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Aug 23,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疯言疯语(一)

一,拜拜

最近家里拜拜,说是曾祖母百岁生日——当然,她老人家早在我五个月的时候就驾鹤西去了。外婆说百岁生日是一定要祭拜一下的,百岁后人就重新投胎去了。我不由想到——这要是活了个101岁,不知道投胎管理办法是怎么说的。是等200岁呢?还是就地重新投胎。外婆说她也不知道,小时候听说的时候觉得100岁挺难活到了,就压根没问要是活到怎么办——这厢她都快到了。

老妈到了上海,睡在前面我的床上,我就睡到了后屋。老妈说不敢睡,全是烧给曾祖母的金纸什么的,问我难道不怕么?我说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亲戚。这里是曾祖母,到别人那里就是七大姨八大姑,七舅姥爷二大叔。人家下来晃晃最多是因为人多麻将少,让你烧两副麻将上去打打。大家亲戚一场,她吓你干嘛?何况若是她下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有什么好怕的呢?金纸不是烧给死人的,是烧给活人的。若是死后万事皆空,我们活着的不免戚戚自悲。与其如此,宁可自己骗自己,说人死后有灵。若是死灵现身,说明死后仍有知,大家不知道多开心。

二,柯南

前两天看到个帖子,讲柯南推理如何不合理。暗想,见树木而不见森林。

讨论金田一的推理,总还有靠谱的成分在里面。柯南么,没见偌大一个活人转眼就返老还童了。这药要卖出去,也不用研究解药,也没黑暗组织什么事了。多少人哭着喊着要返老还童呢,大家何必还打打杀杀呢?而且目前为止500多集,起码也有500案子了。照两天一个案子的速度计算,小兰刚进高中都该高中毕业了。在这种背景下讨论推理,实在是。。。

三,天龙八部

萧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道:“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惯了后宫千百名宫娥妃子,那懂得‘情’之一字?”

今天不记得昨天,今天不知道明天,要认定一个人一生,究竟有多难。

Tags: philosophy thinking

关于生,关于死 疯言疯语(二)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