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Dec 1,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五网融合——看起来很美

本文是一篇牢骚文。

大学的时候,和传播学老师讨论三网五网融合问题,我说,这就是一个概念性问题。从技术上说,音频信号视频信号从以太网走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当时04年),只是尚没有产生足够影响的工业标准。手机网络情况特殊,不好说,金融网络的融合依赖于电子加密技术(当时不清楚,现在来说,应当是电子授信技术)。这些事情的技术准备已经充分完成,将来几个融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好专门提出来炒作的。

事情的发展证明——是我太天真了。虽然三网融合并没有技术难度,但是有炒作性,也能触动某些人的神经。时至今日,不但三网融合没有完成,反而情况越来越糟。上海的网速只有国际标准入门级网速(4M)的四分之一这个事实常年不变不说,而且几个网的入门技术难度越来越高,门槛越来越高,各大运营商都把用户当作自己手里的筹码,仗着垄断优势倒行逆施。我们数数这些年,电视网互联网接入手机网络的“发展”:

1.机顶盒改造

这是有史以来,我听到被骂的最严重的技术改造,没有之一。我老爹,原本会看电视的。在完成改造后,只会看八个台。因为他一直不能理解电视遥控器和机顶盒遥控器的区别。为什么电视开了还得开机顶盒,机顶盒遥控能关电视,但是不能开电视。电视能看八个台的时候就不能看机顶盒,机顶盒有的时候还会死机。当然,他老人家没有我这么详尽而专业的表述,在我问他情况的时候,他反复只有七个字,太麻烦了,不会用。作为一个六十岁不到的人,我觉得他应当还没有太过失去正常的学习和操作能力。这种人学不会操作电视,只能说明机顶盒太麻烦了。无独有偶,外公和大舅操作电视经常有问题,楼下阿婆也不会看电视,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一个个例。

机顶盒改造的原理是这样的(请技术小白跳过这段)。首先通过RF射频线(同轴缆线)将机顶盒和小区机房连接,在这个连接技术的基础上封装出一个eth网络来,然后让视频信号通过eth走,而不是PAL或者NTSC格式的RF信号走。机顶盒通过AV接口输出信号,再输入电视机内部。因此,在使用的时候须要打开电视,将信号调整到AV输入模式,将电视机作为一个纯粹的显示器用。然后再通过调整机顶盒来操纵电视跳台或者音量,更进一步的可以拥有历史播放等进阶功能。

看起来很美,但是由于要多一个机顶盒,因此必须同时使用两个遥控器。对老阿婆们来说,这就是一个让她们永远搞不懂的事情。而且,由于机顶盒的软件稳定性不高,我在一年多的使用中,碰到了两次死机。就是任何输入没有响应,不要通过开关关闭,而是直接拔掉电源,再接上,设备就恢复的故障。这是典型的内核死机。作为程序员尚且觉得麻烦,老阿婆们可想而知。

至于机顶盒最大的针对对象——年轻人呢?实话说,我老婆虽然要求家里装电视,但是我一般用不到。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上网,基本不看电视。有新闻也是看微薄而不看电视,网上娱乐也比较多。就算要看节目,土豆优库的内容多,可以自由前进后退,还没有太多广告骚扰。我要电视干吗?我老婆也就偶尔看看湖南卫视用。我想湖南卫视要是关门,她就会直接退掉电视线的。

2.有线通宽带

上面说到,有线电视是使用eth来传输信号的,所以理论来说,这个也可以作为宽带接入用。在某些人看来,这也叫做三网融合。其实如果这个叫做三网融合的话,那电话拨号上网也可以叫三网融合了。

有线通是使用电视网络为基础的上网业务,我简单点评来说,网络延时长,选择性封锁ed和bt协议。打给客服,她们说,我们只承诺保证http流量速度。我说协议上没写所以我们要按照国家标准——我们有权更改协议不另行通知。

我有权不用你们的服务。

3.上海电信IPTV

电信是网络的总接入商,任何其他网络运营公司必须向电信结算网络费用。所以其他ISP的接入永远比电信延迟高一些——除了教育网。

仗着这点,电信不但耍流氓,在正常的网络http数据流中插入广告,而且准备涉足电视业务。最近电信不是被调查是否垄断么?除了移动可能在搞他们外,电视媒体界也是候选之一。上海电信的IPTV是利用我们的上网带宽,将电视信号从电信机房传输到终端的一个方法。实话说,P用没有。特性和情况和OCN的机顶盒没什么区别。年轻人嫌没用,年纪大的不会用。

而且,这玩意是吃上网带宽的,不过电信一般会给你一定补偿,将1M升级到2M或者4M,多余的带宽你不能用,但是可以为IPTV额外提供带宽。不过最近带宽还是不够用,电信就在上海推了一个新业务——FTTH。

4.光纤接入

FTTH的全称是光纤到户。具体来说要从ADSL说起。原先从小区电话机房里面部署一台边界路由器,然后在电话交换机上面搭载一台ADSL调制解调器。这个设备和家里的设备配成一对,把你的电话线模拟成一根网线。没有概念的朋友,买个电力猫回家就明白了,只要有两根以上质量不差的电线,就是可以模拟成网线的。你在家里通过这根模拟出来的网线,把自己的电脑连接上边界路由器,通过PPPoE协议拨号上网。

ADSL有个问题,带宽最高只到4M,还得信号过关。电信想想,我的小区电话机房这么密集,干脆用光纤直接从机房接到用户手里得了。接到大楼里面,部署一个核心路由器,大家共享这根光纤带宽的,叫做FTTB(光纤到楼),而接到家里的,就叫光纤到户。

光纤到户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技术,光纤技术经过多年发展,成熟而稳定。通过单模光纤替代ADSL,能够提供5倍以上的带宽,真正让上海进入宽带世界。但是电信居然就能把这么好的想法给硬生生做成体验差到没边的业务。

上面说了,光纤是ADSL的替代品。从实现上说,原本是ADSL猫来完成的eth模拟行为,现在由光纤转换器来完成。用户其实只要在边界路由器上直接拨号就应当可以上网。可是电信为了在上面捆绑IPTV,或者为了将来的其他业务扩充,或者我们更不惮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的其他行为,居然在这个光纤转换器上绑定一个路由器。于是,原本我们是拿外网IP的,现在就变成内网了。什么区别?如果你开ed/bt,速度自然下去。有很多游戏机不支持。只能支持几台设备,不能多支持(好像加交换机也不行)。

太恶心了,我弄个10M光纤,往往就是一家人上网的,一个人用那么大带宽干吗?(我是例外)现在?想一家人上网可以,订他们的一个什么业务,我不知道要不要加钱。把我们自己能做的事情硬生生做成只有电信授权才可以,你干吗不说你不授权我就不能上床算了。而且即便如此,还是缺这个缺那个功能的。好比套子必须选用指定牌子,否则无法保证你们满足计划生育。。。

5.3G接入

这TMD也是一个相当值得吐槽的地方。3G接入在其他国家都相当标准了,中国非出一个自己的TDSCMDA,速度慢不说,还发热大辐射大信号不稳定。不仅如此,我用了多年的移动号码,还不能用WCDMA,因为移动没有这个业务。我买的每一台android手机都是个悲剧,因为android基本只支持wcdma的3g接入。有人建议我干脆买两台手机,一台专门打电话,一台专门上网。问题是,那联系人呢?总之,这是一个悲剧。

6.电子支付

我了个去,我就没见过电子支付这么不靠谱的东西,居然全中国都在掩耳盗铃。

基本每一家,都是用IE的插件来做安全的。实话说,不但不支持大多数系统,而且这本身就不怎么安全。更值得吐槽的是,很多银行的网银看似密不透风,但是往往转头一看——他们还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换句话说就是更加不安全——这不和本身就不安全一致?

实话说,中国的支付现在还是大幅依赖于支付宝,而且支付也只限于小额。五网合一的正式形态,应当是使用硬件加生体密码,加上3g网络和签名技术,做成标准的认证授权服务来使用的。说直白点,网银使用起来和普通网页没有任何区别,就在付钱的瞬间,需要一个小小的独立设备,通过3g网络进行请求确认。设备上显示付款的目标金额等等信息,你可以同意,然后用你的指纹加上密码确认。或者否认这个请求。这样不但安全性相当惊人,而且兼容各种系统,甚至可以包括手机。目前的手机看似能够完成这一系列工作,但是手机上毕竟是可以安装各种软件的,包括针对这个系统编写的病毒也并非不可能。

综上所述,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就是,本来接入商应当干干净净的提供接入业务。可是中国的接入商不是,非要在接入上捆绑别的。偏偏这捆绑的东西非常差劲,我们得费尽心机给去了。例如电信捆绑的iptv,3g手机。其实三网融合的核心在于,我们没有电视接入供应商,没有电话接入供应商,只有网络供应商。在网络供应商提供的带宽基础上,我们的电话和电视都通过网络实现。这样我们可以在上面变换各种花样,使用先进的业务。例如十年前就出现的ip电话业务,其实在三网合并后的形态,就是人人家里一个qq而已。例如我们现在一毛钱一条的短信业务,其基于网络的目标形态就是gtalk或者任何一款IM。由于手机随时在线,你给好友发消息他可以即时收取(真的是即时)。这和短信有什么区别?而且功能更强大。又例如iptv业务,其真正的目标形态,应该是土豆优库之类的进阶业务,更接近youtube和Netflix的混合体。说的更直白点,netflix是web1.0类型的传统网络电视经销商,而youtube是web2.0形态的网络电视经销商。中国的所有iptv都做的是一个四不像的怪物,核心目地是骗钱。说明白点,如果中国真的玩多网融合,短信不要钱,电话不要钱,电视不要钱,银行服务不要钱,那这堆单位怎么活?只有一个网络供应商活的很滋润。

其实说白了,中国的电信/移动/电视,都是垄断行业。本来各司其职相安无事。现在世界大潮非逼着他们变成一样的供应商,他们就都希望变成那个最后中选者。偏偏他们都基于自己的经验去做三网融合,结果就不伦不类四不像。又偏偏,我们没什么替代选择,再恶心也非用不可,所以开始我就说了,这只是一篇牢骚。

希望?早点把中国电信的总结算商身份给去了,让其他isp可以交叉结算。通常来说,战国时代才有的玩头。可惜,这个更加触及某些人的利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