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y 31, 2005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郁闷

今天没事,看看大家的blog去。结果发现基本都没有更新。然后看到Gigi的上面写的郁闷宣言。然后万分悲惨的……我也郁闷了……

算算已经快六一了,当然我已经不是儿童,儿童节没啥好企盼的。不过答辩在6.13,目前核心算法还只写了一半,优化和美化完全没有做,文档动笔才3000字。最郁闷的就是,找不到老师,也找不到研究生。毕设还打不打算让我准时过去啊?

当然,要仅仅如此还不至于郁闷到死。那个做的太快导致老师来不及布置任务也就算了,反正我不着急毕业,也不准备拿啥奖。(不给我个最差劲学生奖就不错了)就算准时答辩照样还有30号的运筹学考试拦着,左右无法正常毕业,拖也无妨。问题是现在很无聊,所以家里就开始催我找工作。我说,这人是不是没有被某些人雇佣就不是人啦?那雇人的人呢?

我又不是很差(呃……不说我的成绩……),找个一千二千的工作肯定找的到。问题是好的工作不好找啊。一个个不知道啥理由的催催催,仿佛多催催就可以找到好工作似的。没有找到工作我也暴郁闷啊(在此再次BS中国的就业率)。

更郁闷的就是程序的问题了,呃,不是编程上的问题。最近看看行情,悲哀的发现,中国计算机还过的去的MM就如同秃子的头发,没几个。而且还要排除如花……干吗,BS我?BS我也要排除,我又不是周星星。剩下的人再排排队。然后,意料之中的发现……轮不到我。我周围计算机最顶尖的MM就算Gigi和zoomy了。不过按照程序员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那个也没啥东西……其他的就更别提了,最基础的系统优化都做不好,写个程序头痛的要死。发嗲和骗GG代劳的本事比计算机水平要高,对于电脑的感觉就和对于体重计的感觉差不多。

虽然说我已经做好了没有人分享心理的准备,也决定了今后不相信任何一只动物,尤其是人。不过对于生命繁衍的需要和某些乐趣(呃,请诸MM不要扁我,扁我也不要拿东西,拿东西也别拿硬的,拿硬的也别扁我脸)的需要,一个共享空间和环境的对象是必须的。(写完才发现,上帝啊,系统引论真的看多了。越看越像不同程序共享同一进程空间……)目前状况来看,恐怕不是运气级好的撞上一个秃子的头发(去去,如花退散……),就是必须忍受一个讲话如同对XX谈琴的对象。

不过总总来说,这还不是郁闷之最。郁闷之最的是……我该干什么?迷茫啊……

呃……我没醉……我没醉,妈的,谁把啤酒换成香槟的……

Tags: days

从游戏修改到程序优化 la paloma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