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l 24,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无常

世界就是这么无常,种下一颗苗。人说,会得到一颗树。但是真实的世界里面,种下一颗树的结果可能是被雷劈了,然后在你不想种的地方张出个头。

人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大同,非攻兼爱。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恐怕已经喊了上千年了吧。我们都同意,人是一种动物。那么,按动物间斗争的天性,人为何会喊出爱这个词呢?怕是在为自己种树吧。种下冤冤想报何时了的苗,结下自己的后路。可是一如生活,种下的苗没有张出想要的树,反到经常在不要的地方张了个头。

有的人对此是反过来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是将来落魄漂泊时如何能忍受一身的萧索?有人明知无奈,却还只能种树。无形中形同靠天吃饭的无奈。有人以因果报应以解,可是世界即使有因果,又何尝是我们能揣测的呢?以自己的因果为世界的因果,刻舟求剑掩耳盗铃就是这种人了。

有志者不惮以数代人,试图构建一个大同。使得世界所无法贯彻的因果可以得到补偿,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只要有几个关键人物在其中得到了自己没有种的树,大同世界立时便会瓦解。若要天下大同,先必天下无人为私。人类若实现大同,想必也是一种悲哀吧。

所谓大同,不过仅仅是种理想。我们一般认为为天下大同的,便是对的。是为了万民的,是高尚的。需倾天下而从之。即使自己需为天下而牺牲,亦要在所不辞。其实天下无定规,我们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何尝不是我们加给自己的枷锁呢?例如兄妹不相婚,天下岂有天然的此种道理?此乃为了延续后代而订,若说广而流传会遗毒天下故必弃之。那无意中悉知秘密,又何必视之如蛇蝎非欲去之而后快。然而人就是无法褪去自己身上的枷锁,清末有人如此,坚持王天下必刘氏。帝王将相安有种乎?今天亦有人如此,以为位高必能,岂知富不过三泽不过五的道理。天下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面对种种非我可解的因果,我何去何从?

罢了,还是搞我的计算机罢。

Tags: others

磁悬浮列车 网络实施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