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12,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关于日本地震,关于人性

说人性有点大了,其实这里没有什么该不该对日本幸灾乐祸,或者幸灾乐祸者就OOXX的道德讨论。只是说说我和我周围的人在几次大事中的反应。但是说到底,也没什么好的词,只能用人的本性来形容。

我第一次有意识的观察人们对无预知的大型公共事件的反应,是在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当时我在一家报社内做项目,看到周围有几个人跑了一下,也没有在意。过一会,QQ新闻跳出来,说四川发生地震,目前情况不详。我稍微提了一下这个事情,周围的人没有震感,就随便他去了。但是当晚据说就有几个记者去了四川,剩下的人也可以看到神情兴奋。是的,兴奋,而不是悲痛。说不上是高兴,但是兴奋之情是难以掩藏的。

第二次是智利地震,这次我在上海一家公司里面做事,一楼。新闻出来后,大家都是一脸笑嘻嘻的说,地球是不是进入震动模式了。然后地震伤亡数字出来了,大家看看,哦,死的真少,比汶川少多了。然后就散了。

第三次是日本海地震,这次还是这家公司。大家先也是笑嘻嘻的说地球进入震动模式的笑话,然后听说震源在海上,就纷纷去查海啸的问题。结论是上海一点事都没有,于是也就这样了。日本地震,中国历来是不发动官方捐款的。最多就是几个国家部门的领导象征性捐款一下。

也许有人该愤怒了,那是人命阿,你们怎么都笑嘻嘻的?实际上,这就是我想说的东西。人对于不关系到自己和自己熟悉的人的危害,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有发自内心的焦急。对于在危害中死去的人,也不可能有发自内心的悲痛。除非他本人也深受其害。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你告诉我,印尼海啸,你在那里完全不认识什么人,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就第一时间的发自内心的表示焦急和悲痛。我说,要么你是世界第一的圣人,要么你是世界第一的装逼犯。当然,曾深受其害者和各国领导人例外。

遇到突发灾害,人的第一本能反应,无一例外,都是兴奋。其实从生物进化角度不难理解。如果人类在突发的灾害面前不能保持高度的兴奋,来应对各种情况。人类早就因为适应不良而被自然淘汰了。因此在听到地震的消息时,神情兴奋的东问西问是正常反应。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正常的人类反应。如果灾害不会危及自己,过一会就淡了。如果灾害可能危及自己,会优先考虑自己怎么避难。当兴奋过去后,才会考虑是否应当对受害人有所表示,如何表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