多maintainer往往有一段一段的不活跃时间。这时候即使再简单的问题也不会处理。按照debian的规则,别人也不会帮他处理。除了BSP,很少有一批人会专门找这种简单的Bug来修正。如果没有BSP,debian stable发布的时候一做RC冻结,就要少掉很多有用的包。BSP更大的目的是,交流和传授debian打包和除错的经验,唤起人们的关注。也许在会后,如果有人看到一些简单bug,会使用nmu的方法给与修正。不过BSP到确实是有一个额外加成的好处——基本变成了签名会。昨天估计是中国大陆地区首次DD数量接近其他人数量,我一下弄到了5个签名,2个DD一个Ubuntu员工。加上原来就有的zigo签名,我就有3个DD签名了。

本地BSP是在thomas的公司举行,欧特家博士匹萨厂商赞助了我们两天的午餐——微波食品匹萨。第一天来的人比较多,很多都是纯新手,大概有20多人。Zigo倒是在网络上说会帮助新手,但是纯新手看到debian打包系统根本无从下手,所谓指导什么的也无从说起。很多人一天一个bug都修不掉,甚至都看不懂,很有挫折感,估计有不少有热情的人在第二天就这么默默退散了,第二天只来了15个左右。

我主要是以修复自己的问题为主,python-snappy和python-formalchemy都升级到了最高级,并且修复了自己以前打包的一个问题。至于RC bug么,我修了一个。两个包在python中命名冲突了,所以在debian中需要声明为conflicts。另外我评审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关闭了python-libmemcached的ITP。虽然对douban很不好意思,还让他们修了一下。但是python-libmemcached依赖于libmemcached,而后者已经逐步升级到了1.0.X版本,但是douban为了稳定使用,是sticky在0.4版上的。因此当更新的debian发行时,实际上python-libmemcached和系统中的libmemcached不是一回事。因此,我不能依赖libmemcached的维护者,而是需要自己去维护后者——没办法,我就是怂了。python-libmemcached的爱用者,还是自己打包吧。我倒是可以公开打包文档。

另外,我在想是否要集合一批python/debian的用户,来做投票。例如,python的一个容器——flup,在debian中实际上已经orphon了。如果有足够的人投票,我愿意为flup做接手维护工作。不过目前debian下问下来的结果,大家对flup没什么太大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