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Jul 27,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我的哲学系统(一)

哲学系统这个词,说起来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而本文所阐述的概念又远远大于哲学系统,包含了某些宗教的东西,所以难免显得冗长枯燥。不过贝壳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比马哲课枯燥的。

我的哲学体系建立,是从曼昆的《经济学》这本书开始的。对于某些人这也许是个讽刺,对于另一些人可能无法理解。一个人的人生哲学系统,居然是从一本经济学书中开始建立的。在刚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一下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作为人生迷茫的反弹,除了吃就是睡。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我的体重增长了15公斤,并且开始留起了长发。其实想想我还是挺幸运的,如果当时接触泡吧吸毒赌博,也许我就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百无聊赖之下,我到处找一些比较好玩的书和电影看。现在我还在持续的追一些日本的动漫,就是源于当时的习惯。也许是注定,我当时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本曼昆的《经济学》。也许是图书馆,或者是哪位学长,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反正交大用这本书作为经济学教材,看到一本并不奇怪。

这本书真正吸引我的,是曼昆用于描述世界运行的基础原理。这本书不算太复杂,没有用到经济学中一些高深的理论,而仅仅是使用了一些普通的假定,来推测整个世界的运行。这个系统非常像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从简单的假定推导出纷繁的世界。当然,很多假定都是错的,例如理性人假定,不能说完全正确。但是这种方法,通过理性和逻辑推导来解构个体行为和人类社会行为的思维方式,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在此之前,我们听到的世界逻辑是迷茫的。一方面,所有人都在说,我们的社会是好的,经济是好的,有坏的因素,是因为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而另一方面,又有人在说,我们的党是腐败的,社会是黑暗的。我们知道一个系统是不能自证的,如同人无论多有力都无法将自己从地球上举起一样。无论是说社会是好的,还是说社会是坏的,都无法自证。并且,同时他们又宣称,信仰另一者是一个错误,哪怕看一眼都需要忏悔。

在这种情况下,最简单的方法是——听从最强有力的,例如学校教什么就听什么。因为存在即合理,强力的是最可能正确的。但是讽刺的是,古今政权更替,往往第一件事就是否定前一家的哲学系统。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我们的哲学系统需要经常变化。这就陷入了实用主义哲学的范畴——说白了就是没有真理。而我是一个什么都要问一下为什么的人,对这种实用主义哲学不是很喜欢。而且不得不说,我们的马哲课是一种非常无聊的课。当我们有一些问题的时候,马哲课明确的站在了其中的一边,由此导致了自身无法自证。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马哲老师经常要求,背下结论,作为真理,不要问为什么。这不是一种解答问题的方法,而是消灭问题的方法。但是当问题无法消灭的时候,马哲课就没用了。而经济学,可以非常清楚的,另我信服的告诉我原因,和判断标准。

例如,让工人下岗,究竟是为什么,会发生什么。马哲的解答是,这是资本主义剥削工人的方法,通过工人的内斗,降低他们的工资。但是,马哲课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中国也有工人下岗了呢?我们在不是资本主义的情况下,发展出了待业这个新名词。而如果我们已经是资本主义了,那么马哲课为什么没有被消灭,反而成为必修课呢?更重要的问题是,通过如何的思考方式,我们才能由“有人下岗”这个现象中,得到“这是阴谋”的结论呢?而经济学的解释是,生产和消费的矛盾。当产能大于消费的时候,工人就一定会下岗。即使发动工人斗争,只要不扩大产能,一样会下岗。这和社会意识形态无关,和谁在生产无关。只是组织结构森严的计划经济,更容易调整这个矛盾——扩大消费,创造消费,实在不行造个长城也是个办法。其思考方式是理性的:供需曲线,我完全理解并认同。社会总体经济方程,我认同,并且马政经里面也有。四象限循环和蛛网模型是后来才学到的理论,但是不妨碍推导。由此逐次递推,逻辑过程清晰无比。相比而言,其理论逻辑比较容易信服的。因为每一步,都是我们知道的东西,或者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于是,我接受了这种思维方式——放弃阶级斗争,通过理性的思考和逻辑分析,得出相对正确的结论——乃至这个结论有的时候是对自己不利的,或者是会产生悖论的。

在看完《经济学》(其实是没看完就还回去了)后,我逐渐开始了庞大的阅读和分析。我向古今中外的每一本书中祈求智慧,来建立一个完善的,自洽的哲学系统。这个系统可以让我信服,为我解答迷惑。经济学是个入门指引,但却是不完备的,并且也是有争论的。现在我的哲学体系,主要来自于四个部分,又分别有所不同。四者合起来,是一个相对完备的哲学体系,但是还不够自洽。

第一部分来自于经济学,主要就是通过替代效应,比较优势等思维方式,思考生活中的每个个体行为和社会行为。例如为什么守时送饭的饭店全倒闭了,而不遵守时间的饭店可以存在。为什么人要言而有信。(也许对于某些人这不是个问题,但是对于经济学论者,这是个很大的问题,经济学的假定之一就是人性本恶)

第二部分来自数学和物理学,主要是解决世界原本性问题,解决第一部分中的复杂抽象问题。

由于这部分的存在,因此我极端反感无逻辑的论证。例如,我曾经和一个人讨论为什么中国需要自己的操作系统。我说,法国也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尽管他们有法语发行,不过那多数也是*nix系统),德国也没有(也是*nix的发行),中国为什么要有。他说,因为我们是中国,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我:。。。。。。

如果他从我们的国际地位,国际情势,操作系统的重要性,论述我们为什么需要,以及需要什么操作系统。无论他的资料来源是对还是错,分析过程有没有瑕疵,至少这是一个可以辩论和讲理的人。至于无逻辑主义者——我直接断线走人,您自个慢慢折腾去吧。

第三部分来自黑客文化,主要是古典黑客文化。基本是70年代美国朋克文化的延伸,主旨是自由主义,自由合作,反政府。来源——自然是学Linux的时候学到的。

第四部分来自中国最古典的经典,周易。这部分是作为哲学系统核心的存在。主要是二元论,转化论。

系列的下个部分,会对各个部分逐个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