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4, 2011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版权和道德的讨论

某个朋友在做一个文档共享网站,需要一些文档。我建议他去抓取wikipedia的数据作为初始文档,他很惊讶的问我,那个可以么?

谢天谢地,总算碰到一个有点常识的人。我告诉他,wiki使用的是CC协议。只要他将数据抓下来后,注明数据来自wikipedia,是完全符合版权协议的。按照他们最近的情况,要是你肯赞助一笔,并且承诺按照CC协议来,说不定wikipedia还会奉送打包好的资源。相反,他做的这个网站在别处出事的概率到更高一些。他反问我,出什么事情呢?

那就很多了。例如,某个人上传了一个带版权的内容,并且因此获利了。在事发后,带着赚的钱失踪了。那么网站是否要承担责任呢?他说有协议,我问,你们的协议可以对抗第三方么?有人偷了东西,把东西卖给废品站,人消失了。废品站拿着协议大喊,我们签过协议,他承诺这东西不是偷来的,应当被认可么?协议其实什么都不能证明,连你没有盗用版权的故意也无法证明。要证明你没有盗用版权的故意,你必须有一定的核查行为,检查你的内容版权问题。但是这是几乎没法实现的,这也是所有web2.0网站所面临的公共难题。就是说,只要你允许用户上传内容,就几乎无法避免版权问题的指责。

还有,如果别人再复制你的内容呢。他说打官司咯。我说真打官司就脑残了。如果对方在上海还好说,如果对方在北京,根据中国法律,这种官司归侵权事故的发生地管辖。就是说,你得去北京起诉。光是你去北京数次沟通的费用就比对方的侵权赔偿还大。而且中国的国情是发生这种事情的公司绝对不是一家,起诉到判决的时间往往也不止一年。你官司没打完呢,网站就先倒闭了。如果这种事真的官司能解决,腾讯早就赔到死了。

同样,回来上网,看到刘慈欣很生气的说,有个人在百度贴吧里面说,自己已经看完了三体III,准备手打一份贡献给大家。要光这点也就算了,刘慈欣跑上去说话还很猖狂的骂人。我看到这里就不禁很无语,虽然看盗版书这种事情我也干,但是至少我知道这是错的。要是有个好点的渠道给作者点钱,我到不介意付费。但是,一,不要买纸质书,现在家里书山书海,没地方放您的一摞纸,二来也不环保。三就是一次购买,我需要这本书的各种载体都不再付费。不能我花钱买了一次epub,回头txt或者pdf就要我再付费,这可不干。问题是,怎么有人(而且不是一个)没感觉到,免费看书是错的呢?

说到这点,我就想起个老外,上海的DD之一的zigo。上次他在debian打包讲座上说到,Ubuntu开Ubuntu Store,他觉得这个很恶心。LiDaoBing就问他为什么,是因为收费么?他说不是,因为Ubuntu用了很多Debian的包,但是又不承诺免费。LiDaoBing就很门清的和他说,这个完全符合版权协定啊。Debian有dsfg承诺,Ubuntu可没有。zigo就说,我知道,所以我说很恶心。当然,可能因为他也是Debian的打包者,也可能是因为Debian的维护者在版权问题上都比较敏感和激进。但是我接触的大多数老外对于一个内容是合法使用还是非法使用都是比较关注的,哪怕他们买盗版光盘,也至少要关心一下这个内容是真的盗版了,还是合法资源的集合。

说到这里,我觉得,这种问题应当是每个中国人的问题。我们往往知道理论上什么是对的,但是却完全不屑于理论,还和别人争辩理论是没用的。道理上说,我们知道不应当看别人的版权内容。道理上说,我们知道,版权经常有问题的网站应当被抵制。乃至于道理上说,我们不应当用盗版windows,我们不应当砸别人的车,我们不应该收红包,我们都知道。但是在操作的时候,我们用盗版,不但堂而皇之,而且可以找出无数理由。支持国产啦,损害外国公司利益啦。我们砸别人的车,也有无数理由,抵制日货啦,支持国货啦。我们在做的时候,用的是我们自己的一套规则,或者说潜规则。所谓理论上的东西,只是拿来找说法的。自然,说法这东西是随便找的,再多也不怕。

有人选择对这种现象抱怨,但是抱怨不解决任何问题。深谙此道者会从中获利,并且以胜利者的姿态对其他人说教,你们不了解社会。民众会抱怨,但是不是因为整个世界没有公平,正义,乃至美好的道德,而是因为他们在整个体系中没有分得一杯羹。

我们每个人的小聪明,毁坏了我们的整个利益体系。我们没有IT业,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对电信的不合理行为视若无睹。当电信提供低质量的服务时,当电信无法接入时并且要求你等待24小时时,乃至当电信劫持我们的流量插入广告时,我们说,忍一时风平浪静。当有人站出来,为了他自己,也为了我们所有人而奋战时,我们在后面说两句好话,期待他的成功能让我们一同享福。当对方做出一定让步,承诺给我们一定好处时,我们就对为我们奋战的人置之不理,乃至落井下石。

我们没有软件业,因为盗版不但没有损害国际巨头的利益贴补国人,反而损害了国人的利益贴补国际巨头。金山,一个中国软件业的传奇,上市靠的是网游,而不是单机软件。国内无数的程序员做着外包,也许这还可以解释为人民币对美金汇率的差价。但是无数程序,是由中国程序员写出,却没有中文版。我们宁可花长途话费对老外点头哈腰,也不愿意给同胞改几行代码,因为人家付钱,我们破解。老外的软件仓库中,充斥着免费且强劲的软件,和收费且良好的服务。我们的软件仓库中,充斥着免费的流氓软件和收费的冷屁股。

也许我们无法从购买正版软件做起,或者承诺不上网看盗版书。但是至少,我们应当开始关心我们所说的那些东西,包括版权,包括什么是正确的事情,人和人之间如何制衡来得到正确的事情。也许这是徒劳的,也许一个人的改变无法改变什么,但是当每个人都前行一步时,世界将会不一样。

Tags: copyright thinking

招人,招人! debian under box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