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s Home

Mar 16, 2010 - 1 minute read - Comments

盗版问题的经济学考量

首先要说的是,作为一个程序员,贝壳坚决抵制盗版。每位盗版者,每次盗版,就是从贝壳钱包里掏钱。因此,不要带着“本文在为盗版者张目”的眼光来看,谢谢。

本文想讨论的问题,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在中国,直接制止盗版的经济学后果。当然,范围限于软件和软件周边产业。

首先,我们先考虑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因为很多数据如果不考虑城乡二元结构直接展开讨论,会出现莫名其妙的情况。根据贝壳查到的数据,截至06年底,中国城市人口5.77亿。这个数字准不准,贝壳是存疑的,也许精确数字要等2010年普查后才有了。何况即使准,也包含了诸多西部城市。因此,贝壳按照中国人口13亿,城市人口5亿来计算。在这个数字基础上,我们先算农村人口的基础消费。根据贝壳查到的几分报告,农村人口的其他商品和服务消费大约在200-500元/年左右。当然不排除有少数富裕农村,不过被广大的农村人口总数给拉平了。其中有多少流向软件领域(注意要区分硬件和通讯领域)?最多不少过每人50元——可能还多算了。8亿农村人口,总消费400亿——按照贝壳本人的估计,能有个100亿算不错了——不算农村政府消费。在整个软件领域,这点钱连个水花都砸不出来。

这个数字能不能进一步提高呢?很难了。农村人口的消费结构中,占大头的是衣食住行,医疗保健,次之就是耐用品和教育。而且,这几类消费有逐步升高的趋势。这表明我们的基础支出在逐渐挤出农村的可支配收入,恩格尔系数在逐步提高。在这个前提下,要提高农村人口的电脑类消费,尤其是购买正版软件——显然是天方夜谭。

那么城市人口呢?我们有5亿的城市人口,他们的消费能力远远高于农村人口。按照贝壳查到的资料,城市人口的一年最高可支配收入大约是2W元。如果全部投入软件领域,我们的最高消费是10万亿人民币——很明显,这个太痴人说梦了,中国去年的GDP才30万亿。软件领域如能分走1/20,即5000亿的消费,就算不错了。

最后一块就是政府消费。这一步比较复杂,但是贝壳可以不去算了。为什么呢?实话说以贝壳所见,我还没听说哪里的政府用盗版的。大量都是定制开发,ERP,业务系统一类的。国外的这类单子基本全给500强在做。国内就是针对政府,垄断产业在做。办公软件一类的,也是有专门的政府开支的——很少有政府敢于明目张胆的说,我们就不花钱了,用盗版吧。因此,即使打击盗版,这类收入也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那么,我们总结以上三个消费群体,农村居民——基本挤不出油水来,政府机关——基本不用盗版。唯一可能发生变化的只有城市人口咯?不过考虑这么一个问题,这最高5000亿的消费,有多少流向了网络应用,和网游一类产品?或者是手机,机顶盒一类硬件设备?实际上,今天我们的用户们,依然是将盗版进行到底的。有多少人的系统是正版的?多少人用了正版的游戏,正版的办公软件?但是,我们的软件业结构根据这一现象做了调整——这一变化也在全球范围内上演——即软件服务化,或者是和消费型硬件捆绑化,平台化。以前我们做一款游戏,钱收不上来,感慨盗版逼死人。现在呢?我们做一款游戏,钱收不上来,于是和移动捆绑销售。业绩不菲,收入不多,然后看到移动的分成很多,感慨垄断逼死人。不说垄断的问题,其实这已经是根本市场的现状做出了调整的。如果现在再回过头来,说要不要打击盗版?理论上是要的。打击的结果如何呢?我们的软件产业怕先是要去掉半条命。为啥?

同样,我们抛开在上文中已经被讨论忽略的农村居民和政府机关,考虑一个最简单的城市居民,如果必须买正版,会是啥情况。当然,我们的口号是,你一天抽烟多少钱,50块的正版软件都买不起么?

该居民同志,一年收入5W(上海标准平均收入),不要买房(否则可以直接卖电脑了),不结婚没孩子,单身。房租一个月600(还得合租),吃饭一个月600(还得节约),水电煤300,出门坐车300,加点零花,一个月就是花2000剩2000,一年24000。一年衣服裤子要买掉个2000,网费要交个1500,电话费500不算多,出去和朋友吃吃喝喝4000还得问够不够,有那么几次红包去掉个5000。好,剩下多少?11000。不过总算也有点闲钱。玩个网游啊,买个手机啊,都不成问题。手机电脑按照三年折旧算进去,一年又得去掉个2000。现在,我们宣布,他现在无法使用任何盗版了,必须使用正版。于是,他首先要为XP买单1000。这是来自微软的杀人价,当然,如果OEM价格还有降低。然而都必须买正版了,微软凭啥降价?然后是Office2007,4000上下。杀毒软件现在免费了,我们先不说他。星际魔兽买不买正版?Winrar要不要付费?50块一个的软件,谁电脑里没装个七八个的?多的10几个20几个。以三年折旧计算,该同学现在为了使用电脑而付出的费用,翻倍!

我们说,总收入是不变的,现在多花一笔钱,就要少花一笔钱咯?住房吃饭坐车不能省,衣服通讯朋友不能丢。怎么办?要么干脆不用电脑,省下时间金钱多找找MM联络联络感情。搞不好我们就用经济杠杆为中国的广大宅男完成脱宅目标。要么干脆不打网游也不用office,装个裸机在网上裸奔,除了看贴回帖啥都不干。等不行了重装,再不行骚扰微软的客服。于是乎,莫名其妙的,我们的网游系统,硬件,短信,等等等等周边本来赚钱的东西会突然不赚钱了。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你当用户是傻子么?一个电脑能花出去的钱都是有限的。正个版就无限收费的只有黑社会了。

所以我们说,反盗版要进行到底,这才能刺激人发明创造。但是同样要看到,很多问题不是单纯的说反盗版产值就会上去的——很多时候甚至会下去。一个农民多少三成是好事,全国农民都多少了三成就是灾难。同类的问题也出现在现在的中国,乃至全世界软件业人士的面前。我们的产业已经为盗版而重造过了,直接轮个榔头砸怕是得搭上自己的一条胳膊。